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英小说网 > 千界证道 > 第二十七章 地牢
    从王黑子那得了信息的伍宁,直接前往王黑子透露的驻地,救人要紧。

    那是西秦城郊的一片树林之中的一座庄园,看似平常,但伍宁却能感觉到树林四周有好几个暗桩。

    现在还是黎明之前的那段时间,是人们最容易犯困的时间,正方便伍宁见机行事。

    “一二三四……”

    蒙着脸的伍宁小心地观察着形势,如鬼魅般,在树林四周辗转腾挪,最后,现了六处暗桩。让他有些头疼的是,每一处暗桩都有联动,动了一处很可能惊动另一处,如果他有帮手还好说,独自一人就有些麻烦。

    “要不试试打草惊蛇,来个调虎离山?”

    伍宁如此想着,突然听到东南方向传来一声惨叫,他面前的暗桩的注意力顿时提高了不少,不停地向其它位置的暗桩暗语交流。

    他心里不禁嘀咕,到底是谁,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这么一来,他如何悄无声息地进去?

    但只是过了一会,东南方向突然有爆炸声传来,并且还不绝于耳。

    “霹雳子!”伍宁马上反应过来,同时还挺惊讶对方的大手笔。

    这个世界,科技并不达,虽然也有火药,但能量比较小,想要造出霹雳子这类威力巨大,个体又小,类似手榴弹的东西,技术难度很高。

    因此,武林中一直有“一颗霹雳一两金”的说法,现在进攻之人使用这么多霹雳子,完全就是在拿黄金砸人,这得是多大的仇恨?

    “咦,会不会是长虹帮的少帮主带来杀来了?”伍宁心中一动。

    东南方向造成的混乱越来越大,把暗桩的注意力也吸引了过去,伍宁趁机解决了附近的两个暗桩,顺利进入庄园外围。

    只是,庄园外围并没有像伍宁想象中的那么混乱,居然还有人在矜矜业业的巡逻,好似没有受到混乱的影响。

    伍宁暗中观察那组巡逻人员,现他们身上带着不一样的气质,眼神也都非常犀利,走路都很有章法,明显是经过严格训练的,让他想到了训练有素的军队。

    “不会真是军队出身吧!”

    伍宁一想,这也不是没有可能,就像他之前所猜测的那样,楚国官府可是巴不得消灭武林势力,暗中培植势力搞破坏,也是完全有可能的。

    “轰隆!”

    又是一声霹雳子所特有的爆炸声响起,不过这个声音已经靠近庄园大门了。

    “队长,咱们要不要过去增援?”巡逻队中的一员开口问道。

    “不要多事,上面没有增援的命令,咱们就恪守职责,别管其它事情!再说了,有厉老在,敌人还能翻天不成?”

    队长正说话时,眼睛的余光突然看到一丝寒光正向自己射来,开口大喊:“敌……”

    话到嘴边,一枚铜钱已经割开了他的咽喉,血液飞溅而出。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把其他人都吓着了,等他们反应过来,一枚枚锋利的铜钱击中了他们的要害,这些人连警示都不出,便一命呜呼了。

    伍宁谨慎观察四周,没有现异样,连忙跑过去,把这几具尸体都拖到林中,又扒下一身没有沾到血迹的巡逻队员的服装穿上。

    衣服有些不太合身,不过此时管不了许多了,他在一个比较隐蔽的地方,施展轻功,进入庄园之内。

    此时庄园之内的人,大部分都已经向门口集结,只是从不断响起的惨叫声可以看出,进攻一方的实力很强。

    既然这样,伍宁觉得自己还是先去地牢看一下,暂时做做后勤工作就好。

    根据王黑子的口供,再加上巡逻队的服装,伍宁只是解决了两个人,便顺利来到地牢的入口处。

    王黑子交待,地牢里面,养了几条狼狗,这些狗非常高大,而且它们经常吃人肉,所以体内有一股煞气,十分阴毒,如果被咬了,煞气入侵血液,会产生变化,普通人会变得狂躁,嗜血,并且半天就会死去。猜测,有可能是加强版的狂犬病毒。

    在蓝星,拿拿人肉来喂狗的行为,类似把人送到凶兽嘴里,这是伍宁无法容忍的事情,这种人现一个必然要杀一个。

    伍宁拉了地牢铁门口的一根绳子,里面有铃声响起。

    “是谁?”铁门上方的一个小门被打开了。

    这个声音就像公鸭嗓子,辨识度很高,伍宁控制好喉咙的肌肉,道:“老吴,是我,外面有些撑不住了,香主让我过来通知你,按计划行事。”

    “嗯?厉老不是刚去吗?难道连他都对付不了?”

    “对方人多,厉老再厉害,双拳也难敌四手。万一到时情况危急,还来得及处置吗?你快开门,我把香主交待的东西给你,别磨蹭了,万一出了事,香主怪罪下来,我可不会承担!”

    “好吧,你等一等,我给你开门。”

    “进来吧。”等了三五分钟,铁门才缓缓打开,伍宁走了进去。

    “去死!”

    双脚刚刚踏入铁门,就见一把长刀向伍宁劈来,左右还有几双绿幽幽的眼睛在看着自己。

    伍宁站定,脸上不见一丝慌乱,拔剑,收剑,一气呵成,运作快得连残影都看不到,就好像动都没动。

    再看挥刀之人,脸上的表情分外狰狞,但却已经凝固,那几条恶犬,也都一动不动地站着。

    伍宁淡淡地看了一眼,走向地牢内。当他经过了挥刀之人,禁止的画面才重新生动起来,血液四溅,骨肉分离。

    “先……”刚刚说了一个字,挥刀之人便咽了气,死不瞑目。

    这个地牢分为好几层,第一层是看守,大概有一百平米左右,入地有五六米深,层高三米不到。

    房间里只有几盏油灯散着微弱的光芒,空气中散着一股奇怪又恶心的味道,不时能够看到血迹,以及一些污浊的痕迹,令人见之欲呕。

    也不知是有敌人入侵,已经出去支援,还是有其它事情,除了刚才的老吴,伍宁并没有在第一层看到其他人,不过从桌子上还有热气的酒菜来看,应该刚刚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