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英小说网 > 娘娘她不想再努力了 > 第435章 :强颜欢笑
    花漫漫去望月轩坐了会儿,看了看七皇子。

    这小家伙几乎是把他爹和他娘的相貌优点给集齐了,五官生得极其精致,哪怕年纪尚小,也已经能看得出日后长大了必定是个美男子。

    花卿卿含笑问道。

    “你要不要抱一抱琼儿?”

    花漫漫心里很期待,面上却装作不屑的样子。

    “不就是个小胖丁嘛,有什么好抱的?”

    花卿卿知道她向来口是心非,直接将七皇子塞进她怀里。

    吓得花漫漫赶忙伸手接住七皇子。

    但她从没抱过这么小的孩子,完全没有经验。

    她生怕用力太大会弄疼七皇子,又怕不用力会把七皇子给摔了,一时间手忙脚乱的。

    花卿卿站在旁边手把手地指导。

    “这只手托住他的屁股,那只手要托住他的脑袋,对,就是这样,别太紧张,放轻松点儿。”

    花漫漫渐渐掌握了抱孩子的技巧,虽然动作仍旧有些僵硬,好歹不至于像刚才那般手忙脚乱了。

    她暗暗想着,等她回到家里,得教一教昭王该怎么抱孩子。

    毕竟他们两个的孩子也快要出生了呢。

    说起生孩子,花卿卿心里不免有些打鼓。

    别看她平日里总是一副没心没肺大大咧咧的样子,但她也是个女人,只要是女人就不可能对生产没有一点害怕。

    现代社会生孩子都不一定能顺利,更别提如今这个连剖腹产和抗生素都没有的古代社会。

    万一她运气不好,遇上难产一尸两命可怎么办?

    光是想想都头皮发麻。

    正好花卿卿有过生产经验,花漫漫想要向她咨询一下生产时的感受。

    但碍于她现在的人设,她不知道该怎么张口。

    花卿卿敏锐地察觉到了二妹妹的欲言又止,体贴地主动询问。

    “你是有什么事情要跟我说吗?”

    “我才没有什么事要跟你说呢!”花漫漫扭过身去。

    片刻后,她又转回来,别别扭扭地问了句。

    “生孩子是不是很痛啊?”

    花卿卿莞尔一笑,声音轻柔:“肯定会很痛。”

    花漫漫立刻皱起小脸。

    花卿卿:“但只要咬咬牙,熬过去就好了。”

    花漫漫小声逼逼:“说得轻松,真正做起来哪有那么容易啊。”

    花卿卿收起笑容,轻轻叹气。

    “等你到了那个份上,就算再难也只能咬牙挺过去,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这是为人母必不可免的一遭。

    花漫漫看着怀里的小家伙,轻轻哼了声。

    “等我以后把孩子生下来了,一定要让他好好孝顺我,他要是敢忤逆不孝,我就打断他的狗腿。”

    七皇子睁着一双乌黑透亮的眼睛,懵懂无知地看着小姨。

    完全不明白小姨在说什么呢。

    当天夜里,皇帝来到望月轩,主动放低身段哄花卿卿,希望她别把白日里发生的事情放在心上。

    花卿卿自然是一副温柔大度的模样,表示她什么都不记得。

    她照例还跟往常那般尽心尽力地伺候皇帝。

    待到半夜时分,皇帝睡得迷迷糊糊时,忽然听到身边传来压抑的啜泣声。

    他睁开眼一看,发现是花卿卿在悄悄地掉眼泪。

    直到这时皇帝方才知道,花卿卿并非是不委屈,她其实装着满肚子的委屈,但因为不想让皇帝为难,她只能装作什么都不在意的样子,在他面前强颜欢笑。

    皇帝心疼得不行,心里的愧疚成倍增长。

    他赶紧将人搂进怀里好生安慰。

    “别哭别哭,都是朕的错,是朕不够信任你,是朕错怪了你,朕向你保证,以后再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

    次日清晨,皇帝照例去上朝。

    路上他特意叮嘱左吉。

    “去朕的私库挑些上好的布料和首饰给花昭容送去。”

    “喏。”

    皇帝觉得这样做还不够,想了下又道。

    “另外再拟个旨,给花昭容赐个封号。

    她平日里言辞清爽,礼貌臻备,便以臻字为封号。”

    左吉再度应道:“喏。”

    他暗暗咂舌,花昭容……不对,应该是臻昭容,真可是好手段啊!

    她不仅让温美人的算计全盘落空,还让皇帝越发挂念她。

    瞧瞧给她定的封号。

    臻,有周全、圆满、完美等意思,

    皇帝赐这么个封号,意味着在他的心里,臻昭容可以算得上是个完美的人。

    这么高的评价,怕是曾经宠冠后宫的刘贵妃也比不上。

    ……

    昭王府内。

    花漫漫正在教导李寂该怎么抱孩子。

    他们暂时还没有孩子,就只能用枕头代替孩子。

    为了能让表演更加逼真,花漫漫还特意寻来一件小衣服,套在枕头外面。

    远远看去,花漫漫抱着枕头的样子,还真像抱着个小娃娃。

    她逐一讲解抱孩子的几个步骤。

    李寂在旁边听得很认真。

    那样子比他以前学武功还来得专注。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们是在商量什么家国大事呢!

    花漫漫讲解完了,便将枕头塞进李寂的怀里,示意他来演练一次。

    李寂一边回忆花漫漫刚才的讲解,一边动作生硬地将枕头抱起来。

    花漫漫:“哎呀错了错了,你这只手要托住宝宝的脑袋,小宝宝的脖子没什么力气,你要是不帮他托住脑袋,他的脑袋就会这样……”

    她将脑袋往后仰,然后发出咔嚓一声。

    吓得李寂后背一凉,头皮都麻了。

    他慌忙将枕头的上半部分托住,生怕宝贝崽崽的脑袋没了。

    旁观到这一幕的似云和锦绣:“……”

    倒也不必如此真实。

    花漫漫难得当一回老师,感觉比当学生爽多了。

    她打了下李寂的胳膊,一本正经地教训道。

    “你动作轻点儿,这么大力气会把宝宝弄疼的。”

    李寂并不觉得自己力气有多大。

    但他没底气反驳。

    毕竟他完全没有抱孩子的经验。

    他只能老老实实地放松力度。

    花漫漫:“再轻点儿,刚生下来的宝宝多么娇嫩啊,可经不起这么大力气。”

    于是李寂又放轻了一些力度。

    结果一不小心放得太轻,怀里的枕头吧唧一下摔到地上。

    花漫漫:“……”

    李寂:“……”

    空气在这一瞬间凝滞。

    花漫漫怒火中烧,咬牙切齿:“你居然把我们的宝宝给摔了。”

    李寂试图辩解:“我不是故意的,是你非要我轻点儿……”

    花漫漫捡起枕头就要去打他。

    李寂又不傻,怎么会站着挨打?他轻巧地避开了攻击。

    花漫漫举着枕头在后面追:“你把我们的宝宝给摔了,你居然还敢跑?有你这么当爹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