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英小说网 > 我要做门阀 > 第七百二十六节 誓言
    当五位期门郎,举着被正中靶心的箭靶,向着众人公示时,整个演武场再次陷入了死寂一般的沉默。

    因为,这些箭靶告诉人们——张子重不仅仅准确命中了靶心,箭矢更是彻底穿透箭靶,只留箭羽在外!

    这是何等神射之力?

    古代的养由基,百步穿杨,今日张子重百步穿靶。

    当初飞将军李广,夜射石虎,今日张子重连穿五靶,箭箭穿靶!

    将军们深吸了一口气。

    就是曲封,也是瞪大了眼睛!

    汉家军队,以武为尊,靠拳头说话!

    没本事的人,根本无法立足!

    而有本事的人,即使只是小卒,也可以出将入相。

    而仅凭眼前的这些箭靶,每一个将军都相信,这张子重至少可以为一将之主了!

    打仗这种事情,士气最重要。

    而一个猛将,所能带来的士子增幅,是常人无法想象的!

    旁的不说,项羽破釜沉舟,就是最好的经典战例!

    便是亥下之围的时候,其实,也差点被项羽翻盘……

    更不提,此人还是当代有名的兵法大家!

    兵书之外,更有着沙盘和军旗的创造。

    所以……

    在短暂的沉默过后,几乎所有大将,都将眼睛,看向了自己带来的子侄。

    有的欣喜,像是司马安,就很得意。

    因为,他的儿子司马敬是他最优秀的儿子。

    若能进入保安曲,得到张蚩尤的栽培和教导,家族振兴指日可待啊!

    但也有的,失落了起来。

    中垒校尉郑岑就叹着气,遗憾不已:“可叹吾侄郑文不在!使文在,必可入保安曲,起码可夺队率之职……”

    在另一角,泥靡为首的乌孙使团,则近乎陷入了窒息。

    “匈奴最强的射雕者,也只能偶尔弯弓,射下翱翔的鹰雕!”泥靡叹息着:“汉朝,真是可怖!”

    引弓之民,以能射下翱翔于苍穹的鹰、隼为傲。

    能做到的,就可以得到射雕者的头衔。

    而无论是乌孙还是匈奴,从未有人能保证自己可以箭无虚发。

    通常,多数射雕者,十次射雕,能成功一次就算合格。

    最熟练的射手,也不过十次成功三五次。

    而这汉朝的那年轻贵族,却五箭全部命中!

    这让这些乌孙人,惊骇莫名,甚至两股战战。

    泥靡很清楚,仅仅是这一手射术,就足以让那个汉朝贵族,傲笑天下,横行草原!

    无论走到那里,只要他展现自己的射术力量。

    就会引来当地的贵族,恭恭敬敬的奉上自己最漂亮的女儿、妻子,以求其留下子嗣,以便未来子嗣中能出现一个继承这种射术的子孙。

    就像乌孙和匈奴之中的射雕者,每一个都会引来无数部族酋长的觊觎。

    而在战场上,这样的可怕箭术,将给任何军队造成毁灭性的打击。

    在这个世界上,还不存在被这样恐怖的射手连射五人后,还能有勇气与之为敌的骑兵。

    引弓之民的天性,就是败则散如云雾,胜则如鸟之集。

    而这样的人,正是引弓之民的天敌!

    不用看别人,只看自己的臣子,泥靡就知道了。

    他拿着眼睛,在臣子们身上扫过。

    每一个人都在两股战战,都在发抖。

    “汉有张子重……”泥靡低声呢喃:“匈奴之灾,乌孙之祸也!”

    此刻,泥靡清楚,未来,这个年轻的汉朝贵族,必定会将无穷无尽的灾难和火焰,散播给他的敌人。

    他必将,如同雷霆,也必将如同白灾。

    不可阻挡,无可违逆……

    就像这汉朝的国力,也如这汉朝的可怖!

    强的超乎想象,可怕的让人绝望!

    “乌鸦之神啊……”泥靡在心里祷告:“请保佑乌孙,永远不要面对此人!”

    ………………………………

    校场中,张越策马来到了列队的官吏们面前。

    他手中高高举起来的角弓,在这些官吏眼中,宛如圣物一般,璀璨夺目,充满光明。

    每一个人,此刻都感觉心潮澎湃,难以自抑。

    汉人崇拜英雄,推崇豪杰。

    只是想着,自己日后能在这样的英雄豪杰麾下冲锋陷阵,大多数人就已然是兴奋的发抖。

    张越稍停马缰,看着面前的人。

    这四百零三人,是从新丰的官僚系统里精选出来的猛士。

    人人体格健硕,身材高大。

    更紧要的是,都有着一定的文化水平。

    可谓是最好的将官种子!

