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英小说网 > 仙宫 > 第二百八十七章 武法并用
    “你们的年纪,应该都不足三十岁吧?真是可惜了!”叶瞳看着历氏兄弟的眼神很冷漠。

    “你什么意思?”历超闪身出现在弟弟历财身旁,眼底爆发出一道道寒光,他发现自己错判了叶瞳的实力,这家伙的修为,最起码与自己两兄弟差不多。

    “年纪不足三十岁,却突破到先天八重,就算是放在三宗两殿,都算是不错的天才了。”“可惜,你们拥有如此天赋,竟然不走正途,专做些谋财害命的勾当,真是自寻死路。”叶瞳语气里带着几分讥讽说道。

    “人无横财不富,不富哪来的修炼资源?”历超冷笑道,但话刚说完,便忽然意识到什么,死死盯着叶瞳问道:“你是怎么知道,我们两兄弟是先天八重境界的?”

    “去地狱,问阎王吧!”

    叶瞳冷笑一声,手指掐动,一团水流凭空凝聚,在他冲向历氏两兄弟的时刻,水团化作水幕,遮住历超的视线。

    “联手杀了他!”

    历氏兄弟不退反进,他们瞬间撕开水幕,发现叶瞳已经到了他们眼前后,忽然瞳孔猛然收缩,不足半米的眼前,一道道水针刺向他们的面门,想要躲避已经不太可能,因此,两人倒退的时刻,手中的匕首和短刀,已经挡在面门处。

    “噗……”星梭脱手而出,刺穿历超的心脏,而叶瞳手中的长剑,也化作道道寒光,瞬间在历财肩部撕开一块血肉。

    历财后退半步,心里一片骇然,叶瞳的爆发,让他瞬间判断出叶瞳的真实实力,他和大哥千算万算,愣是没算到叶瞳竟然是一位先天九重的强者。

    “大哥,玩命吧!”历财暴喝一声,瞬间从腰部抽出一把软剑,随着元气注入,软剑如毒蛇般朝着叶瞳的脖颈刺去,他用这招与大哥历超配合,曾经斩杀过两位先天九重的高手。

    然而,他并未得到大哥历超的回应,所面对的却是叶瞳更加狂暴凶悍的攻击,甚至在拼杀过程中,他敏锐捕捉到几根水针,穿过剑影缝隙,再次朝着他的面门射来。

    退,历财瞬间暴退,身影已经出现在海船外面。

    叶瞳脚踩虚空,顷刻间追出数十米,在他双脚踩踏在海面上的时刻,法印掐动,一道道水柱从海面上窜出,接近历财的时刻,仿若化作一道道晶莹的纽带,朝着他纷纷卷而去。

    “法术,怎么可能?你根本就不是筑基期强者,怎么能使用法术?”历财眼底爆射出骇然神色,飞快倒退中,目光扫过船头处,他清楚的看到,大哥历超背对着他,手却捂住胸口,一头栽倒在甲板上。

    “废话真多。”

    叶瞳眼底寒芒大盛,他刚刚利用星梭偷袭,只能在对方猝不及防之下袭杀一人,而历财同样是一位先天八重境界的高手,所以他爆发出强大的攻击,就是要把历财逼到海船外面,否则两人全力厮杀,会把海船给毁掉。

    而此刻,叶瞳尝试着一边厮杀,一边运用法术,这几日的钻研和领悟,叶瞳需要运用到实战中。

    当然,如果面对的是先天九重境界的高手,叶瞳绝对不敢掉以轻心,一边厮杀一边施展法术,但面对先天八重的敌人,就没有那么多顾虑了,因为他的速度和力量,都要比对方强很多。

    六道水流,是叶瞳能分出意念操纵的极限,其中两道水流围绕着他,用来作为防御使用,另外四道则不断缠绕着历财,带给历财很大的影响。

    一品战技洪峰狂潮施展,层层叠叠的剑浪朝着不断劈开水流的历财压迫过去,让历财心生绝望,四道水流让他有种束手束脚的感受,自身实力连八成都使不出来,稍不留神,还要被水流抽在身上,就像是被鞭子抽打一般疼痛难忍。

    而与此同时那要命的剑影铺天盖地,即便历财疯狂挥剑抵挡,依旧被刺中两处要害。

    “玉石俱焚。”

    历财骨子里的凶性被激发,软剑忽然炸裂,一块块碎片蜂拥般朝着叶瞳射去,与此同时,历财反握匕首,不退反进已经冲刺到叶瞳面前。

    “愚蠢。”

    叶瞳掐动法印,四道水流同时抽在历财身躯上的时刻,他周围翻飞的两道流水,则不断把软剑碎片挡住,他手中的长剑,更是如毒蛇般扫开那把匕首。

    而就在这一刻,叶瞳动用了生死簿,历财体内的元气瞬间被抽走三分之一。

    那种忽然滋生的无力感,令历财吓得亡魂大冒,顷刻间的失神后,长剑已经从他的勃颈处扫过,而叶瞳的速度,也在这时突然爆发,在历财下意识的伸手捂住脖颈伤口的时候,叶瞳已经出现在历财身后,长剑从历财的后心刺进去,直接洞穿他的身躯。

