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英小说网 > 唐末战图 > 第二十二章 破局
    “主公,我军已经整补完毕,现分批隐蔽在天柱山东西两翼。”6翊将舒州军最新的动态汇报上来之后袁袭也匆匆走进这座临时大帐之中。因为薛洋打算在舒州城那边的消息传过来之前不暴露自己已经率军返回天柱山地区,所以舒州军虽然抵达天柱山地区,但是除了核心数人之外,外人根本不知晓。

    “主公,情势严峻啊,太湖县城已经有急报传来,城内厢兵和约计一千多人也已经开出城外,虽然动向不明,但是不排除是尹宗道打算趁乱袭击雷凌所部的可能。”袁袭一边将收到的急报递给薛洋一边担忧道:“虽然临走之前我和严明曾有交代,但是如果我军主力在天柱山地区被贝翊礼围住,那么尹宗道一定会力主攻击黄猫山的。如此一来,我军原本东西呼应互为犄角的态势就有可能被对方各个击破。”

    “也不尽然,先生莫要悲观。”薛洋摆摆手笑道:“尹宗道此人不会这么早急于开战的,他一定会等到我军和贝翊礼交过手之后才会动手,甚至还不会以县衙的名义出兵。所以局势虽然凶险,但是却也没到生死存亡之时。”薛洋的话让6翊点点头道:“主公所言甚是,尹宗道鼠两端,他只会在贝翊礼得胜之后才会趁机下手。”

    “所以我军得胜之关键就在于,如何打赢贝翊礼。只要赢了贝翊礼,那么不论是太湖县城还是舒州府城都会是我等的囊中之物。”薛洋微微一笑,带着两人走到一旁的新地图面前道:“我打算在向杰的消息回返之后立即命令我军主力前出在天柱镇东南方向布置防线。”

    “主公英明,天柱镇目前已经有陈家店铺作坊十余家,还有陈烨领衔的后勤部辎重储备的大本营。只怕此时早就被尹宗道探知,而且要想攻占天柱山,从舒州方向过来天柱镇是必经之道,所以只要我军能够隐蔽得当,就可以收到出其不意之奇效,在天柱镇以南野人寨和三祖寺附近拦截贝翊礼。”袁袭点点头道:“如此一来,贝翊礼在见到天柱镇根本没有防备的情况之下就不会存有戒心,到时候可以一举将其剿灭在我等预设的战场之上。”

    “6翊,你马上带着亲卫人马赶到野人寨附近勘察地形,制定最终的战略部署,安排各部秘密潜伏进入各伏击地点,不得有误。”薛洋见到袁袭也赞同自己的计划也就不再迟疑,当即安排6翊去实地考察,然后做好去伏击的前期部署。

    “主公不等向杰的回禀了?”袁袭在6翊领命出之后问道。虽然两人都断定贝翊礼肯定会忍不住出兵,不管是从目前舒州局势来看还是从个人情仇而言,率兵攻击薛洋都是一个最佳的破局之策。只要林度默认贝翊礼率兵从舒州走出来那么对于他来说就可以摆脱林度的刺史府的掣肘,甚至操作得当的话可以从容利用剿灭薛洋的机会将岳西三县纳入到自己的势力范围之内。在绝对的实力面前,林度刺史府的威慑根本就不能和大兵压境相比。

    而实际上此举对于贝翊礼来说是破局之策,对于困守在刺史府被贝翊礼掣肘的林度父子来说也是一个天大的机会,那就是利用贝翊礼出走之后舒州府城空虚的机会组建起一支效忠于他们父子效忠于刺史府的新军,从而真正依靠府城的富庶来快拉开和贝翊礼的差距,然后掉过头来武力解决掉贝翊礼,完成舒州军政统一。