    但……

    仅有身体素质和文化素质,远远不够!

    因为,他们还没有精神素养,还不知道自己的使命,也不知道自己的任务。

    一个不知为何而战的军人,是没有灵魂的屠夫。

    一支不懂自身使命与任务的军队,是行尸走肉。

    再强也不过强一代,第二代就会退化。

    所以,张越看着他们,长声道:“吾闻,坊间有谚语曰:赳赳武夫,国之干臣!诚哉斯言!”

    “何为干臣?”

    “是国家之盾也!”

    “是御敌于国门之外,止戈于大漠之远也!”

    “更是国家之犁也!”

    “元光以来,圣天子用政,高瞻远瞩,目及百年、千年大政,收复河南,拓土朔方,攻略河西,建政祁连,不止逐匈奴于漠南,使云中、上郡及至辽东,再无外患,桑梓安宁,人民安康,汉郡增为一百零三郡,新垦土地数十万顷,活人三百万!”

    “又诛朝鲜卫氏之逆,平南越赵氏之叛,大一统,王天下,使中国之礼乐,行之于四海,手足骨肉,再无分离之痛!”

    “这便是国之干臣!”

    “亦武人之功德也!”

    “汝等可愿为此干臣?”张越昂首,大声问着。

    “吾等愿!吾等愿!”四百零三人,纷纷拱手,大声呐喊着。

    “善!”张越轻轻点头,道:“那么,本将便将保安曲之军誓,说与诸君……”

    张越翻身下马,面朝刘进,单膝下跪,高声道:“太一在上,五帝鉴之,臣保安曲军候张氏小子毅,对天盟誓……”

    “臣誓曰:有生之年,永为国家之盾,社稷之干戚,永为天子之将,国家之兵!”

    “永遵国家之律法,天子之教训!”

    “服从天子,服从社稷,服从朝堂!”

    这就是军队天子化、国家化、独立化。

    皇帝、国家指挥枪!

    在未来,或许会进化为军队国家化,国家指挥枪。

    这既是向长安表决心,更埋下了未来化家为国的伏笔。

    说到底,穿越者是不会愚忠于一家一姓的。

    只会忠于民族,忠于文明,忠于诸夏。

    张越现在之所以肯给刘氏卖命,只是因为刘氏目前代表了诸夏民族,也代表诸夏文明。

    虽然做了些错事,有许多毛病。

    但……

    并没有在原则性上犯错,也并未背离本民族和本文明的根本利益。

    再说了……

    未来,按照张越描述的小康世和太平世的愿景。

    是天子垂拱而治,是天下人的天下。

    所以,他也没有那个兴趣,学王莽篡汉了。

    就让汉室,如日中天,垂于寰宇,成为不落的帝国吧。

    反正,张越有信心熬死现在在场的每一个人,甚至是他们的子孙!

    届时,他就是汉之周公。

    拥有解释一切的权力!

    难不成,未来刘进的孙子,还敢和他顶牛?

    伊尹了解一下!

    周公了解一下!

    深深吸了一口气,张越再拜,道:“臣誓曰:以吾之剑,为国家之犁,以吾之甲为人民之盾!”

    “坚持真理,以德服人!”

    “忠于职责,以法为绳!”

    “今日如此,明日如此,日日如此!”

    “如违之,请以大罚齑之!”

    说完,张越深深拜首。

    而身后的官吏们听着,只觉得热血沸腾,纷纷跟着,长身而拜:“太一在上,五帝鉴之……”

    数百人的齐声宣誓,立刻就震撼了所有了围观群众和嘉宾。

    隆隆誓言,如同雷霆,炸的人寒毛斗立。

    将军们,自是紧握双拳,他们的子弟则是只觉得热血上涌,恨不得也冲入演武场中,与之同在!

    没办法,汉室的军人,特别是高层,可不是宋明的军人。

    他们社会地位高,政治权利大。

    文能治民,武能安邦。

    真要以文化水平来说,很多纯粹的士大夫是拍马也不及他们的。

    这也是诸夏民族的传统了。

    从春秋迄今,国家的统治阶级,就是武将!

