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英小说网 > 我要做门阀 > 第七百六十节 张越的实验
    杨孙氏如此乖巧,张越当然是很开心了。

    当然,嘴上还是很谦虚的。

    “夫人真是深明大义!”张越微微恭身作揖:“毅代新丰黎庶,谢过夫人!”

    “只是……”张越抬起头来,道:“昔者,子贡赎人而孔子以为祸,子路救溺得牛,仲尼赞之……”

    “先师之教,概行善者必得赏,行义者必有偿!”

    “夫人行义,新丰必有所报!”张越昂起头来,看着眼前的女子,轻声问道:“未知夫人想要怎样的偿报?”

    正所谓以德报德,以怨报怨。

    大复仇思想的核心,就在于公平。

    恩义必偿,仇怨必报!

    在事实上来说,公羊学派推崇的理想社会,便是如此。

    欠我的,全要给我吐出来,我欠的,分文偿尽。

    这不止是公平,更是信义,更是朴素的等价交换!

    但可惜……

    儒生们最擅长的就是把经念歪,到得后世,居然搞出了什么以德报怨这样的说法。

    孔子若是知道,怕已在坟墓里打滚,孟子若是得知,恐怕已是墓中泣血。

    杨孙氏听着张越的话,却是一下子惶恐了起来。

    实在是,她从未遇到过类似张越这样的官员。

    往常,她所见官吏贵族,不是觊觎着她的财富,便是觊觎着她的身体。

    至于什么道义、道德。

    士大夫贵族们,或许相互之间会讲。

    但绝不会与她这样的商贾讲。

    刑不上大夫,礼不下庶人。

    当代的贵族们,根本不会和商人客气!

    所以,杨孙氏原本的打算,只是交出家族的技术和图录,再搭上一些钱财,买个平安,再买张虎皮而已。

    哪里想的到,居然能有这样的馅饼砸下来?

    这就好比,有一天狐狸抓到了一只受伤的兔子。

    结果这狐狸却问兔子:你为我拔掉了家里的杂草,现在,你想要什么报酬?说出来吧,本大爷满足你!

    简直是难以置信!

    微微的凝神,杨孙氏就恭身拜道:“妾身乡野之女,市籍之人,委实不敢望偿报……”

    “哎!”张越挥手打断她的话,道:“若行义者无偿,则世间将无人行义!若行善者无报,则何人行善?”

    “美风俗,兴教化,如何做起?”

    抬脚踱了两步,他似乎想起了一个事情,道:“不若这样……”

    “夫人,本官便将新丰城扩建工程,交于夫人……”

    张越笑着道:“新丰官署,会尽快做出一个工程设计要求,交于夫人,夫人看后,给一个合理的报价便行!”

    “此外,本官特许,贵家可以参与今后新丰的基础建设、官署扩建及道路修缮……”

    这就让杨孙氏更是惊骇莫名。

    这已经不是馅饼了,而是一块肥肉!

    不止是肥肉,且是最美味的牛肉!

    工程营造,素来是利润最丰厚的事情!

    旁的不说,仅仅只是规规矩矩的做事,利润就能达到一半以上。

    更不提,还可以在人工上大赚特赚!

    用自家的奴婢,去工地上做工。

    奴婢们赚到的钱,还能进别人的口袋?

    而且赚不赚钱,还只是其次。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东西是钱无法买到的。

    便如这工程营造,过去一直是官府手里的禁脔。

    寻常人连触碰,都是不可得。

    用不用你家的奴婢,用多少,也全是官府说了算。

    但,若工程的主持和建设大权,在自家手中……

    杨孙氏只是想着这个事情,就已然亢奋的难以自持。

    只是……

    她终究也是知道,这个事情,谁说了算?

    “未知侍中公,对妾身和杨氏,有何要求?”她几乎是颤抖着身子,问出了这个问题。

    张越哈哈一笑,道:“夫人,先回去等候官署的公文,报价后再谈此事吧……”

    古代中国,工业和资本没法发展起来的原因。

    无论是前世还是当代,张越都曾思考过许多次。

    历史书上,宋明都曾萌发过资本主义萌芽。

    但,萌芽却一直没有长大。

    甚至连叶子也没有多生一片。

    有人将这个问题,推给外族入寇。

    但张越知道,那只是原因之一,或者只是一部分原因。

    归根结底,还是中国乃是大一统的集权国家。

    大一统的集权国家,就意味着政府的责任是无限制的。

    天子受命于天,拥有一切,主宰一切,同时也负责一切,承担一切。

    所以,天下雨了,皇帝失德的锅,天没下雨,还是皇帝失德的锅。

    类似西方的资本土壤,在中国根本就不存在。

    羊吃人?

    你吃一个看看?

    怕不是马上就要被汹涌的舆论和人民的怒火所吞没!

    夏桀自命为太阳神,但他的人民,依然前仆后继,高呼:时日皆丧,予及汝皆亡。

    哪怕是同归于尽,也要拉夏桀下马。

    宗周时,厉王横征暴敛,甚至防民之口甚于防川。

    然后就被国人驱逐,周公召公共和执政。

    对诸夏民族来说,是不可能做到像后世的西方农奴一样逆来顺受的。

    两千年的封建史,就是一部反抗史。

    农民无年不反,起义无处不在。

    任何暴政,都无法在这片土地上长久。

    即使后世的统治者们,强力打压,禁锢人民的思想,甚至引入佛教,宣扬今生忍耐,来世福报。

    也不过是延缓了危机的到来。

    当人民的忍耐到达阈值,一切邪说歪理,统统崩毁。

    蒙元只许百姓,五户拥有一把菜刀,都被起义军给撕成了碎片。

    何况如今乃是汉室。

    民心士气最为激烈和高昂的汉代?

    所以,张越知道,自己必须另辟蹊跷,走一条全新的道路。

    一条西方人没有走的道路。

    这路上,必定是充满荆棘和挑战,密布着险阻与艰难。

    要不是他有着空间,他绝对没有信心和胆量,踏上这样的险途。

    而杨氏,就是一个试验品。

    一只小白鼠,张越希望,从杨氏身上,看到一些希望,找到未来道路的方向。

    但,杨孙氏显然不知道这个事情。

    她喜欢莫名,她高兴非常。

    以至于,哪怕是张越都看到了她面纱下的脸蛋,微微有些泛红了。

    “你高兴就好……”张越心里轻笑着。

    而杨孙氏则盈盈一拜:“侍中公放心,妾身定然会给一个合理报价……”

    不赚钱,甚至亏本,她都要拿下这个工程。

    因为……

    只要迈出这一步,她和杨氏,或许就能从玩物与宠物,更进一步,变成某个人或者某个势力的专属玩物和宠物。

    就像秦代的寡妇清……

    成为能够主宰自己人生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