    舒州军政两方机构被薛洋的崛起给勾起了更大的变局,而且最重要的是,这一次变局让舒州此时所有的势力都看到了自己的机会,甚至连带着太湖县衙的尹宗道。作为太湖县城本土的势力,尹宗道的想法很简单,不论是谁上位舒州府城,对于他来说只要守住这太湖县一亩三分地就心满意足了。所以就算是猜到不论是贝翊礼还是林度父子对于太湖县都是不怀好意的时候他也不在意,这些人迟早都是要回到舒州府城的,太湖县只能在自己的掌控之中。所以对于剿灭薛洋这样的想要将太湖县作为自己基地的薛洋来说他才会有这么大的仇恨。不惜付出一万石粮草也要吸引贝翊礼率部前来剿灭薛洋,甚至在尹宗道心中,只要能够消灭薛洋这个心腹之患,哪怕在付出一万石粮草他也愿意。

    “主公在想什么?”薛洋心神有些恍惚,在不断思索此次出击的己方势力可能出现的谋划和后手,脸色也跟着变幻不定。旁边的袁袭也是有些感慨,这位年轻甚至还不到十八岁的小主公仅仅只是三个月不到的时间就能够在舒州搅动风云,举手投足之间就能够吸引这些舒州最顶级的势力不得不钻他设置的陷阱之中。虽然不论是贝翊礼、林度父子还是尹宗道在这场变局当中都有着自己的考量,但是不得不说的是作为始作俑者,薛洋及其目前已经展到两千多人的舒州军却始终把握着牢牢的主动权。只要贝翊礼被击败,那么三方势力都会在这场变局当中成为这个新舒州军展壮大的陪衬。

    “先生去通知陈烨,让他在天柱镇附近不要露出破绽,要有的放矢。”薛洋被对方一喊回过神来微微一笑,道:“同时,如果向杰返回的话马上过来。”

    袁袭接令而去,虽然薛洋的命令有些含糊,但是作为军师的他却很明白所谓的有的放矢到底是何意。天柱镇接下来必然会面临战火,镇上的百姓势必要提前安排,但是在不打草惊蛇的情况之下就必然极其考验着这场到时候组织撤退的组织者陈烨的组织能力和临场应变能力。

    不过在薛洋念叨着向杰的时候,这位十三司的头目此时也已经在舒州城外和吴明作别。对方已经成了十三司在舒州府城内的一个暗线,而且此次通过他还一次性在舒州军和刺史府扎下了一颗钉子。

    “你我需要以最快的度赶回去,只怕主公那边都等急了。”向杰看了看城内不断有军队开出之后不再迟疑和6明两人策马狂奔一路朝西而去。从舒州到天柱山不到两百里的实际路程在两人不间断赶路之后于第二天晚上也就是广明元年五月初九赶了回来。因为军情紧急,所以两人第一时间去见了薛洋。

    “果然,林远图也忍不住了,所以他打算在我和贝翊礼两军相争两败俱伤之后突然杀出,从而直接击抹杀掉贝翊礼和我,这样一来倒是能够以最小的代价收获最大的成果。不过这人啊,都是想的太圆满。”薛洋摇了摇头笑道:“贝翊礼对于林园图的小动作肯定是了如指掌。如果我所料不差的话,不论是我还是贝翊礼都会留下一股机动力量来防备林远图。”

    “不过这样一来的话,我军想要在战场之上一举拿下贝翊礼的打算也就落空了。”袁袭有些遗憾的摇了摇头道:“不然的话到时我军以大胜之势兵临府城必然可以在短时间内彻底统一舒州。”

    “俗话说得陇不望蜀,留着贝翊礼给他点念想也未必是坏事。”薛洋倒也是想得开,在短暂平衡之后就继续道:“既然舒州军政两部都已经出动,军师,你我也别耽搁了,将后方所有事务交给陈烨和向杰,你我亲自去前线吧。”

    伴随着薛洋和袁袭两人开始动身,整个舒州军几乎是全部开动起来,除了已经在运动之中的6翊第一都主力之外,翊卫营也在6明返回之后跟随薛洋而动。

    天柱镇位于天柱山的东南面,靠近长江洼地,是天柱山和长江交汇之所在,土地肥沃灌溉便利,而且民风淳朴,可以说是整个天竺山地区的精华所在。在薛洋决定将天柱山地区作为自己的基地之后,陈家在这个小镇上就连接开设了十几家作坊,利用长江水道开始不断输送各种物资在此地进行转运加工,一方面展陈家产业,更多的还是为薛洋的舒州军提供各项物资补给。