    伍子胥、吴起、孙武、孙膑、司马镶且,这些赫赫有名的军事家,哪一个不是文武双全?哪一个不是十项全能?

    在军事之外,政治水平和文化修养,也都是极为不俗。

    讲真,这些大家在文学和哲学上的造诣,未必输给同时代那些诸子。

    旁的不说,吴起一句‘江山在德不在险’,多少人疯狂引用、打ca11?

    所以,论起政治觉悟和担当,武将在古典时代的诸夏民族,无人可及!

    后世的文人士大夫们,与他们相比,连根毛都不如。

    汉室,作为古典中国的尾巴。

    武将的文化、政治和哲学造诣,也不虚活跃的儒家大能。

    毕竟,穷文富武,军功贵族家族,拥有的教育资源和知识储备,比很多所谓的耕读传家的士大夫还要给力。

    在汉室,一等精英入伍为将。

    只有那些身体条件不行或者资质不够的人,才会选择走文官路线。

    故而,张越的誓言,将军们听得非常顺耳,甚至觉得这才是武将的所为!

    至于博士们?

    那就更不用说了。

    即使是从前觉得张越怎么看怎么都不顺眼的江升,此刻也是侧目以对,感觉自己仿佛错怪了对方,颇为愧疚。

    “古之君子也!”江升在心里说道。

    而董越,则是眉飞色舞,在心里默默的道:“父亲大人在上,儿子为您选的这个弟子如何?还请大人品鉴一二………”

    便是乌孙人,看着这样的情景,也是大受震撼。

    泥靡甚至羞愧的低下了头。

    在从前,他一直不明白,为何汉朝人总是喜欢以一种奇怪的眼神看待他和他的臣子。

    更不明白,为何那滇王和夜郎王,眼巴巴的想要给汉朝当狗,甚至以给汉朝人当狗而骄傲。

    现在他明白了。

    汉之于乌孙,之于匈奴。

    不仅仅是一个经济上的巨人,也不仅仅是国力和军力上的巨人,文化上的巨人。

    在道德上,在思想上,更是远远的甩开了所有人。

    从前,泥靡一直觉得,所谓道德,只是弱者无力的呻吟,只是奴隶们可笑的坚持。

    道德的力量,不值一提。

    就如乌孙,喜欢找康居人麻烦。

    爱去金山,吊打和劫掠当地的蛮子。

    我杀你,与你何干?

    弱小就是罪,孱弱者活该为奴为婢。

    就是国内,便是对自己的部族,泥靡也是喜欢就抽,不喜欢也抽。

    打你是爱你,不杀你全家,就要叩谢大恩!

    但汉朝……

    泥靡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知道,汉朝不是这样的。

    在汉朝,强者欺凌弱小,不是天经地义,而是违逆王法,必受惩戒。

    王子犯法,也要受惩!

    就是皇子,若是犯法,也会被人指责。

    从前,泥靡一直想不通,这是为什么?

    甚至觉得这是汉朝人在作茧自缚。

    强者拥有一切,弱者永受欺压。

    这是引弓之民的真理,是他曾经引以为傲的民族性格。

    但现在……

    泥靡羞愧的不敢抬头,更不敢看那演武场中的汉朝人。

    这是发自内心,源于灵魂深处的羞愧。

    在汉朝人面前,他深感自卑。

    因为他发现,自己错了,错的一塌糊涂!

    汉朝,强大而恐怖的帝国!

    祂本可以,肆无忌惮的将强权施加给每一个人。

    杀光他们见到的所有敌人,将他们的妻妾,掳为奴婢。

    但汉朝人没有这么做。

    过去,泥靡以为是迂腐。

    但现在,他知道了。

    那不是迂腐,而是力量的源泉。

    是汉朝能如此强大的根源。

    保护弱者,维系秩序,使强者不敢肆意破坏,令弱者能有喘息之机。

    更可凝聚人民的力量,发挥集体的能量,创造奇迹,发展未来。

    这是乌孙和匈奴,拍马也不及的高度。

    为此,泥靡甚至自卑了起来。

    自卑于自己的过去,也自卑自己民族的劣根性,更自卑于自己力量的渺小和孱弱。

    这一刻,泥靡想起了自己看过的汉朝典籍。

    有一个叫孔子的伟岸身影,占据了他的全部,在他心中放射出无穷光,无穷亮。

    “或许……”泥靡心想着:“我该去请教一位汉朝真正的学者,请教汉朝道理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