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英小说网 > 小阁老 > 第十六章 科举之学绽光辉
    回赵家胡同之后,赵公子便请吴承恩给许可正写了份《海外遗民泣血奏请吾皇收复吕宋疏》,第二天就通过官方渠道递了上去。

    什么官方渠道?别忘了咱赵公子可是正四品的太常少卿,提督四夷馆,兼理海运事务并海上诸事。

    这本就是他职责范围内的事情,只是兹事体大,无法擅专,才带许可正来京里跑门路的。

    这边上疏之后还没回音,那边会试先放榜了。

    二月廿八日,礼部贴出了万历二年春闱,中式举人的名单。

    赵公子在家中,与申时行、王锡爵、余有丁等人,还有王武阳等一众亲传弟子,一边吃茶谈科学,一边坐等春闱的结果。

    一回生二回熟,这已经是赵昊第三次等会试放榜了,跟当初的忐忑紧张不同,现在他已经很淡定了。

    至少要装出淡定来。以他今时今日的地位,必须稳如泰山。

    傍晌时,去看榜的于慎思等人跑回来了。人还在院中,他就大呼小叫起来:“大胜利啊!师父!”

    “呀,太好了!”王武阳马上率领氛围组欢呼起来,有人就要去开香槟。

    “哦,怎么说?”赵公子稳稳端着茶盏,优雅问道。要是姚旷在这里,就会发现他有意无意在模仿他岳父。

    “本届会试共取中300人,其中……”于慎思从袖中掏出一份墨迹未干的手抄,激动的奉给赵昊道:“师父还是自己看吧。”

    “这还算大胜利吗?”谁知赵公子还不高兴了,一边看着那张抄纸,一边面无表情道:“并没有达到预期嘛。”

    “啊……”本来准备开白金黑桃尖的弟子们,一时间手悬在那里,不知该不该起开那软木的瓶塞。

    却听赵公子幽幽道:“满以为这次能破百呢。”

    “嗨……”满室绝倒,众人无奈苦笑,小阁老老凡尔赛了。

    “这科少录了一百人,中式的比上一科少也正常。你这非但没少,反而还多了十七个,还有什么不知足的?”王锡爵从他手中拿过名单扫一眼,只见有三家书院学生的九十八人中式。而且包括会元孙矿在内的五魁首,皆出自赵昊门下!

    “果然是大胜利!师父真是太厉害了!”氛围组砰砰砰开了香槟,王武阳带头忘情庆祝起来。只要他们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

    不过确实也是大胜利,上一科会试中式400人,其中八十一人出自玉峰书院和香山书院,取中比例达

    这一科中式300人,其中九十八人出自玉峰书院、香山书院和凤凰书院,取中比率高达比上届足足提高了

    三个中式举人中,就有一个出自赵昊门下,还不够他美的?

    当然赵公子也不完全是凡尔赛,因为在高阶数据上,这次会试表现的确实不太理想。

    教育集团教研处长,首席数学家华叔阳马上进行了数据分析——

    去岁秋闱,玉峰书院共考中新科举人101人,香山书院考中40人,此外凤凰书院虽然组建时间只有短短两年,也考中了32名举人。

    再加上之前中举的61人,此次共有233名科学门弟子获得了会试资格。不过有八人因为生病,丁忧等原因,不得不等下次再来过了。

    是以最终225名弟子参加了此次会试,占总应试人数的5%。

    此次万历二年会试的录取率,是低的可怜的6.7%,也就是十五个举人中出一个进士,当个进士实在太不容易了。

    而科学门弟子的录取率,则是42%,平均五个举人中出两个进士。

    科学门上届会试录的取率在59.1%,单从此项数据看,的确是大幅下滑了。

    虽然依旧是平均录取率的六倍有余,但赵公子素来高标准严要求,严师才能出高徒嘛。

    根据华叔阳的分析,滑坡原因有三。

    一是应试人数略有增加的情况下,录取人数却大幅下降了,录取率自然随之大降。

    二是凤凰书院的会试录取率偏低,只有15.6%,拖了整体的后腿。

    三是因为集团师资力量的增长,没有跟上书院的扩张速度。除了凤凰书院外,集团还在杭州开办了西泠书院,在金陵开设了雨花书院,在广州兴建了白云书院,在济南府兴建了大名湖书院,在福州兴建了乌山书院……

    虽然这五家书院的学生,都还在按照赵公子定下的规矩,老老实实学习科学课程,没能参加本届大比。但依然占用了集团大量的师资力量。

    其实凤凰书院也才成立两年,按说学生也不能参加科举的。但当时赵昊为了团结岭南缙绅,没有加这一条限制。

    虽然这次凤凰书院的低录取率,主要是岭南远离文化中心,读书人水平偏低,还偏偏落在竞争最激烈的南卷中录取。哪怕经过江南书院的特训,也很难提高到跟江浙考生一样的水平。

    不过赵公子依然归咎于,他们没有接受扎实的科学教育上,痛心疾首的教训一众凤凰书院的弟子道:“要知耻啊!”

