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英小说网 > 我真没膨胀 > 第15章 都是要‘夸夸’的嘛……
    六点二十分,宁晏乘坐酒店的礼宾奔驰抵达位于南山大道上的湘菜馆。

    点评类软件上评价不错,热度比较高。

    金雅提前订了包厢,宁晏报了名字后,便有服务员带过去。

    服务员推开门后看到了一些还有印象的人。

    金雅坐在正对着门口的位置,见宁晏进来起身迎了下:“宁晏来了!”

    “宁老板,你可算是来了!”

    有人搭腔。

    “宁老板,听说你最近达了,朋友圈天天炫富!”

    又有人笑着调侃。

    这俩都是在朋友圈点过赞留个言的人。

    等宁晏落座后,金雅便道:“人差不多都齐了,就等王泽生了。”

    一张圆桌配了十二个座位,加上未到的王泽生,一共也才坐下八个人。

    包括金雅是三个女孩子,除了金雅以外,其他两个宁晏也还记得名字。

    一个是在朋友圈问宁晏是不是了的林彤,另外一个也是在朋友圈问宁晏有没有时间一块吃饭的孙飞飞。

    刚才搭腔的也是孙飞飞跟林彤。

    男生的话,宁晏基本只算认识而不熟,不是在朋友圈评论的三只,甚至连微信好友都没有。

    孙飞飞本来坐在金雅旁边,中间全是空位,见宁晏挑了个空位坐下后,就挪动到了宁晏旁边。

    面对调侃,宁晏笑着打了个哈哈:“没有没有,都是开玩笑的,比不上大家混得这么好。”

    “哪里哪里,大姐头还好点,我们就纯粹是混口饭吃,现在都快干不下去了,想跳槽。”说话的这人是林彤。

    孙飞飞顺势接过话头:“你们都挺好的,至少还能干着本职工作,我这都不知道该干什么了!”

    “……”

    如宁晏之前想的那样,严格来说并不是常规同学,所以毕业后仅是三年,际遇便已经是天上地下。

    如金雅,本身就有过工作经历,只不过当时并没有出色的专业技能,所以随大流选择培训相较而言工资待遇更好的计算机行业。

    经过培训后,迅的一飞冲天。

    通过大家的交流,宁晏也知道如今金雅的月薪已经达到了两万,加上绩效与奖金,年薪约为税前三十万。

    迈入准高薪领域。

    不过在鹏城依旧拿不出手,不管是买房还是租房,都不是很轻松自在的那种。

    但比起很多人来说,又是较为舒坦的阶层了。

    至于林彤跟孙飞飞,几乎是大哥不说二哥,月光都不是,还得透支消费,比宁晏之前的生活都要更差一点。

    至于其他几个男生,境遇跟宁晏几乎毫无差别,有些也比不上宁晏。

    大家说话的当口,王泽生推开门走了进来,还未落座就打了个哈哈,大声道:“各位,久等了!”

    看着走进来的西装革履成功人士,大家都有点愣神。

    “嘿,老王,就等你了,赶紧坐,菜一会就上。”金雅笑着道。

    这种聚会严格来说没有上下之分,所以也没有等大家都到齐后再点菜。

    “王老板这是达了呀?来跟老同学吃饭,都打扮得人模狗样的。”孙飞飞笑着调侃。

    王泽生摆摆手:“哪里哪里,都是给人打工的,哪算得上达呦!”

    左手手腕上不小心甩出来一块散着金绿色光泽的腕表,在射灯的照射下,额外有些夺目的样子。

    “嚯,王老板这都戴上大劳了?”

    眼尖的某李同学一眼就看到了。

    “给我看看,王老板这么叼的吗!”坐在宁晏隔壁的陈同学道。

    另外一位李同学也跟着道:“我的妈耶,一劳永逸啊!”

    “是那个传说中的绿水鬼吗?是十来万吧?”

    “……”

    几个女孩子给他们弄得一惊一乍的。

    宁晏也很羡慕,他就没有这么牛批的东西。

    劳力士的绿水鬼,在国内的名气一直居高不下,甚至到了专柜卖七万,二手卖十万的状态呢!

    王泽生是一群人中年纪最大的,当时培训的时候就已经二十五了,现在算下来得是二十八。

    本身就是本科毕业生,只不过选的专业不是很好,蹉跎了两年参加了培训。

    严格来说,是真的牛批。

    就看现在这样,估摸着应该像徐杰那样,说不好有可能都已经成为了一些小公司的中层管理。

    月薪怎么也得两万+。

    王泽生由衷的得意道:“为了这个表,我可努力了半年多,连车都没买!”

    大家各自一顿夸。

    连金雅都不例外,夸夸群都那么火,同学聚会不能落后!

    “王老板牛逼。”宁晏也跟着喊道。

    人家是真的牛逼。

    不像他,如果没有成为富三代,就还真是个纯叼。

    要啥啥没有,干啥啥不行,偏偏还不敢动弹。

    在宁晏听大家的寒暄过程中,服务员们开始上菜,都是些比较口味的菜式,湘菜讲究的就是个辣字。

    在座的各位要么就是湖南人,要么就是喜欢吃湘菜的。

    金雅在这方面的安排,向来非常到位,早在培训时期就已经体现出来了。

    “各位,我们一块碰一杯,毕业之后,时间久的都有个两年没见了吧,能再聚到一块,不太容易。”

    金雅举杯道。

    要不怎么说王泽生还是牛批呢,虽然他一来就抢走了所有人的风头,但在这种事情上绝对不先拱火。

    要的是啤酒,再不能喝的,也能喝个一瓶,口杯也不大,大家都是一口干了。

    “说真的,还是当时在培训机构舒坦,什么都不用想,不像现在,各种生活压力,老婆孩子的。”

    王泽生说着叹了口气。

    他在毕业后不久便结了婚。

    其他人跟着感慨:“那也比我们好,压力很大,还没什么能力。”

    “就是就是,现在拿着五六千块的工资,真是养不活!”

    “赶明儿再这样下去,我也得逃离北上广深了……”

    “你们男生都压力很大,我们倒是还好点,一人吃饱,全家不饿。”

    “那也得有吃的呢啊!”

    金雅笑了笑,再次举杯:“敬生活……”

    只有宁晏不知道该怎么接话,吹吹捧捧的他会,但……他现在真没有任何压力,一天天睡到自然醒还有各种人来照顾的……

    也不用努力挣钱,各种浪就完事了……

    王泽生放下筷子,看向宁晏:“宁晏,你这两年怎么样,都没听你说来着……”

    ======

    破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