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英小说网 > 我要做门阀 > 第三百零五节 平易近人张子重
    夜幕徐徐降临,张越乘着宫车,赶在城门关闭前,出了长安城。

    此刻,夕阳西下,覆盎门巨大的城门,投影于渭河之上,河水粼粼,宫车从鲁班桥上驶过,张越特地探头打量了一番这座传说是鲁班入秦所造的机械桥。

    可惜,看不出什么端倪来。

    “或许日后,我可以派遣工匠来此学习一下……”张越在心里想着。

    技术要发展,除了创新,也要注意学习和研究原有工艺。

    特别是在这个西元前的时代,巩固基础和强化技能,比任何创新都有用!

    旁的不说,若是汉室工匠可以找回那些失落的秦代技巧,也足以让社会生产力前进一大步!

    宫车继续前行,穿过广袤的原野。

    远方的太学建筑群的影子,就已经映入眼帘。

    张越望着太学的那些熟悉的建筑群,也是唏嘘万分。

    想当初,他是抱着破釜沉舟的态度来此的。

    那时候他那里想得到自己有今天?

    “明日我当来太学走一遭……”张越在心里想着。

    他也必须来一趟太学了。

    瑾瑜木们的‘肥料’已经消耗殆尽,再不来太学打秋风,它们就要挨饿了!

    由奢入俭难!

    张越可不敢保证,要是瑾瑜木们挨了饿,空间会不会给他一些什么惩戒?

    况且,没有‘肥料’就没有玉果,没有玉果就培育不了各种粮种。

    宫车的速度很快,不过片刻就来到了太学门口。

    这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下来,驾车的马夫,点起了悬挂在宫车前的两盏油灯,算是作为标记和标识——免得有些不开眼的家伙,跑来拦截宫车。

    这年头关中也不太平了!

    所以,地方官和地方的民兵、郡兵,看到有人夜行,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抓。

    而且,方法简单粗暴,不讲道理。

    由于汉室民间持械比例很高,所以这些乡亭的军人,经常神经过敏。

    若不挂个标识,被人射成马蜂窝也不是不可能。

    这两盏油灯刚刚挂上,就听到身后有马车的声音传来。

    一辆双马并排拉动的马车,从张越所乘宫车身边掠过。

    见到马车上挂起来的宫灯,那辆马车似乎也被吓了一跳,连忙停了下来。

    “下官京兆尹于己衍,恭问侍中领新丰令张公安……”远远的,那马车上传来一个惊恐的声音:“无心冲撞侍中虎驾,还望侍中海涵!”

    ………………………………

    于己衍现在已经被吓尿了。

    他刚刚在京兆尹办完今天的公事,然后就赶在长安城城门关闭前,出了城门,直奔博望苑去赴宴。

    所以催促车夫催促的有些急了。

    谁知道……

    竟出了这种事情!

    超车了啊!

    虽然夜色已经渐暗,但对方马车上挂起来的宫灯,却毋庸置疑的表明了身份——在今天,在此地,在这去博望苑的路上,除了那位侍中领新丰令张蚩尤张子重外,还能有谁?

    或许,那些大佬可以不怕这位侍中官。

    但他于己衍只是一个京兆尹罢了。

    只是一个小虾米,小不点。

    朝议的时候,都是站在后面的,天子不点名,连说话的机会也没有!

    而对方呢?

    可是张蚩尤!

    连阳石主的脸,说打就打了!

    阳石主还无可奈何!

    而他于己衍在阳石主面前,却如奴仆一般,只能卑躬屈膝,希望这个姑奶奶别给自己出难题。

    所以,现在于己衍感觉自己的小腿肚子都在发抖。

    超车啊!超张蚩尤的车啊!

    于己衍瑟瑟发抖,想到了很多悲惨的事情。

    在汉室,做错事不要紧,因为还可以挽救。

    但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却是获罪于天,无可祷也!

    在于己衍的认知中,那位侍中官,可从来不是什么宽宏大量,胸襟宽大的人。

    相反,此人睚眦必报,大得公羊学派‘大复仇思想’的真谛。

    属于那种‘十年前你打了哥一巴掌,现在哥砍你双手,天经地义、合情合理’的主!

    那些现在还在执金吾船狱衙门里哀嚎和挣扎的人,就是最好的证明!

    连堂堂丞相长孙,曾经在长安城里呼风唤雨的真正二世祖公孙柔,现在都还被关着!

    而其后这个侍中遇刺,非但没有掉一根毛,反而反杀了全部刺客,甚至顺藤摸瓜,连江充这样的煞星也被他宰了。

    脑子里想着这些事情,于己衍就连滚带爬的,颤抖着身子,下了马车,走到张越面前,长身拜道:“请侍中宽恕则个,下官以后再也不敢了……”

    于己衍记得很清楚,大约在四年前,公孙柔驾车前往长杨宫,在路上遇到了一个地方县令急着去处理某事,所以马车从这位公子哥的车前超越。

    结果,被公孙柔追上,堵在驰道上,揍了个体无完肤。

    事后这个县令竟被放为键为郡都尉!

    键为郡那是什么地方?

    巴蜀之西南,群山之中,蛮夷之地!

    去了的人,能囫囵着回来就不错了!

    而现在,自己超了把公孙柔关进牢狱的张蚩尤的车……

    万一对方暴怒,在天子面前说自己坏话,以于己衍的了解来看,若这个侍中官去天子面前告自己的状。

    那他就得收拾好包袱去珠崖甚至詹耳报道了。

    起码也是交趾郡!

    想着交趾的丛林,他就浑身上下打了个冷战。

    据说那地方又热又湿,交通不便,还没有什么文化氛围。

    “阁下是?”张越却很好奇的看着这个看上去似乎应该是两千石的官吏,问道:“吾不记得吾什么时候与阁下结仇了……”

    “下官京兆尹……”于己衍长身拱手,拜道:“因情急往博望苑,无意中超了侍中的车,自知死罪,万望侍中阁下海涵!”

    “哦……”张越理了理衣襟,走下马车,郑重的扶起对方,道:“原来是京兆官当面……”

    他脸色也微微有些尴尬。

    这京兆尹理论上应该是他的上司——虽然在地位上,他比京兆尹高多了。

    但上司终究是上司。

    再弱鸡的也是上司。

    这要传出去,天下人还不得说他张子重跋扈嚣张,恃宠而骄?

    况且……

    看着这个京兆尹瑟瑟发抖的样子,张越撇了撇嘴,道:“京兆尹不必惶恐,本官素来平易近人,没有什么坏脾气……”

    于己衍却更加恐惧了!

    平易近人?

    公开得罪你的人,现在都已经惨不忍睹好不好!

    正当你张蚩尤的别号是乱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