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英小说网 > 我要做门阀 > 第六百八十节 普世价值(2)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精英小说网).,最快更新!无广告!

    泥靡几乎是在懵懵懂懂之中,就被张越和几个大鸿胪官吏,穿上了他从前一直抗拒,甚至认为是‘无用之物’‘拖累’的博冠宽袍。

    绛黑色的汉服穿在身上,华丽的冠帽,束缚住头。

    还别说……

    真有些舒服!

    哪怕是在冬季的严寒气温下,他也感觉到,好像身体似乎都要暖和起来了!

    泥靡不明白,这是什么情况?

    但,他也终究没有阻止和拒绝。

    反而是低下头,看了看身上的装饰。

    不知为何,泥靡心里面忽然生出一个奇怪的想法。

    “这汉朝的衣服,好像还挺威武的!”他微微的提了提绶带,没有想象中的麻烦,反而多了些意料之外的惊喜,似乎,真正的大人物、勇士,就该穿这样的服装!

    还没来得及再想,张越就已经持着天子节,大步向前了。

    泥靡楞了片刻,然后就不由自主的跟上前去。

    整个使团,随即就尾随在后。

    张越回头看了一眼,就笑而不语。

    …………………………………………

    两个时辰之后,张越就带着乌孙使团,萧关以东五十里处的一个河湾。

    滚滚泾水河,经此向南,流向下游的渭河平原,并最终与渭河汇流,注入黄河。

    而在这个河道转向的河湾处,是秦汉两代少府在关中最重要的生铁冶炼基地。

    年产生铁将近十万斤,约合二十五吨。

    这在西元前,确实是一个可怕的数字!

    至少可以吊打除中国外的全世界!

    只是靠近此地,就能看到,滚滚浓烟冲天而起,数十座冶铁竖炉,拔地而起。

    其景象,颇有些类似后世大炼钢铁时的某个偏远乡镇赶工搭建起来的土高炉。

    当然,在某些技术上,可能会存在差异。

    但总的来说,相似度非常高!

    后世的考古现,也能佐证这一点。

    譬如从古荥镇出土的西汉晚期竖炉遗址,经过复原后高四点五米,长轴四米,短轴也有两米,有效容积过了五十立方米,更有大量使用石英砂烧制的耐火砖,采用了石灰石为助燃剂。

    这样的级竖炉,铸铁每日产量甚至可能达到一吨的极限值!

    当然,汉室冶铁业最大的问题,其实不是产量。

    而是原料!

    露天可以开采的铁矿石越来越少,人们只能冒险去开采地表之下的铁矿。

    张越回头看了看紧随自己身后的乌孙小昆莫,轻声道:“请吧,使者!”

    泥靡却是有些惊疑看着眼前的这个远他所能想象的冶炼基地,迟疑的问道:“这里是?”

    “一个能给使者一些启示的地方!”张越轻声说道。

    泥靡听完翻译的话,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然后就跟上张越的步伐,走向前方的作坊。

    而跟随其后的乌孙使团成员们,则一边议论,一边跟上前来。

    对于他们来说,眼前的这个喷吐着黑烟的古怪地方,实在是太神奇了!

    他们甚至无法想象,这个世界能存在这样的建筑?

    而当他们步入被围墙与姗栏围堵起来的工坊内部后,热浪立刻就席卷而来。

    眼前的景象,更是惊呆了他们所有人。

    汉匈全面战争爆后,军事上的需求,已经使得汉家少府的冶铁技术,不得不提升起来!

    更好的冶炼技术,更耐高温的耐火砖,更有效率的冶炼方法以及更快的矿石筛选法,都被不断总结出来。

    只是,因为没有一个系统的负责技术升级的制度和机构。

    故而,这些因为战争催生出来的无数技术和新型工具,一直在进步和退化之中徘徊。

    即使如此,这个工坊的景象,也足够吓人了!

    一座座竖炉,依山而建。

    巨大的熔炉,冒着滚滚浓烟,流出赤红的铁水。

    数辆大型水车缓缓转动,带动着一个简单的机械装置,将鼓囊吹起,把空气送入熔炉内部。

    每一座竖炉之前,都排列着长龙。

    数以百计的工匠和工人,挥汗如雨,将新鲜出炉的铸铁,进行各种加工。

    这一切像极了一副浮世绘。

    整个乌孙使团,都处于震撼之中。

    泥靡更是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惊呼出声:“这里是炼铁之所?!!”

    他曾在匈奴的赵信城和卫律城内,见过匈奴人建造的冶铁作坊。

    匈奴人冶铁,和乌孙人、大宛人、康居人冶炼青铜,没有多少区别。

    就是将铁矿石用人工敲碎,然后与木炭一起放入一个简单的安置于地表的坩炉之中。

    随着火焰的升起,铁矿石与木炭一起燃烧,最终得到一些块状的生铁块。

    然后,由十几个壮汉反复锻打,得到一块质量较好的铁,再以之加工成为各种武器。

    所以,他对铁这种金属,非常不以为然,觉得,要不是乌孙没有铁矿,分分钟也可以生产大量铁器。

    然而现在,他知道,自己大错特错了!

    匈奴人的冶铁作坊,与汉朝的这个冶铁作坊一比,完全就是野人的石器加工地!

    他凝视着眼前的一座正在流出大量铁水的竖炉,眼睛不敢挪开一丝一毫。

    “难怪,匈奴人不敢与汉正面作战……”

    “难怪,整个世界,都不敢得罪汉……”

    “这样的冶铁方法,这样的冶铁规模……”

    泥靡喃喃自语着。

    整个乌孙使团,更是陷入了震惊与目瞪口呆之中。

    现在,他们每一个人都亲眼看到了汉朝的先进冶铁中心的规模与度。

    每一个人都被深深震撼!

