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英小说网 > 婚后忽然得宠 > 第61章 再次被当试验品
    这晚霍澈走后向暖才发现这一晚她竟然一直很紧绷,不自觉的走到沙发那里坐下,倾身去打开茶几抽屉,从里面拿出一盒烟来,打开。

    或许是因为家里就只剩下她一个人,此时孤寂的,她拉开抽屉的声音都清晰可闻。

    点了根烟后她躺在沙发里望着屋顶抽了口,徐徐地吐出一团团的银色烟雾,脑子稍微轻松了一些。

    她有那样的感觉,霍澈或真或假的想要跟她玩感情游戏,亦或者是床上游戏?

    反正她内心很排斥这种感觉。

    这些年也唯有温之河跟自己稍微亲密些,但是两个人迟迟的没有突破,所以最后就成了那样。

    向暖抽了口烟,忍不住想,当年要是他们俩一毕业就同居,又会是怎样的结果?

    她不觉的温之河有错,一段感情的结束自然是两个人都有责任的。

    也是真的没再打算谈感情的事情,哪怕身边就有一位那么好的霍先生。

    一根烟抽完,手机上有点好进来,她看了眼,竟然是上次如思介绍的那位歌手,向暖想了想,接起来。

    二十分钟帅哥到了她家楼下,向暖从楼里出来,上了他的车。

    徐毅成跟霍澈站在窗口看着,徐毅成好奇的问了句:“咱们小霍太好像有点吃香啊!”

    霍澈没说话,脸上也没太多表情,只是双手插兜转身往沙发那里走去。

    徐毅成转头看他一眼,也跟着去坐下,又问他:“你们俩一点进展都没有?”

    “要有什么进展?”

    霍澈极淡的问了声。

    “你不是想追她?”

    徐毅成眼眸一眯。

    霍澈手里夹着根烟转了半天,叹了声:“她已经是霍太太了!”

    徐毅成觉得霍澈的兴致并不高,不自觉的笑了笑:“可是你们没有领结婚证。”

    “早晚会领的!”

    霍澈这话也是极轻的,却势在必得!

    ——

    对向暖来说,跟顾云北相处就轻松的多,两个人酒吧里找个隐秘点的地方一坐,烟酒一放到桌上,俩人便有点臭味相投。

    顾云北说:“没想到女孩子会抽烟这么猛!”

    “这是好话吧?”

    向暖抽了口烟问他。

    顾云北笑了笑:“是敬佩!”

    向暖也笑了笑,跟他碰了杯。

    “最近写了首新歌,你听听?”

    顾云北笑的讨好,自从上次见面的时候向暖评价了他那首歌,他就觉得这女人有慧根,会激发他。

    向暖也发现了他找她的原因,任由他把耳机放到了自己耳朵里,在喧闹的场所,耳机里传出来的声音却是极其温柔的,让人不自觉的静下心来。

    “为什么你总写这么苦情的歌?”

    向暖皱了皱眉,问他。

    “这叫苦情?他们都说我是治愈系歌者!”

    顾云北辩解。

    向暖看他一眼,然后将他手机拿到眼前,看了看歌词,说了句:“我就看不出哪里治愈来,只觉得很闷。”

    顾云北眉头皱起来,低头去看自己手机上的歌词,苦情?还闷?

    “姐姐,你让我整个心情都不好了!”

    顾云北难过的眼神看着她。

    向暖笑了笑:“那你先自我恢复下,我去趟洗手间!”

    顾云北叹了声,又继续看自己的歌词,也听自己的编曲,突然觉得,好像是有点苦。

    向暖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胡小糖。

    “向暖?”

    向暖从洗手间一出来,听到有人叫她,一抬眼便看到了胡小糖。

    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没想到过了这么久,她们竟然再见了!

    在她对这段感情彻底放下之后,呵!

    胡小糖对她笑了笑,她却没笑出来,只走过去:“这么巧?”

    “是啊!”

    胡小糖一时五味俱全,竟然也不知道跟她说什么。

    “有话要说吗?没有的话我先走了,有朋友在等!”

    向暖双手插兜,也觉得她们之间没什么好聊的。

    “抱歉!我,我,向暖,真的很抱歉!”

    胡小糖低了头,说出那句抱歉的时候眼泪已经落了下来。

    向暖低眸去看她,也低了低头:“不是你的错!”

    “是我勾引他!”

    胡小糖低着头说着,夜店里特意调制的昏暗灯光下,她竟然也无法抬起头来。

    “发生那种事自然是双方都自愿的,一个人怎么做得成?”

    即便没做过那种事,这个年纪的女人也不至于傻到什么都不懂。

    “可是如果我不去找他,就不会发生那件事,而且你们登记那天,我也是故意的,我知道你们那天去登记,所以我故意选在那天打胎。”

    “那你知道自己会怀孕吗?”

    向暖听着胡小糖的和盘托出,生气之余却只好奇的问了句。

    “当时根本没想那么多,等反应过来早已经有了。”

    胡小糖苦笑一声,用力擦了擦脸上的眼泪,抬起眼来看向暖。

    向暖到这时候才淡淡的笑了下:“嗯!那你也算是得到报应了!”

    胡小糖突然脸上的愧疚就没了,换上的是震惊。

    “告辞!”

    向暖点了下头便要走。

    “向暖,你还会给温之河机会吗?他爱的是你,他做梦的时候叫的都是你的名字!”

    胡小糖又叫住她,她想知道答案。

    “本来也不会,你说了这种话之后就更不会了!”

    向暖转头,回答她后又笑了笑,这次再也没再回头了,因为她相信胡小糖会更自责。

    胡小糖也的确更自责,所以当晚就酗酒了。

    倒是向暖,颇为潇洒。

    突然的释怀。

    后来顾云北送她回去,已经快到十二点,顾云北低声问她:“那位霍总要是知道你跟我一块玩到这么晚会不会生气啊?”

    “好好想想你的歌吧!拜!”

    向暖下车后对他挥挥手,然后转身便往里面走。

    霍澈那么爱生气吗?

    向暖从电梯里出来,拿着钥匙往自己门口走,听到对面门开了,她条件反射的往里看了眼:“霍总?这么晚出去?”

    “我的烟落在你屋里了!”

    霍澈淡淡的一声。

    向暖一怔,翘密的长睫眨了眨,然后点了下头:“哦!”

    她打开门,霍澈跟着她进去,向暖转头:“你落在哪儿自己去找吧!”

    “我想再试试?”

    霍澈突然说道。

    分明屋子里开了灯,但是向暖不知道怎么的,就是看不清他,也没听明白他这句话的意思。

    “什么?试试?”

    向暖只觉得心口有点紧。

    下一刻他漆黑的眸子直直的射向她,在她一脸懵逼的时候突然捉住她的手,将她往身前一带,下一秒便挡住了她眼前所有的光。

    向暖无法呼吸,呐呐的仰着头,感觉着那个突如其来的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