精英小说网 > 轮回乐园 > 第九十五章:带土的终点
    一缕白烟在枪口升腾而起距离战场5公里处的一片戈壁摊上。

    戈壁滩上随处可见破碎的木块以及深浅不一的凹坑。

    轰!

    完全体须佐能乎手中的长刀斩在一具庞大的木人拳头上暗绿色木屑飞溅木人的拳头被斩碎可在转瞬间木人的手掌就再生出一把抓住须佐能乎的肩膀。

    “斑我们这样完全没意义你我都已经死去多年何必还要拼个你死我活曾经我们战斗也是迫于无奈。”

    千手柱间根本不想与斑战斗。

    “你…还再对我说教。”

    斑有些愤怒他始终很在意一件事就是他与柱间战斗时对方用木分身吸引他从而在他背后捅了一刀。

    如果是被其他人在背后捅一刀斑只会感觉是自己疏于防备可柱间不同这是他曾经的好友而且在斑看来柱间根本不可能做出在他背后捅一刀的事。

    “我们…都已经死了何必在意我是否在说教往事已经过去过去的那些人已经不再我知道你一直很在意泉奈的……”

    “闭嘴!”

    斑这次真的怒了。

    “当初我应该让你也尝到失去至亲的痛苦如果不是为了族人我根本不会与你一同建造木叶建造那个虚伪到让我作呕的忍村。”

    这次斑戳到柱间的痛处对于柱间来讲重要的东西有三个其中一个就是木叶。

    “既然这样那我们就继续厮杀吧用不了多久十尾人柱力就会战败我相信他们无论是扉间还是猴子或是那名少年他们都传承着我的意志火之意志。”

    “可笑。“

    柱间与斑虽然在你死我活的厮杀破坏周围近乎一公里的地貌可他们都奈何不了对方。

    苏晓在远处狙击的同时他也在等待。

    约半小时后地面开始震动苏晓向远处看去一棵扭曲的参天大树冲天而起。

    这棵树木至少百米高整体呈螺旋状给人一种怪异与不祥的感觉。

    “终于召唤出神树看来带土坚持不了多久了。”

    苏晓调转瞄准镜看向柱间与斑两人已经暂时停战周围的地面一片狼藉像是刚发生地震+台风般。

    这两人都是秽土转生出的死者都不会死可两人脸上的裂痕明显增多有些位置如同泥偶般出现剥落现象。

    轰!

    远处传来一声震天的轰鸣一具紫色的须佐能乎屹立在远处在这具须佐能乎旁还有一只庞大的金色能量狐狸紫色须佐能乎与金色狐狸都在拖拽着什么。

    苏晓调转瞄准镜这让他看清远处的情况。

    几公里外半六道化的带土漂浮在半空八一端被鸣人、佐助、二代火影、四代火影等人抓住。

    很明显带土遇到危急他对战了太多名忍者加上他急于完成月之眼计划匆忙召唤出神树导致他出现破绽。

    带土正与鸣人等抢夺八一旦这些尾兽被拖出带土体内他的半六道状态马上会消失。

    看到这一幕苏晓叹了口气虽然他能随时返回轮回乐园可他不能在战场上肆意妄为有些战斗他参加不了现在的他还不够强。

    不过苏晓现在所做的一切就是为了快速变的强大他没有鸣人、佐助那种不需要太多努力就能变强的血统+命运因此他拿性命来搏。

    或是死在战斗中或是变的更强大强大既是自由既是随心所欲。

    观察片刻后苏晓感觉带土应该是撑不了多久了。

    苏晓站起身收起蜘蛛女皇后向柱间与斑的战场赶去是时候到他上场。

    柱间与带土相互对视双方都在等待身体恢复。

    嗖~

    破风声袭来苏晓站在一块巨石上。

    “部下的增援吗。”

    柱间其实没太在乎苏晓他已经看出苏晓的实力比影强一些但对柱间来讲苏晓不算是威胁因此他判断出苏晓是斑的部下。

    “斑带土那边差不多了。”

    苏晓开口柱间不禁皱起眉头他突然感觉苏晓的这种语气似乎不是斑的部下。

    “嗯那我们这边也开始吧是时候换人上场了无论是这边还是那边。”

    斑的心情不错不应该是非常喜悦因为他将重新感觉到这个世界。

    柱间的目光扫过苏晓与斑两人的对话让他感觉事情不妙。

    主战场上。

    噗通一声已经失去六道状态的带土摔落在地他的气息快速减弱这是被抽取十尾的后遗症。

    两道身影来到带土身前是鸣人与波风水门。

    “原来事情是这样。”

    鸣人的神情有些低落他面对带土的感觉与面对长门的感觉有些类似之前抢夺八一些关于带土的事带土也了解了一些关于他的事。

    两人都突然发现双方曾经的经历很相似只是结果不同。

    “他已经没威胁了同时被抽出八只尾兽就算能保住性命也会在几个月内失去战斗能力。”

    波风水门看着带土叹了口气。

    “老师如果琳看到我现在的模样她……”

    带土虚弱的声音传来。

    “她或许……连看都不会再看你一眼琳要拼死守护的是宇智波带土而不是现在的你。”

    波风水门的声音平静他是琳的带队上忍当然对琳有些了解。

    “是啊幻术世界中的琳只是我心中的遐想那并不是琳琳已经死了死在卡卡西手上但这已经不重要了。”

    带土突然有些想不通是什么执念让他走到今天这一步。

    带土不知道让他走到今天这一步的并不是执念而是对现实的逃避+愤怒+不舍+妄想+一枚心脏处的符印。

    平躺在地的带土费力侧过头看向战场上的遍地尸体这些人都是他所杀。

    “我终于知道当初长门为什么会背叛我。”

    带土惨笑一声他现在的头脑很清醒或者说自从他被一块巨石砸在下面后思路从没向今天这般清晰过。

    “鸣人”

    听到带土这虚弱至极的声音鸣人没说话等待对方的下文。

    “小心宇智波斑与白夜我可能是被利用了而他们两人一个在憎恨这个世界一个根本不在乎这个世界。”

    带土艰难的抬起双臂波风水门皱起眉头鸣人的手搭在他父亲的手臂上水门疑惑的看向鸣人鸣人摇了摇头。

    “斑的弱点是……”

    带土急促喘息对于现在的他来讲讲话都是很费力的事。

    “他的弱点是处于秽土转生只要能合力击败他就能趁机封印至于白夜千万不要与他近身就算我曾是他的合作者可一旦他靠近我5米内我都会有种汗毛直立感还有小心他身边的那条忍犬它隐匿气息的能力甚至超过白绝或二代土影。

    千万别放跑白夜这次的忍界战争完全是他挑起他似乎比我更渴望这场战争杀戮似乎就是他的乐趣他能坐在一堆尸体上平静的享用晚餐这绝不是普通忍者能做到的。”

    带土的双手合十后两只手掌反扣在一起缓慢结印脸上浮现笑容。

    “我必须去弥补曾做过的错事。”

    “你要……”

    鸣人看到带土结的印后他的嘴巴开合因他曾见过这种结印顺序带土是想复活战场上那些死去的忍者。

    “外道·轮回再生之术。”

    带土使用这个术后他就会死然而这其实并不能弥补什么。

    一团黑色物质突然飞来这团黑色物质近乎是凭空出现鸣人、波风水门都未感知到。

    啪嗒一声这团黑色物质落在带土身上到了这时鸣人才察觉到这团黑色物质或者说他们之前被某种能力误导认为那团黑色物质只是空气或碎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