    他们扪心自问,这样的规模,这样的效率,这样的恐怖生产方式。

    匈奴是做不到的!

    至于乌孙……

    更是根本做不到!

    因为……

    且不说其他,便是这作坊之中的数百上千的熟练铁匠,就算卖了乌孙也凑不齐啊!

    更不提,那些高大的奇怪砖炉,还有那些更加看不懂的庞然大物了!

    汉朝人,已经不是强敌了!

    而是怪物!

    赤裸裸的怪物!

    这样的怪物,谁能击败祂?

    谁又可以战胜祂?

    泥靡痛苦的闭上眼睛,在见到这些高炉与那些工匠的刹那,他就感觉自己的心,碎成了一片片!

    直至此刻,他不得不承认,汉朝不止国力强大!

    就连其他方面,也是碾压乌孙和匈奴的存在。

    在这样的怪物面前,乌孙已不可能有任何胜算!

    张越却是站在一边,仔细观察着乌孙使团众人的神色。

    他知道,自己的计划,已经踏出了成功的第一步!

    威慑的效果,甚至出了他原本的预期!

    这些乌孙人的神色和模样,几与后世霓虹的山本五十六,在米帝见到那些林立的钢铁厂和工业基地时有的一拼!

    有时候,展示肌肉,不一定要靠军队。

    工业生产,可能比巨舰大炮,更加有力!

    而在现在这个时代,汉室的工业力量和生产效率,虽然可能加起来,也不如后世某个偏僻乡镇淘汰的小钢铁厂强。

    但对于整个世界来说,却是bug一样的存在。

    …………………………

    直到出了冶炼作坊,整个乌孙使团,都是一片失魂落魄的神色。

    哪怕,张越将他们带到了附近的一处行宫,还为他们举行了接风宴,看着满桌的酒菜,这些人也都无心品尝。

    泥靡更是像丢了魂一样。

    终于,他咬紧了牙关,下定决心,带着一个自己的翻译,拿着酒杯,走到张越面前,左手抚胸,问道:“汉朝侍中,敢问阁下,乌孙应该怎样,才能做到像贵国这样?”

    张越听完翻译的话,微微起身,拱手道:“贵使问的是?”

    “方才,阁下带我所见的那个地方……”泥靡向前一步,目光灼灼的看着张越:“乌孙应该怎么做,才能拥有!”

    虽然,泥靡心里面觉得,这个问题,那位汉朝大臣,肯定不会回答。

    毕竟,这等军国重器,换了任何国家,都会严格保密。

    但,问问又没有损失,万一对方回答了呢?

    张越听完翻译的话,微微一笑,道:“使者的这个问题,题目太大了……”

    “不过,本官恰好可以回答……”

    泥靡听着,立刻上前低头问道:“请贵官赐教!”

    态度更是一下子软化了起来,就像一个小孩子向大人要糖吃一般。

    “从鄙国的展经验来看,想要做到和鄙国一样,拥有此等技术和工坊规模,贵国先要做的是文治!”

    “尊重知识,孝顺父母,忠于君王……”

    “简而言之,就是教化!”

    “教化?”泥靡不是很理解。

    “然!”张越笑着道:“教者,授民以尊卑礼仪,化者,化民以廉耻荣辱!”

    “既明尊卑,然后则礼仪兴,礼仪兴而知廉耻,知廉耻然后明荣辱!”

    “如此国家大臣,忠君爱国,治下百姓,孝悌父母、兄弟,于是国治之,国治则百工自然兴,百工兴而有种种技巧、器械之作!”

    “正是因此,吾国先王、先贤及历代天子,皆以教化天下为己任!”

    “盖在吾国,武备、军械、器具及律法、文书,皆以教化为本!”

    泥靡听着翻译的话,陷入了沉思之中。

    张越的话,他当然听得懂。

    不过,他的注意力,却被另外的内容吸引了过去。

    作为乌孙昆莫的继承人,作为乌孙王室的下一代昆莫。

    泥靡对于乌孙现在的现状的不满,由来已久了!

    但,一直以来,他却没有什么办法。

    毕竟,乌孙内部的分裂,源于两个不同利益集团的分裂。

    而且,乌孙王国的权力结构和政治体制,也在事实上使得乌孙人肯定会陷入内讧。

    事实上,哪怕是匈奴,也经常性的陷入的内乱和政治纷争之中。

    自冒顿以来,匈奴人在内乱和内战之中损失的人口,甚至和与汉作战的损失相差无几!

    纵然是在与汉大战的这些年里,匈奴王庭也未停止过内讧。

    就像现在,生在先贤惮和狐鹿姑之间的权力纷争!

    在过去,泥靡以为,这是世界的常态。

    他所见所闻,也的确如此。

    然而……

    对面端坐的这个汉朝大臣,那位在力量上碾压了自己的汉朝人。

    却透露了一个重要信息——在汉朝,不是这样的?

    汉朝人,每一个人都效忠自己的君王,听命于君王,服从君王!

    这……

    对任何一个统治者来说,都是天籁之音。

    谁不想大权独揽?

    仔细想想,似乎也唯有这样才能解释的通,汉朝这个怪物是怎么诞生的。

    站在泥靡这个统治者的立场上,他当然不会去想别的。

    他只会去想,一定是汉朝人先做到了全体效忠自己的君王,才有了今天。

    于是……

    所有的一切,都理顺了。

    “假如……”泥靡在心里想象着:“乌孙也能如汉一般,全体贵族、牧民和奴隶,皆效忠和服从昆莫,人人忠心耿耿……何愁乌孙不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