    由于袁袭的提前交代,所以天柱镇虽然即将面临战火,但是所有人都不清楚这件事,只有陈烨派遣过来的各协调人手在通知各位百姓,佛光寺即将举行盛大的佛事,到时候不论是不是陈家作坊和店铺的使役都可以前往佛光寺观礼。所以一路上百姓都在谈论这件事,很显然陈烨以这种方式事先将大部分百姓都给调走了,而且为了防止被贝翊礼识破,陈家从外地运过来的粮食等物资基本上都分毫未动,甚至向杰的十三司还专门在留守的百姓当中安插了人手。

    “走吧,去看看6翊的布置。”薛洋悄然叹了口气,虽然自己已经竭尽全力,但是只怕战端一开,天柱镇的百姓还是会受到池鱼之殃。只不过天柱镇东南地区无险可守,以目前自己手下军队的装备如果和贝翊礼打野战,只怕会出现巨大的伤亡。

    “主公莫要叹息,该舍时便该舍。虽然天柱镇百姓不避免受到牵连,但是我等已经尽力去将灾祸减轻到最低了。”袁袭知道薛洋脸色不好看,但是此时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开导。好在薛洋很快就调整过来了,来到了6翊的伏击地点。三祖寺内所有的僧侣已经被慧心禅师派来的使者请到了佛光寺暂住,所以三祖寺就成了此次大战的前敌指挥部。

    “主公请看,我已经派出杨功所部混在天柱镇内,一旦贝翊礼出兵攻占天柱镇,就立即进行阻截,一方面掩护陈烨组织百姓撤离,一方面且战且退,吸引对方朝三祖寺方向而来。”6翊见到薛洋和袁袭到来之后就将自己刚刚制定好的策略汇报出来道:“末将在三祖寺正面布置下黄杰所部,负责掩护杨功所部撤退,将向冲向天和陈瑜向明分在左右两翼。一旦贝翊礼所部主力被我军吸引进入伏击圈,就立即全力出击。”6翊做了一个包围的手势道:“将其一举拿下。”

    “如果贝翊礼在天柱镇不愿意出来呢?陈烨在天柱镇留下了不少粮草,你有何对策?”袁袭见到薛洋不说话直接开口问道。

    “如果贝翊礼不出镇追击,那么黄杰所部会驰援杨功,佯装为我军来援部队,吸引其注意力,其他各部会立即前出,从东西两面迂回包抄在天柱镇内歼灭贝翊礼。”6翊的话让薛洋脸色一变,但是却没有出言说话,反倒是在仔细查看了地图之后道:“告诉杨功,前期佯装要做足,尽全力将贝翊礼所部吸引到三祖寺附近之有利地形而围歼之。不到万不得已,尽量让开镇内。”

    “请主公放心,末将明白。”6翊躬身接令,面色严肃,很显然他是明白薛洋不想在镇内解决贝翊礼的原因所在,出去地形不利于己方之外,更重要的还是因为镇内的百姓。舒州军成立的宗旨就是为国为民,可如今亲手将敌人放进百姓家中,实在是有违自己这些人的初衷。

    “弓箭手准备到位了吗?”见到现场气氛有些沉闷,袁袭换了个话题问道。

    “军师放心,我军因为甲胄奇缺,所以对于弓弩操训极为上心,除却陈家库藏的硬弓一百余张之外,我军6续缴获的制式长弓全部装备各部,而且还有十余架床弩此次末将也一并带来,就架设在三祖寺正面。”6翊的话让薛洋脸色好看了一点。唐末因为战乱,所以弓弩这种军中大威力武器散落民间不少,类似于陈家这种大家族私藏弓箭已经不是什么稀奇事了,事实上很多大家族不仅私藏武器甚至还私藏军队。

    “启禀主公军师,贝翊礼已经兵出舒州府城,兵锋所指正是朝天柱镇而来,兵力约计三千余。”向杰赶过来的汇报让在场三人眼神骤然间凝聚。而薛洋在一瞬间更是换了一副脸色,很显然在大敌当前,他已经将心中所有的杂念全部排除,只剩下对于这场战争胜利的渴望,“先生,我们的破局之策也到了浮出庐山真面目的时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