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英小说网 > 都市最强战神宁北苏清荷 > 第一千四百八十九章 演武场
    第一千四百八十九章  演武场

    顿时,护卫长的脸都绿了。

    虽然说星空演武场这边,对于登记表的地址,要求不是那么苛刻。

    但是你也不能胡乱写啊!

    特么写个首座殿。

    你是我人族八脉首座的哪一脉首座?

    首座殿那是各大首座的住处。

    这哪敢乱来。

    分明是大不敬!

    护卫长看出羽稚不凡,苦笑道:“这位前辈,这地址改的是不是有些过于……”

    “无妨,就按照这上面的递交上去,有什么事情,替我名字,让这座演武场的管理者找我便可。”

    羽稚抬手间,在登记表上面留下了印记。

    羽脉人的印记!

    对于这个印记,谁都不陌生。

    八脉子弟!

    身份在外,自然高一分。

    护卫长一惊,不敢多问,转身进入演武场。

    可是在门口的一侧。

    羽稚对小天儿特别喜爱,弯腰温和问道:“天儿,跟我一起进去怎么样?”

    天儿点了点头。

    血脉中的亲近感是无法拒绝的。

    羽稚带着天儿刚要进门。

    那些护卫有些为难,说:“前辈,这个孩子的登记还没录入完成,贸然进入,出了事情,我们很难办!”

    唰!

    羽稚右手牵着天儿,左手拂过天空,明显出现一个特殊的徽标。

    徽标上面有十三柄小刀。

    标志出现后。

    所有护卫脸色惨白,直接吓到了!

    星空演武场,唯一能证明自身的东西,就是徽标!

    徽标便代表着一切。

    代表身份、势力以及待遇!

    印刻着十三柄演武刀的徽标,他们这一生从未见过。

    那绝对是大人物啊!

    族群核心高层,拥有恐怖的实力。

    所有护卫顷刻间,冷汗直流,尽数下跪颤声道:“不知道羽脉大人前来,是我等失礼了!”

    “无妨!”

    羽稚心情不错,带着天儿进入星空演武场。

    整栋建筑,中心完全是空的。

    环形建筑,一层接着一层,顶层在走廊上,都能俯瞰整个第一层会场。

    整个会场,似乎就是按照战场建造的。

    战场上会有休息地方吗?

    没有!

    进入此地,唯有战斗。

    整个第一层,竟然有上百个生死台。

    跨入台中,就是内部演化的世界。

    也就是战场!

    羽稚轻声问:“天儿,你进入第二宇宙,为什么第一个选择星空演武场。”

    “我想成为爸爸一样的人!”

    宁天儿小身体内有着一个偶像。

    那就是他的父亲宁北王。

    宁北的传奇经历,天儿从吕老头嘴中听过很多次。

    羽稚大笑:“好,幼年便立有道心,等你成年,必然惊艳星空。”

    “我想进入试试!”

    天儿指了指远处的擂台。

    圣人级擂台。

    最低等的擂台。

    不过圣人级的擂台,鲜有闲暇时。

    羽稚点头道:“好,我亲自为你开启。”

    言罢。

    他左手拂过那座生死台,光芒亮起。

    生死台激活。

    天儿一跃而起,稳稳落在上面。

    唰!

    全场所有人目光看去,颇为意外。

    怎么有小孩子混进来了!

    星空演武场内,可都是遍地狠人。

    那都是久经杀伐的修士。

    这谁舍得上去蹂躏一个奶娃娃。

    这么多人看着呢,不乏熟人。

    上去蹂躏小孩子,不论胜负,事情传出去脸还要不要了?

    周围不少人玩味讨论是哪位强者的孩子。

    可是星空演武场中。

    陆少幼和几位圣主级人物,就在三楼饮酒,点评演武场选手的优劣,直到看到天儿。

    “那是……天儿!”

    陆少幼一惊,趴在窗户上就往下看。

    他身边三位朋友,纷纷看去,皆是一惊:“是那个小家伙,居然又出现了,一个人来的,看来是瞒着父母偷偷过来玩的。”

    “说实话,我对这个小家伙的实力很好奇!”

    有圣主格外有兴趣。

    陆少幼凝重道:“天儿生来十六翼,尚未成年,体内血脉潜力会随着年纪,从而释放出来。”

    得父辈血脉传承的天才,年幼时期展露天资,会持续到成年。

    这就是血脉修士的可怕之处。

    也是人族八脉的特殊地方。

    代代相传,每一代都能诞生万年难遇的人才。

    演武场多数人的目光都看向演武台。

    天儿静静站在那里,等待他的对手。

    若无人挑战,演武场会进行随机媲美。

    当然都是势力匹配的对手。

    不会匹配强自己太多,也不会媲美弱自己太多的对手。

    片刻后。

    一位十五岁的少年,穿着兽衣,手持洁白的骨棒,走上了演武台。

    他叫蛮鲁卡。

    同样是演武场的新人。

    此刻他皱眉道:“演武场怎么回事,我的对手为何是一个幼童?”

    可是谁都知道,演武场的公平性。

    既然让蛮鲁卡登台,意味着两人实力差不多。

    天儿看向他,轻声道:“蛮鲁卡,十五岁,圣人七重境,五战四胜一败!”

    演武台上分生死。

    可这里是第二宇宙,就算被杀死,也不会真正的消亡,只能算作战败。

    蛮鲁卡看向天儿,不由惊道:“天宁,五岁,未入圣人境,地址……”

    地址是首脉殿!

    代表着人族总部。

    那可是神圣之地。

    这个小孩子,来自首脉殿。

    属于八脉之中的哪一脉嫡传天骄?

    蛮鲁卡的眼神都变了,凝重道:“你年幼,战斗地方你来选吧。”

    演武台能演化所有战斗场景。

    天儿轻声道:“随机!”

    小不点也不占别人便宜。

    这是由内而外的自信。

    演武场内部演化世界,只需要三秒钟。

    战场顷刻间完成!

    竟然是星空战场之地。

    无尽的黑暗笼罩,星空飘荡着巨大的残破星舟,无数的残肢碎体,在星空中飘荡。

    天儿站在这方星空战场,看着破碎的星辰,小脸没有半分害怕。

    他看向自己的对手。

    蛮鲁卡眼神浮现坚定之色,已经不把天儿当做小孩子看。

    身在这里,他们两个只能走出一个。

    鲁蛮卡手持骨棒,悍然杀来。

    自身浮现一股蛮威。

    星空万道,各族生灵择其一修炼终生。

    蛮鲁卡的道是什么道?

    他没显现!

    攻击以单纯的蛮力。

    骨棒气息仿佛具有横扫一切之威。

    天儿无惧,虽未入圣人境。

    但他是宁北的嫡长子!

    北凉的少主!

    继承父亲之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