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英小说网 > 昭周 > 第四百七十五章 空壳!
    第二天一早,天色蒙蒙亮的时候,林昭便换上了一身冬衣,悄悄的离开了青州城,来到了青州城外的青州军大营。

    这个时候,赵歇早已经把五十个人准备妥帖,林昭也没有多做废话,径直带着这五十个人,沿着裴俭等人北上的路径,一路北上。

    不同于裴俭那时候小心翼翼的向北探寻,这会儿这条路上的所有危险都已经被查探清楚,包括棣州的情况,林昭都已经知道的一清二楚,因此他这趟北上的速度极快。

    裴俭等人用了三天才走到乐陵,而林昭在第二天中午,便来到了乐陵城下。

    此时,这座县城仍旧是青州军占领的状态,林昭进了城之后,立刻有几十个青州军将士过来迎接,把他请进了乐陵县衙。

    进了县衙之后,林昭不仅没有看到裴俭的身影,甚至发现乐陵县城里的青州军也只剩下几十个,林刺史大为皱眉,低声道:“裴将军去哪里了?”

    留下的这几十个人里,有一个是裴俭任命的校尉,他毕恭毕敬的来到了林昭面前,对着林昭躬身道:“回团练使,裴将军带着我们在乐陵观望了几天,发现沧州这边并没有任何要来收复乐陵的迹象,裴将军觉得机不可失,因此……”

    这个校尉咬了咬牙,开口道:“因此…裴将军昨天带着大部分兄弟离开了乐陵,朝着清池去了。”

    清池…

    林昭顿时眉头紧锁。

    清池县城,可是沧州的州城,当初康东平在范阳的时候,这清池也是范阳地界之中最重要的九座城池之一!

    而现在,裴俭只带了四百多个人,居然去……居然去打清池的主意了!

    林昭眉头紧锁,皱眉道:“这么大的事情,怎么不曾像我汇报?”

    “回团练使。”

    这个校尉恭敬低头,开口道:“裴将军临走之前,已经向您写信请示了,只他走的急,您又亲自到了乐陵,估计没有收到裴将军的书信…”

    林刺史再一次皱起了眉头。

    片刻之后,他勉强接受了裴俭已经兵进清池的事实,不过他还是低声问道:“裴将军离开乐陵多久了?”

    校尉恭敬低头。

    “回团练使,算时间应该一天有余了,兄弟们人人骑马,以他们的速度,这会儿……”

    “可能已经在清池打起来了。”

    林刺史闷哼了一声,直接迈步朝着乐陵县衙外面走去。

    这个校尉赶忙跟在林昭身后,小声提醒道:“团练使,您这是要……”

    “本官现在就动身去清池。”

    林昭这会儿心中多少是有些不舒服的,一来是因为裴俭做事之前没有跟他请示,二来是因为眼下青州军在沧州的行动,其实是涉及到整个青州集团接下来的战略问题你,而裴俭的行为…

    有些太莽撞了。

    他径直出了乐陵县城,依旧是带了自己从青州带出来的五十个人,一行人一路向北,朝着沧州的州城清池奔去。

    乐陵距离清池,也就是沧州城不远,林昭在中午从乐陵出发,等到了晚上的时候,清池就已经遥遥在望。

    而当他匆匆赶到沧州城的时候,沧州城这边的战事已经结束了,林昭可以清楚的看到,一些穿着青州军服色的将士,正在沧州城的城墙上清扫战场……

    也就是说!

    此时,裴俭已经带着四百多青州军,拿下了沧州的州城清池!

    林昭深呼吸了一口气,径直走到了沧州城下,只见这会儿,沧州城头上以及城下,都躺了不少尸体,其中小部分是青州军服色,而另外的大部分,应该是沧州守军。

    林昭拦住了一个青州军将士,问道:“裴将军何在?”

    这个将士先是抬头看了看林昭,看清楚林昭的长相之后,吓得立刻就要跪倒在地。

    林昭一把搀扶住了他,没有让他跪下去,而是再一次问道:“裴将军在哪?”

    这个将士咽了口口水,低声道:“回团练使,裴将军现在应该是带着兄弟们去沧州的刺史府了,小的……小的带您过去…”

    “嗯。”

    林昭点了点头,缓缓说道:“你领我过去罢。”

    青州军刚组建的时候,林昭几乎每天都泡在青州军军营里,后来即便是裴俭来了,他这个刺史也时不时的往军营里跑一跑,视察视察情况,因此青州军的将士多半都认得他。

    就这样,在这个将士的带路之下,林昭很快来到了沧州的刺史府,此时裴俭也已经收到了消息,在刺史府门口迎接林昭,见林昭走了过来,裴俭连忙上前,躬身抱拳:“属下裴俭,见过团练使!”

    两个人私下里可以以叔侄相称,但是明面上的职务高低是必须要弄清楚的,不然林昭在青州的首领地位就会受到动摇,以后青州集团也会出现很多问题。

    林刺史先是看了看自己眼前这个大个子将军,他半晌没有说话,沉默了许久之后,才缓缓说道:“咱们…屋里说话。”

    裴俭点了点头,立刻把林昭引进了刺史府的后院。

    相比于青州的刺史府,沧州的这座刺史府很明显气派了不少,后院的大小足足是青州刺史府的两倍大小。

    由此可见,林昭的那位前任杨刺史,贪的还并不是特别多。

    两个人在沧州刺史府的后院寻了个静室,这会儿正是大冬天,还有小半个月就要过年的季节,刚一进去,裴俭就在静室里的炉子里添了一些竹炭,炭火立刻烧的更旺,房间里也暖和了起来。

    林昭在静室的其中一边坐下,然后抬头看了裴俭一眼,开口道:“这一次进攻清池,我军伤亡多少?”

    裴俭坐在林昭的对面,闻言微微低头,开口道:“清池这里守军的人数,远超属下估算,估计有两三百人,还好属下带来的人,几乎人人配弩,一轮突袭齐射之下,占了便宜,而且这些守军很明显不是什么精锐,因此只用了大半天时间,便拿下了清池。”

    “我青州军,共计阵亡七十余人,受伤的也有五十多个……”

    老实说,这个战损比还算不错了,毕竟青州军在此之前还不算是一个合格的军队,能在这种时候,在范阳军的后方打出了这种战绩…

    殊为难得。

    林刺史静静的看了裴俭一眼。

    “这么重要的事情,为什么不知会我?”

    裴俭苦笑了一声,开口道:“使君,属下已经给青州送信请示了,只是那个时候刚好出去打探的人,把清池这边的情报送到了属下手里,属下以为机不可失,便决定先打下清池……”

    说到这里,裴俭目光有些发亮。

    “使君,属下估算的没有错。”

    “如果沧州是这个模样,那么范阳军的其他八州,多半也跟沧州一样,是个……”

    “空壳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