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英小说网 > 我老婆是妖狐兽 > 第六章 安以柔
    苏南星做了个梦。

    在梦中,他看到了一个手持权杖的窈窕身影,周身荡漾着水样的波纹,面容看不真切,但似乎在对自己微笑。这微笑柔媚非常,让他感到无比亲切,精神上都产生了共鸣。

    他努力的向前走着,想要离那身影更近些、看的更清楚些,但走着走着却发现,互相间的距离不但没拉近,反而越来越远了。

    随着距离的拉远,那身影也开始模糊,渐渐变淡……

    “不要——!!”

    苏南星大吼一声,猛然惊醒,一个翻身从床上坐了起来。大口喘息了几下,他才发觉自己额头上满是冷汗,心跳快的像擂鼓一般!

    “小星,做噩梦了吗?”

    清脆的女声突兀响起,吓了苏南星一跳,他连忙拉过被子盖住自己,左右转头一看,与床前穿着校服的漂亮女孩四目相对。

    他拍了拍胸口,放松下来,抱怨道:

    “安安,别吓我啊。”

    被苏南星称作安安的这个女孩,是他的同班同学,名叫安以柔,同时,她也是苏南星的房东,准确的说,是房东家的二女儿。

    身为孤儿,苏南星本不想租房,但新世界高中的精灵科,很多学生都有精灵伙伴,无法统一管理,安全隐患特别多,学校根本不提供宿舍。

    安以柔人如其名,是一个面相柔和、气质温和的女孩,租房后一直对他颇为照顾。而且她们一家都很厚道,得知苏南星是孤儿,一室一卫的房间,每月只收他六百元房租,要知道在这个城市,不带浴室的单间,月租普遍都在一千以上。

    “我才懒的吓你,只是来叫你起床而已。”

    安以柔解释了一句,随后把窗帘用力拉开,让清晨的阳光洒满房间,微微抬高声音说道:

    “看看几点啦,再不起床吃饭就要迟到了!”

    眯缝着眼睛看了眼挂钟,苏南星吃惊的发现,居然已经早晨五点半了!新世界的高中作息和原世界没什么区别,哪个世界的高中生都一样苦逼,六点十五就算迟到!

    他连忙在被窝里套上裤子,然后赤着精壮的上身跳下床,一边穿衣服,一边不好意思的对安以柔说道:

    “谢了安安,不过,你不用每天来叫我起床的。”

    “不行,我有义务为租客提供叫醒服务的。”

    “……你家好像就我一个租客吧。”

    “嗯,所以我只对你有义务。”

    “……”

    安以柔声音柔和,语气却很坚定,她轻轻推了推苏南星,示意他赶紧去洗漱,不要再纠结这些无关紧要的小问题。时间紧张,苏南星也没多说,迅速钻进了浴室。

    目送苏南星的背影消失在玻璃门后,安以柔收回视线,呆立了几秒后,不动声色的向床凑了两步。

    回望了一眼浴室,确认苏南星暂时不会出来,她迅速俯下身,把头埋进被窝中,深深的吸了口气。

    三十秒后,安以柔直起身子,整理了下凌乱的刘海,让自己红扑扑的小脸冷却下来。随后她翻了翻床头的垃圾桶,审视了一会儿后,掏出一个小巧的笔记本,打开写道:

    9月8日,晴

    垃圾桶内卫生纸数量没有明显变化,今天不是小星的贤者日。虽然喊了声音悲切的梦话,疑似梦到了哪个女孩,但床上没有梦遗的气味,推测不是春梦。

    另,小星的腹肌好好看,可惜没能拍照,相机快门声真的没法关掉吗?

    写完后,安以柔歪头想了想,似乎没漏什么内容,便把笔记本一合,放进贴身口袋。然后她拿出保温桶,将里面的早餐一一取出,放在餐桌上。

    稀饭放这里,咸菜放这里,包子放……安以柔一边哼歌一边布菜,摆到煎蛋时,她的动作猛然一顿,歌声戛然而止,眼神也锐利了起来:

    餐桌边,自己常坐的那把椅子上,搭着一根长头发。

    不是自己的。

    安以柔盯着这根长头发看了一分钟,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

    自己只是小星的房东,又不是他的女朋友,暂时还管不了这么宽,只能将头发先拿走,扎个娃娃,做个降头,诅咒一下对方的样子。

    待苏南星洗漱完出来,安以柔便招呼他过来吃饭,其实按高中作息,一般是七点半晨读下课后才吃饭,但她一直都觉得食堂的饭菜没什么营养,便一手把自家和苏南星的早餐包办了。

    咬一口安以柔亲手做的包子,抿一筷她自制的腌咸菜,苏南星精神恍惚了一下,这熟悉的味道,让他产生了一种自己还生活在原世界,根本没有穿越的错觉。一碗稀粥下肚,他不自觉的微笑起来,感觉新世界顿时亲切了很多。

    被这炫目的笑容帅了一脸,安以柔心跳都漏了一拍,同时她有些疑惑:小星笑这么好看,是因为今天的粥,比平日里的更加好喝吗?难道妈妈告诉我的是真的,因为女孩子是砂糖做的,所以做饭时亲吻几下锅勺,就能让饭菜更加的香甜?

    嗯,今早煮粥亲了几下来着?这个配方可要好好记下来……

    “喂,安安,你怎么不吃了?”

    见安以柔忽然发起呆,苏南星奇怪的问道。

    “啊!”

    安以柔回过神,连忙摆手道:

    “没什么没什么,刚刚我只是在想,你今天怎么没早起?昨天学太晚了吗?”

