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英小说网 > 这个废物你惹不起 > 第43章 拿捏住了骆洛神的软肋
    方伯脸色大变,赶紧把女王陛下的短信删除了,快速把桌子上的瓜瓤收入垃圾桶,这才开门。

    门外却是严俨。

    方伯的脸上,立即堆起了和蔼的笑容:“小俨,进来吧。”

    严俨进了屋,说:“方伯伯,这几年来,你煞费苦心地保护我,照顾我,我心里很感激。”

    “小俨,你说这些话就见外了!要知道,你母亲生前,曾经对我有救命之恩啊!”方伯话锋一转,叹息说:“小俨,没想到你变得聪明了!真是可喜可贺啊!你母亲要是地下有灵,一定会高兴极了!”

    沉默了片刻,严俨说:“方伯伯,我就算变聪明了,也希望你不要外传!我,还是以前那个废物!”

    方伯瞪大了眼睛,吃惊地看着严俨:“你要装傻?何必如此?”

    严俨叹息一声:“当年,我是因为变傻被赶出家门的。现在,我不想因为变聪明了而再回到那座没有亲情的坟墓!”

    方伯点了点头:“我明白了!”

    严俨的眼圈红了:“当年,就是那座没有亲情的坟墓,夺去了我母亲鲜活的生命!”

    方伯拍了拍严俨的肩膀,说:“小俨,你母亲虽然不幸去世了,但是,伯伯会替你母亲照顾你的!而且,从此之后,伯伯也不再卖豆腐了,专心照顾你!”

    严俨惊视方伯:“方伯伯,你是一时冲动?”

    方伯摇了摇头:“不,作出这个决定,是伯伯深思熟虑的结果!这几年来,伯伯一直在暗中保护着你。现在,既然被你发觉了,伯伯就没有必要再藏着掖着了!”

    ……

    沐氏的家主沐昭宇背对着房门,负手而立。

    沐淑梅推门进来,说:“爸爸,您找我?”

    沐昭宇倏地转过身来,没有说话,却抬手给了沐淑梅一记响亮的耳光。

    沐淑梅摸着火辣辣的脸颊,哭叫道:“爸爸,你为何打我?”在她的记忆中,这是父亲第一次打她。

    沐昭宇指着女儿的鼻子,完全是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语气:“谁让你擅自到严家去退婚的?”

    沐淑梅争辩说:“爸爸,你要搞明白:不是我要退婚,是严俨非要与我退婚不可!我去严家,不过是陈述一件事实而已。”

    沐昭宇咆哮如雷:“我问你:是谁千里迢迢地跑到了丘安市?是谁主动跑到了严俨面前?你欺负我是老糊涂了吗?”

    沐淑梅低下了头。

    沐昭宇越说越气:“你只是向严家退婚也就罢了,却故意把骆洛神前往丘安市私会严俨之事,散布开来。你这么做,不仅得罪了严家,也得罪了骆家!”

    沐淑梅嘀咕说:“有这么严重吗?危言耸听而已!”

    沐昭宇怒气冲冲地说:“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小算盘!你散布消息的用意,不过是让李岩打消对骆洛神的念头,从而娶你为妻。”

    听父亲说到这里,沐淑梅索性大方地承认了:“倘若我沐家与李家结成了亲家,就算是严家和骆家联手,也不足为惧。”

    沐昭宇不怒反笑:“傻女儿,你的幼稚,只会让李岩更加厌恶你!”

    ……

    八十八层的观云大厦,由李氏集团和M国摩根集团联合投资和开发,是京城著名的高楼之一。

    此时此刻,在顶层的一间总统套房内,一个年轻男子站在落地窗前,俯瞰京城,目光深邃。

    这个年轻男子,大约有二十岁,身材犹如玉树临风,丰神俊逸,面如刀削,目如朗星,实乃举世罕见的美男子。

    这个年轻男子,就是公认的豪门第一大少,李岩。

    没有敲门,就有人直接推门进来了。

    进来的,是一个正值双十年华的少女,芙蓉如面柳如眉,肤如凝脂,目如点漆,身材超级棒,一头青丝披落肩后,一身雪白的连衣裙,头上戴着一顶黑色的礼帽。

    李岩没有回头,却叹息一声:“小妹,又逃学了?”

    李榕咦了一声:“哥,你怎么知道是我?”

    李岩这才转身,看着面前的如画童颜:“除了你,天下还有谁这么风风火火的?洛神只比你大了五个月,研究生毕业已两年了!你倒好,连本科都没毕业!人与人之间的差距,比人和猴子的差距都要大啊!”

    李榕撅起了小嘴:“哥,俗话说:‘女子无才便是德’,为了拥有优良的品德,我宁愿放弃广博的才学。”

    李岩忍俊不禁,开口一笑,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齿。

    李榕瞟了哥哥一眼,以讥讽的语气说:“哥,那个骆洛神,不过是个学霸而已,有什么了不起?成天板着那张僵尸脸,犹如万年不化的冰山,仿佛别人欠了她很多钱!依我看,不是别人欠她钱,而是她欠扁!”

    李岩把脸一沉:“不许你胡说八道!”

    李榕的嘴角,勾起了一个好看的弧度:“哥,我一贬低你的心上人,你就心疼,可惜的人,你的心上人就算知道了你的一片深情,也不领你的情!”

    李岩声音中带着怒气:“赶紧去上学!”

    李榕摘下了她的黑色礼帽,懒洋洋地说:“我倒是想去上学,但是,我那位好闺密,由于把你的心上人探访废物的事散布开来,受到了沐叔叔的责骂,想到杭城散散心,约我一起去,明天就动身,我就来给你辞行的。”

    李岩听了,脸上怒气稍霁,说:“和你提前说件事:我要在济城开一个会所。”

    “这点小事,怎么和我说了?”李榕满面狐疑看着李岩:“放眼全国,济城不过是二线城市的中等,为什么要把会所开在济城?”

    李岩微微一笑:“济城是河东省的省会,而严俨目前所在的丘安市,就隶属河东省。”

    “明白了!醉翁之意不在酒,而在乎废物也!”李榕似笑非笑地看着李岩:“骆洛神对废物念念不忘,你就通过接近废物,从侧面接近骆洛神。在兵法上,你这一招,属于迂回包抄的战术。”

    “大约一个月后,济城的会所就开业了。”李岩淡淡地说:“既然你去杭城,就顺路给洛神捎一份请柬吧。”

    李榕撇了撇嘴:“哥,骆洛神向来是口袋里塞板凳,架子很大,你热脸贴冷屁股,只会自取其辱!”

    李岩一脸笃定地说:“洛神一定会去的!”

    虽然总统套房里只有兄妹二人,李岩还是压低了声音……

    李榕听完,戴上了她的黑色礼帽,笑嘻嘻地看着李岩:“哥,你善于运用攻心之术啊,算是拿捏住了骆洛神的软肋!照这个趋势发展下去,说不定骆洛神会成为你的新娘!”(感谢用户旧爱的打赏!)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