    其实这帮弟子已经很知足了,往年他们都是陪太子读书的角色,能进士及第者百不足一。现在却能达到平均录取率的两倍以上,还要啥自行车啊?

    但老师的当头棒喝,打破了他们的沾沾自喜,这帮广东弟子忙纷纷羞愧表态,日后绝不再急功近利,一定踏踏实实练好内功再说。就连被取中的五个弟子,也表示要回去修满三年科学再说。

    “罢了。”赵昊摆摆手道:“你们五个先殿试吧,轻易弃考对落第举子们不公平。”

    开什么玩笑,为师只是说说而已,还当真了?

    “谨遵教诲。”弟子们忙恭声受教,感觉灵魂都升华了。

    原来师父不只教科学,还教弟子们做人啊……能拜在科学门下实在太幸福了!

    就是聆听他老人家教诲的机会太少了……

    这些岭南弟子中,不少人还是头次见他。

    ~~

    好在赵公子也深知自己和弟子们之间感情羁绊太少,所以老四才满月就赶来京城,开展科学门的保留项目——为弟子们进行殿试前的特训。

    其实去岁,所有中举的弟子便在第一时间进京赶考,以避开桂榜提名后无休止的宴饮庆贺。他们在腊月前都抵达了香山书院,就开始按照赵昊定下的规矩,收起浮躁膨胀之心,一心一意的备考了。

    申时行、王锡爵和余有丁等客座教授,也轮流上书院为他们授课。各种考前的针对性练习、乃至押题、也早就按部就班的进行了。

    此外书院还安排了每日的体育锻炼,好让弟子们能有强健体魄、充沛精力,能应付三场九天磨成鬼的考试。

    最离谱的是,书院甚至设了理疗部,为举子们提供保健按摩足疗服务,好让他们在紧张学习之余,得到充分的放松,以最好的状态迎接春闱。

    可以说,经过连续几科的经验积累,科学门在应对科举考试上,已经细致入微、日臻完美了。弟子们只需要专心听话照着做就行了。

    科学,真真正正的成了一门科举之学!

    ‘咦,好像有点跑偏?’去香山书院的路上,赵公子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而他手中,依然拿着那份书院中式举子的名单。

    上头被他用铅笔圈出了一串名字,最醒目的三个分别是赵南星,李三才和顾宪成。

    东林党的早期三巨头,已经扑面而来了……

    按照赵公子的记忆,赵南星和李三才确实是万历二年的进士,顾宪成却是两科以后的万历八年才进士及第。

    但这个世界早就大变样了,顾宪成三年前便进了玉峰书院,能提前两届脱颖而出,并不是让人惊讶。

    至于赵南星、和李三才都是出身香山书院,没想到因为自己的缘故,让这三个惹祸精提前凑上了……

    “该怎么对付他们呢?”赵公子最终还是忍住了,将他们埋骨香山的冲动。

    他只负责搭建舞台,并不打算亲自登台。就像戏院老板,自然要给所有角儿一个表演的机会了。

    是骡子是马总得拉出来溜溜,万一最后能唱主角儿让戏院生意兴隆的是他们呢?

    不过适当的关照他们一下还是有必要的。

    “等殿试之后,把画圈的这些人全都派最偏远的州县去。”赵昊将名单递给了坐在对面的老哥哥赵锦。“赵南星、李三才、顾宪成三个,给我全扔到最北边。”

    去岁杨博致仕后,张居正提拔吏部左侍郎张瀚升任天官,张瀚空出来的位子,便由赵锦接任了。

    本来廷推天官时,首推的是左都御史葛守礼,之后是工部尚书朱衡,然后才是张瀚。但张居正厌恶葛守礼鲁莽,朱衡骄傲……说白了就是嫌他们资格太老,自己驾驭不了,因此特地提拔了张瀚。

    张瀚的资历很浅,也知道自己上台并不服众,因此非但凡事唯张居正的马首是瞻,而且对赵锦这个副手也礼敬有加。

    赵锦牌子硬,还是小阁老的老哥哥,这样的大神他可不愿招惹。这点事自然完全不在话下。

    “没问题。”赵锦点点头,这就是他在这个位子上的任务。而且这种走后门一点也不丢人。

    “别人都是为子弟寻肥缺美差,唯独你总是把他们往繁、冲、难、边的州县丢,做你的弟子还真难啊。”老哥哥收起手抄,发感慨道。

    “年轻就要多历练,不识底层疾苦的人,坐上高位也是祸国殃民。”赵公子看着渐入眼帘的‘科学顶个球’,长叹一声道:

    “不管他们将来走哪条路,都希望他们心里能有整个国家吧……”

    ps.这章算昨天的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