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英小说网 > 时空长河的旅者 > 第二十一章 野蛮时代3(为盟主一斤白萝卜加更)
    今夜苏子鱼的思维不是很清晰。

    一直到吹了会儿冷风,回到老鲍勃的旅店时,他这才真正清醒了过来,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他就是觉得自己刚刚有点冲动了。

    旅店门口坐着那个年轻的男人,拎着一个啤酒瓶,手里把玩着一把匕,看到苏子鱼后微微点头示意。这是一个很厉害的男人,手上有着一层厚厚的老茧,白天是老鲍勃在看店,晚上则是换成了他,人看着稍微有点高冷,但是不会给人一种危险的感觉,他懂得如何收敛自己的锋芒。这里的人各自把持着营地内的一种产业,所以也不需要外出拾荒,老鲍勃的地位应该很高,他在这些白人里面很有威望。

    进去时苏子鱼看到了另外一个住客,混血,男性,肤色偏黄种人,猜不出来路,但是看着很有气势,感觉像是一个士兵。

    因为他板着一张脸,看着一丝不苟,身上有淡淡的杀气。

    对方目光扫了一眼苏子鱼就上楼了,苏子鱼注意到他的腰间鼓囊囊的,里面装着的好像不是枪械,而是一枚手榴弹,但是也不能确定,因为只是根据外形猜出来的。这个男人就住在苏子鱼的隔壁房间,应该是今天才过来的。

    回房间后他没有多少睡意。

    苏子鱼将自己的意识连接到了那奇特的金色沙漏,然后精神逐渐沉入了那庞大的数据流内,这是一个助眠的好办法,看着代码就想睡觉,只要观察一下他就会感觉到一丝困意。苏子鱼虽然记住了那奇特的二十七个字符,可是却完全无法理解它们的意思,只能确定它们来自于某种极为先进的文明。

    “姓名:苏子鱼。”

    “种族:人类【神性生物】。”

    “生物等级:二阶。”

    “能力:白鸦剑术LV1,枪械掌握LVo(未入门),时间加LV3(灵能)。”

    “特性:体质强化LV6,敏捷强化LV1。”

    “源力值:o。”

    “神性值:o。”

    刚刚到达这个世界时,苏子鱼获得了敏捷强化LV1的特性,特性应该是指被动类的能力,时之沙漏会对他进行一定程度的强化,原理目前还不清楚。今天刚刚获得了一个新的能力【枪械掌握】,但是因为只练习了一天才LVo,等于说是还没有入门。他过去生活的环境很难接触到枪械,倒是弓箭无聊时会玩几下,如果可以的话苏子鱼想在这个世界把枪械能力稍微练一练。

    一夜无话。

    昨天晚上外面好像又有人打架斗殴了。

    苏子鱼起来的时候有点晚,昨天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有点冲动了,行事都不太像他平时的风格。从掠夺者手里面获得的钱大部分都给了那个男人,苏子鱼现在手中就剩几百块的样子,根本不够接下来这段时间的消费。如果不给那个男人钱的话,苏子鱼可以比较安逸的在旅店住到这次穿越时间结束,但是现在他得想办法弄点钱了,除非他愿意流落街头每天吃那些便宜的烤老鼠肉。

    但要说后悔吧。

    其实苏子鱼心里面也不后悔,就是想不明白自己当时为什么会给那个男人一巴掌,这不是他的行事风格。

    他感觉自己内心可能压抑了一些情绪,然后在昨天晚上那个环境下爆了出来。

    出门的时候,他又看到了那个男人。

    对方似乎是一夜未睡,双眼通红遍布血丝,已经在这里等了有段时间了,看到苏子鱼后快步走了过来,微微低头后道:“谢谢你。”

    “你昨天已经谢过了。”苏子鱼看着他,问道:“人没事了?”

    “嗯。”这个男人点点头满脸感激,随后一脸诚恳道:“那些钱我会尽快想办法还给你的。”

    苏子鱼闻言笑了笑。

    这个时代的货币购买力还是很强的,姑且不说他短时间内能不能够赚到这么多钱,就算是他赚到了这么多钱,那个时候可能苏子鱼已经离开了。

    “怎么了?”帕莎的声音从身后响起。

    她往前走了几步,隔开了苏子鱼跟那个男人,目光抱有警惕,神色微冷地上下打量着他。

    “没事。”苏子鱼拍了拍她的肩膀,对着眼前的男人道:“回去照顾他们吧。只要人活着就还有希望。”

    男人朝着苏子鱼深深地鞠了一躬,接着转身离开了。

    “生什么事了?”帕莎的声音透着一丝关心。

    苏子鱼随口将昨天晚上的事说了一下,这种事没什么好藏着掖着的,他自己曾经也有极度无助的时候,如果不是有人拉了他一把,他最后会变成什么样子自己也不知道。也许是昨晚那个男人无声的哭泣触动了他吧,他记得自己还在上学那会儿,那天下着小雪,他拎着箱子走出车站,然后看到了一个满脸风霜的男人,一双手遍布干裂的老茧冻疮,他坐在人力车旁,风雪洒满了他佝偻的身躯,并不高大,甚至有点瘦弱,他独自一人啃着冰冷的馒头,吃着吃着这个男人突然就哭了,没有任何的声音,就这样一边流泪一边啃馒头,啃完后拍拍手爬了起来,用脏兮兮的衣袖擦了一把眼泪。

    再然后,他就去拉活了。

    他至今记得这一幕,很平平无奇,甚至旁边许多来去匆匆的旅人都没有注意到,但是他看着那个男人的背影愣了好久。在苏子鱼成长的人生轨迹中并没有多少父亲的痕迹,他花了很长的时间才明白自己应该如何像个男人一样活着。

    像个男人一样活着,并不容易。

    帕莎一直安静地倾听着,她的眸光凝视着眼前的苏子鱼,表情并没有太大的变化,只是眼神越来越亮,她伸手握了一下苏子鱼的手掌,迎着初升的阳光,微笑道:“走吧。”

    “我给你带了不少子弹。”

    这个男人的身上有阳光的味道。

    那是文明残留下来的气息。

    很温暖。

    她出生于大灾难后的世界,就算是接触过避难所里面出来的人,那些人也都早已经被这个时代同化成了一个模样,甚至就连她自己都已经屈服于这个时代,渐渐活成了她自己曾经所讨厌的模样。

    她很庆幸自己在这个时候遇到了苏子鱼,在他刚刚离开避难所后不久,在他还没有被这个时代同化之前。

    如果说她有什么话想对苏子鱼说的话。

    那句话是——不忘初心。

    ………………

    终于开新书了。

    应该说些什么呢?

    年轻的时候荷尔蒙爆表,满脑子想的都是女人,快意恩仇,杀伐果断,直到临近三十了,才学会人生需要停下来思考,才觉得自己写的东西有那么一点味道了。一直在理想与现实之间摇摆,曾一度差点屈服,最后还是顽强地爬了起来。

    没活成自己想要的样子,但好在活成了自己不后悔的样子。

    这本书算是我这些年积累的大成,许多曾经被我废弃的创意设定,都会作为一个个独立的世界出现。

    希望能写出来自己想要的那种文字。

    如果没成。

    那么十年后,咱们换个姿势再来一次。

    哈哈哈。

    三十岁,步入中年,终于不敢再厚着脸皮说自己是少年,说自己永远十八岁了。

    敬你们!

    敬青春!

    ——爱你们的浮屠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