    “下辈子,堂堂正正做人。”叶瞳拔出长剑的瞬间,一脚把他踹飞,然后脚踩海面,转身朝着海船冲去。

    海船上。

    常瑭和黑武看着飘然而来的叶瞳,嘴唇蠕动着,却不知道该说什么,是他们自己引狼入室,把祸害带回船上,更是因为他们,导致一位兄弟惨死,连他们自己都差点被宰了。

    “砰……”

    “叶瞳兄弟,是我被猪油蒙了心,之前不但执意要把这两个贼子带回船上,心里还对您产生了不满,多谢您的救命之恩,也请您原谅我的过错,您要打要骂都行,黑武心甘情愿承受。”黑武单膝跪地,抱拳低头,痛苦中带着满脸的羞愧,颤声说道。

    “人蠢点没问题,但要有自知之明,要明白谁与你更亲近一些。”

    “不分远近,不听劝告,只会害死你身边的人,如若不改掉这个臭毛病,这次只害死一个兄弟,将来还能害死常瑭他们两个。”叶瞳冷冷瞥了他一眼,言语之间没留丝毫情面。

    “我改!”

    黑武转头看向兄弟的尸体,拳头紧攥,指甲刺进掌心肉里,鲜血顺着他的指缝滴落,黑武很后悔,恨不得被杀的是自己。

    “叶瞳兄弟,我也有错。”常瑭把心底的那份痛苦压制住,一脸苦涩的说道:“你提醒过我,而我却在两日之后又对他们放松警惕。”

    “现在不是说谁负责任的时候。”叶瞳摆了摆手,说道:“我已经杀了历氏兄弟,也算是已经为你们报仇雪恨。”

    杀人自然是要越货的,叶瞳翻看起了历超的衣服,在贴身内衣里找到空间锦囊。

    当叶瞳抹掉空间锦囊上的印记,打开之后,叶瞳脸上顿时流露出几分深邃的神色,因为这个空间锦囊里面,还有数十个空间锦囊,除此之外,还有大量的银晶,金晶,甚至连元晶都有上千颗,这说明,历氏兄弟以前没少杀人。

    叶瞳没查探其它的空间锦囊,把星梭收回来后,一脚将历超的尸体踢到海里,转身走进船舱,他需要静心回忆一下刚刚的厮杀过程,第一次一边施展法术,一边与人近身厮杀,他需要思考,推演,如若以后再遇到这种厮杀,是否能做的更好。

    几日后,海船抵达黑武之前所说的海域,但海船在这片海域航行半日,别的海兽倒是见到不少,唯独没见到豚鹰的身影。

    “你没记错地方吧?”叶瞳站在船头,侧脸看向黑武问道。

    “地方是没错,就是这片海域,而且我不止十次来过这片海域,每次都能遇到豚鹰,但到底有没有豚鹰王,我就不敢保证了。”黑武认真说道。

    “那就再找找。”叶瞳向来很有耐心。

    夜幕降临。

    叶瞳正盘膝坐在船头,敏锐的眼神却朝着周围海面扫视,令他无奈的是,又寻找了几个时辰,依旧没见到豚鹰的踪影,倒是七彩漩涡遇到了十几次,其中还有一次差点撞进唯一一个中级七彩漩涡里。

    忽然,叶瞳的目光朝着远处眺望,他发现七八公里的海面上,一艘中型海船并未航行,而是静静漂浮在海面上,光罩也被激发,尽管周围数十只海兽时不时的攻击,但海船上的人却毫不在意。

    船头甲板上,摆放着三张长桌,两侧长桌处坐着四位老者,但他们全都闭着眼睛默默修炼,而为首的那张长桌后,一位身穿白色战袍,脸上挂着吟吟笑意的青年,正在欣赏着四位妖娆舞姬的精彩舞姿。

    青年面前的桌上,摆放着四盘奇珍异果,以及铸造精美的银色酒壶酒杯。

    “挺会享受!”

    “朝左前方航行。”叶瞳想到最近十几日生生死死的经历,又看那青年满脸舒爽的模样,顿时暗暗摇头苦笑,想了想,他转头看向船舱处,大声说道。

    没多久,海船便靠近那艘中型海船,而那艘中型海船上的青年,也看到了靠近的叶瞳,顿时,那青年的嘴角勾勒出一丝笑意,浮现在脸庞上。

    “你们是何人?凑过来干嘛?”青年端起酒杯,轻轻抿了一口后,这才慢条斯理的说道:“难不成是我这美酒太香,已经飘到了你们那里?然后你们幻想着来我这船上讨杯美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