    “学习累是一方面,主要还是因为舒畅来了,心累啊。”

    回忆起昨晚的情形,苏南星情不自禁的抱怨道:

    “安安你都不知道,舒畅那家伙有多神奇,她居然……算了,不能说,我不能随便暴露别人的隐私。”

    又是舒畅,果然是她!这个偷腥猫!

    安以柔默默在心中又给舒畅记了一笔,她张了张嘴,最后还是没说什么。

    没办法,舒畅比她漂亮,还比她有钱,若是娶舒畅的话,小星大概可以少奋斗二十年吧?她有些心酸的想着。

    没注意到安以柔的小情绪,苏南星边吃边问道:

    “夏姐呢?还没起床吗?”

    安以柔奇怪的看了他一眼,说道:

    “今天又不是社团休息日,大姐早晨有格斗社的训练,早就走了啊?”

    苏南星拍了拍脑袋,在新世界中,那个运动神经发达的安家大女儿,居然不满足于普通晨练,直接加入了格斗社吗?话说回来,高中里怎么会有格斗社?这还是自己认识的那个稳定压倒一切的天朝校园吗?

    “嗯……刚起床脑子有些不清楚,记错日子了。”

    苏南星含混了一声,赶紧转移话题:

    “安安,今天的体育课,你打算随机召唤吗?”

    “不打算,妈妈说这半年餐馆的生意不错,存了些钱,准备直接给我和大姐买精灵。”

    安以柔摇了摇头,说道:

    “我之前劝妈妈,想让她不要给我买精灵,把钱省下来给你买,反正我本身不太喜欢精灵,也没什么想成为职业驯兽师的心,选精灵科也只是为了和你同班而已,但妈妈不同意。”

    你妈妈当然不会同意,倒不如说,你敢向你妈妈提出这个要求,就已经让我大吃一惊了!

    安以柔不清楚苏南星心中的吐槽,她犹豫了一下,从书包中掏出一个精致的护身符,说道:

    “那个……小星,我没办法帮你更多,只能为你祈祷了。这个护身符是我亲手制作,然后又去帝厉魔神庙里开过光的,希望它能保佑你,在随机召唤时有个好运气吧。”

    说这些话时,安以柔语带歉意,仿佛有种“没能让你吃上我的软饭真是抱歉我太没用了”的感觉,搞的苏南星哭笑不得,为了让她心里好受些,他连忙接过,笑道:

    “够了够了,安安,有这个护身符就很好了。”

    见苏南星接过护身符,认真的贴身收藏,安以柔眼中闪过开心之色,忽然,她想到了什么,脸上红了一红,猛地站起来,身体前倾,郑重其事的对他说道:

    “里面我加了据说能让护身符非常灵验的东西,千万、千万不要拆开看,不然就不灵了!明白吗?”

    “放心,我不会拆的。”

    “一定,一定不要拆!如果你拆了的话,我就和你绝交八小时……不,十二个小时!听到没有?”

    苏南星:“……”

    你也是哪来的小学生吗?!

    见他再次点了点头,安以柔才松了口气,慢慢坐了下来,开始快速吃饭。吃完后她还想收拾碗筷,但刚才耽误了一会儿,此时已经接近六点,苏南星便阻止了她,拖着她直接出了门。

    “别收拾了,晚上再说,迟到被班主任撞见,就完蛋了!”

    出门前,安以柔遗憾的回望了一眼桌子,对没能做完家务有些耿耿于怀,但听到苏南星说晚上再来,又眼前一亮:

    只要吃饭够慢,早上就来不及收拾,晚上就有借口再来!

    新技能geT!

    两人跑出家门后,便不再并肩而行,而是一前一后,相隔一定的距离。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高中生嘛,平日里最感兴趣的话题就是谁和谁好上了,谁和谁分了,谁又劈腿谁了之类。

    若被人看到他俩大早晨并肩上学,还从同一栋楼里出来,免不了被八卦一番,然后传出些离谱的谣言。苏南星自是不怕,但也担心影响到安以柔,让她风评被害。

    一路无话,两人就这么静静的到达学校,默默的回到各自的座位上,若是其他人,像这样冷了场,多少会有些别扭尴尬,但他俩都没这种情绪,反而觉得早晨的风凉凉的,很舒服。

    六点十五分,班里的人已经全数到齐,一方面是慑于班主任的淫威,另一方面,则是因为今天第一节是语文课,两周才上一次,学生们都相当期待。

    六点二十,上课铃响起,学生们无不拿出语文书,翘首以盼,没曾想,踏着铃声走进教室的,竟是人高马大的体育老师!

    她信步走上讲台,挥了挥手里的课本,很随意的说道:

    “把语文书都收起来吧,你们语文老师病了,这节课上体育。”

    没听见动静,体育老师的脸立刻拉了下来,正想训斥两句,却看到讲台下的学生们整齐划一的向门外看去,她跟着一扭头,正看到抱着书站在门外,进也不是走也不是的语文老师。

    两人对视几秒,语文老师尴尬一笑,一拍脑袋:“哎呀,你看看我这记性,我都忘了自己病了,这就走,这就走!”

    体育老师也尴尬一笑:“保重身体,一两节课的无所谓,身体最重要啊!”

    目送语文老师走远,听到班里隐隐有些骚动,体育老师回过头,拉长了脸,目露凶光:

    “怎么?你们有什么意见?”

    学生们噤若寒蝉,没有人敢说话。

    整个学校里,没有学生敢忤逆精灵科的体育老师,因为她叠了三重BuFF:

    首先她是个女的;

    其次她三十岁还没结婚;

    最后,她是个光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