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英小说网 > 县令来也 > 第八章 甩锅
    随着孙鹤开始交代,事情也就变得简单了起来,他和钱氏的那些东西也都被找到了,东西都被他给带回家藏起来了,显然他是不舍得扔了这些东西。孙鹤因为不忿钱氏抛弃自己,佯装同意,但是要求在来一次,不负这段美好的日子,但是在那时候却直接下了杀手。

    听完孙鹤的交代,葛丹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乱七八糟的东西多危险,人啊!还是得过正常的日子。

    “让他画押吧!“葛丹对着文书开口说道,至于判刑,那就没什么说的了,杀人偿命,秋后问斩。

    原本葛丹是想着借由这个案子立人设的,可是现在葛丹却没了这个心情,拿起桌子上的惊堂木,葛丹用力一拍,然后说道:”退堂!”说完这句话,葛丹就站起了身子,转身向着后堂走了过去。

    刚走到后堂,葛丹就看到了自己的师爷葛林,只见他一副饶有兴趣的模样看着自己。

    葛丹稳定了一下心神,轻咳几声之后这才说道:“林叔,你这是看什么?“

    “没想到少爷居然能够通过手相断定凶嫌,当真是了不得,我真的没想到少爷在相术上的造诣这么高。”葛林感叹着说道:“我一生精研周易八卦,从没想到相术居然有这样的用处,不如少爷和我交流一下?”

    看着葛林严肃认真的模样,葛丹一脸的无奈,然后脸色猛地一变,有些事情好像偏了吧?

    接下来的两天葛丹一直都在忙碌案子的事情,毕竟是人命案,即便是办完了,后面的麻烦也不少。

    孙鹤打入了死牢,自己还要将他的案子呈报上去,先到知府衙门,然后再到提刑按察使衙门,然后在上报到巡抚衙门,最后到刑部核准,一旦刑部核准之后会有回文,拿到回文之后秋后就砍头了。这也是监察制度,一旦上面现案子有问题,那就会下来人重审。

    原本葛丹已经放弃立人设演戏这事了,但是有些事情就是有心开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

    葛丹的人设还是立起来,但是与葛丹想象的不同,葛丹立起来的并不是什么神探人设,因为在很多人看来,这个案子难度并不大。不过葛丹通过手相确定凶手的行为却得到了广泛的传扬,名声大振,单单是这几天,葛丹就得到了好几个称号,分别是:神相县令、手相县令等等。

    ”看什么看,再看信不信我把你的眼珠子挖出来!“葛丹见捕头齐阖跟在自己的身后,不时的偷眼看自己,自己看过去又转头,葛丹实在是忍不住了,出声怒喝,这都好几天了。

    整个衙门上下全都弥漫着一股古怪的气氛,所有人都想凑上来,但是又不敢,古怪的很。

    葛丹知道,这都是自己人设闹得,现在外面都在传,自己看手相乃是一绝,铁口直断,简直就是神乎其技。在这样的情况下,衙门里面怎么可能安定了下来,所有人都觉得葛丹神秘,都觉得葛丹厉害,但是却有不敢接近,无形之中为葛丹戴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

    “想看手相去找师爷!”葛丹果断的开始甩锅:“我的相术都是他教的,我和你说,师爷更厉害。”

    “我小时候曾经听师爷说过,他以前是天上的天蓬元帅,因为与嫦娥相互爱慕,被玉帝打下凡间,虽然失去了全身法力,但是看相卜卦这种事情还是很擅长的。”

    葛丹是直接给师爷立人设。

    齐阖一听这话,眼睛顿时亮了:“还有这事?”

    如何消灭一个话题呢?当然是爆一个更大的话题进行掩盖,同时进行话题引导,葛丹直接将这个人设导向了师爷。比起自己,师爷那是真·算命先生,这一套玩的极为熟悉,相信忽悠一点人是没什么问题的。甩锅给师爷,葛丹完全没心理压力。

    背着手,溜溜达达的回到后宅,葛丹的漂亮小妾青秀正在做女红,葛丹走过去看一眼,现她正在绣绢帕。

    “呦,这么漂亮的鸳鸯啊!”葛丹赞叹着说道。

    青秀这才看到葛丹,连忙站起身子,娇嗔着说道:“郎君!”

    葛丹笑着点了点头,然后伸手轻轻的握住青秀的手:“可要小心,这一双玉手要是受了伤可就不好了。”

    “郎君放心,不会的。”青秀笑着说道。

    在葛丹陪着自己的小妾腻歪的时候,衙门里面的风向果然转变了起来,师爷成了大热门,然后又从县衙继续向外面扩散,一时间师爷风头无两。借着这股东风,师爷正是成为了丹阳县的当红人物,开始为葛丹行走在丹阳县的士绅大户之间,说的都是看相的问题,但是代表着的却是新县令和地方势力的第一次接触。

    整体上还算是顺利,这种事情地方上的势力也不是第一次做了,铁打的衙门流水的官,双方没什么利益冲突的情况下,自然是你好我好大家好。

    期间大户们还组织了一次,集体请葛丹吃了一顿饭,算是迎接这位新鲜令上任,一切都显得非常的和谐。

    在解决了钱氏被杀案之后,葛丹也正式开始了自己的县令生涯,每天不说案牍劳形,但是也差不多。了解了衙门的规制之后,葛丹才知道自己原本的想法是多么的偏离事实。原本葛丹还以为自己会遇到来自下属的挑战,上演一场官场厚黑学的排除异己的官场大战。

    结果葛丹现自己想错了,县衙里面的等级非常森严,分为官、吏、役三种,官自然是处于最上层的。

    整个县衙,三个官,一个县令,一个县丞,还有一个典史,至于主簿,没有,一个中县,三个官已经不少了,想要多少是多。除了三个官,剩下的就是吏和役,吏和役自然是没有什么竞争力的。三个官之中,葛丹这个县令,进士出身,高高在上。

    县丞王卞,举人出身,完全和葛丹没有可比性,把葛丹斗下去了,一样接任无望,估计这辈子都很难挪窝了。

    除了王卞这个县丞,典史丁然直接就是贡生出身,一看就知道了赛了钱才当上这个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