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英小说网 > 陆先生的小祖宗乖又甜 > 043:陆太太跟陆总的感情真好
    听了6清臣的话,被叫李局的中年男士不由得打量起女孩。

    裸粉印碎花的雪纺连衣裙,锁骨精致,细腰腿长,脚下一双样式普通的白色板鞋,很甜美乖巧的打扮。

    当她微微笑起来时,眉眼弯弯的,眼尾的桃花痣流露一丝别致的风情。

    只是细看,能看出女孩的脸色稍显憔悴。

    “郑助说6太太家里老人仙逝,6总特意陪6太太回溪隐安葬老人,真是伉俪情深,不过逝者已矣,6太太请节哀。”

    李局沉重地说完,朝旁边的包厢示意了一下,“别站门口了,快请进,我家那口子是电台主持人,做情感节目,特别会开导人,叫她陪6太太好好说说知心话。”

    “……”郑宏背地里也不知道胡诌了些什么,沈奴更不敢随意开口了。

    6清臣偏头看了眼站在自己身侧的温顺女孩,平淡的目光中透着些别样的深远,而后又看向李局,“那就有劳尊夫人了。”

    沈奴维持着微笑。

    得了好处,总要回报一些什么,不过是身外之名,倒也无关痛痒。

    ……

    包厢里,男人一桌,女人一桌。

    6清臣那边除了他本人和郑宏,还有几个从京城过来的工作人员,以及几个云城这边的项目主要负责人,加起来也有十来个。

    沈奴被安排坐在李夫人旁边。

    李夫人四十多岁,身材和皮肤状态非常好,不愧是做情感类节目的,她并没有提到沈奴逝去的亲人,安慰人的话说得不动声色,叫人舒坦。

    沈奴跟她聊了一会儿,倒也相谈甚欢。

    期间,她转头去看男人那桌,正巧看到郑宏用公筷给李局夹菜,从车上听来的话判断,这次吃饭是华清控股这边有求于李局的。

    但反观6清臣,却和平常无异,表情寡淡,客套的笑都不曾流露过,更别说放低姿态。

    这时,6清臣抬眸看来。

    男人的眼眸是望不见底的深邃沉敛,带着仿佛能穿透人心的锋利。

    无声的对视中,沈奴听见李夫人说:“6太太跟6总的感情真好。”

    “……”沈奴收回视线,看了眼李夫人胸前的蓝宝石豹型胸针,转移话题:“这是e11a年初那场珠宝私展的主打款吧。”

    李夫人手指捏住胸针,笑道:“你也知道e11a?她很有才华,不过很低调,一年只办一次私展,也不和珠宝品牌合作,每个款只做一件成品,很难买的,这还是我家老李托关系好不容易弄到的。”

    沈奴笑:“年初恰好参观了她的展。”

    李夫人唇边的笑容真切了不少,“她的展不售门票,想得到她的邀请也不容易,你跟她认识?”

    “算认识吧。”沈奴道。

    李夫人拿起手机,“那我们留个联系方式,若是有机会,我们一块去参观。”

    沈奴也拿出手机:“好。”

    ……

    下午一点,饭局结束。

    李局和李夫人想留6清臣和沈奴过一夜,说下午带他们去爬山礼佛,云城这边有个清宁寺挺有名。

    当时,6清臣给的回答是:“小孩落了不少课程,要早点回去上课,就不叨扰二位了。”

    直到沃尔沃开上高,沈奴都没从李家夫妻那意味深长的眼神带来尴尬中回神。

    车子平稳行驶,郑宏接了通电话,收了线,开口说:“那边事情办得异常顺利,幸好有沈小姐帮忙,李夫人很喜欢你。”

    沈奴笑了笑。

    并不把郑宏恭维搁在心上,生意场那些事,岂是她一个小人物可以影响的。

    副驾驶,6清臣的嗓音响起:“你倒是考虑周到。”

    这话,明显是对郑宏说的。

    有些意味不明。

    郑宏尬笑两声,心想,我这还不是为了您吗?照您这么缓慢的进度,向老太太那边什么时候能抱上曾外孙子。

    本来他是不确定自家老板对沈小姐到底是不是那方面的意思,但现在是八九不离十了,又是把后座让给人家休息,又准备薄毯的,他家老板什么时候这么细心周到过?说没私情谁信呢?

    不过他家老板向来面冷话少,估计也不会讨小姑娘欢心,看来还得需要他这个当助理的多多操心。

    从云城到京城有十几个小时的车程,晚上在中间城市找了个酒店下榻,抵达京城,已经是隔天晚上七点。

    沃尔沃直接驶进6清臣在郊外的住处,御河堡。

    既然沾了一个‘堡’字,在建筑风格上自然融入了欧洲城堡的元素,不管是外观还是内在装潢,亦或是门前屋后的花圃,都极尽奢华和贵气。

    沈奴下了车,站在院中,看着那扇厚重的实木入户门,觉得胸口那颗心像浮在水中,不上不下的。

    正当她不知该进还是该退,后上方响起6清臣特有的低厚男嗓:“以后你就住这。”

    沈奴闻言转身。

    路两边地灯出杏黄的暗光,把男人的身形照得更加高大莫测。

    他双手插兜站在不足一米的地方,看她时需要低头沉眸,白衬衫黑西裤,肩背宽厚,似乎很值得依靠。

    风拂起她的头,抬手把脸上的丝撩开,沈奴缓缓弯起浅笑,“会不会给您带来不便?”

    “我说过,以后我管你,生活上有什么需要,尽管与梅姨说。”6清臣嗓音淡淡,那语气,仿佛养个人在他眼里跟养只宠物没区别。

    说话间,入户门开了,从里面出来个人,正是梅姨。

    “终于回来了,我做了宵夜,吃点再休息吧。”梅姨已经收到6清臣的通知,以后这里要多个人,除了准备好房间,甚至还备了不少女孩的衣物和用品,反正花的都是老板的钱。

    “快进来。”梅姨看着沈奴,笑纹简直要藏不住。

    “小郑,你也进来吃点再回吧。”

    郑宏本想拒绝的,却听自家老板说:“郑助理这几天辛苦了,吃完夜宵,回去休息两日。”

    6清臣平日里虽然一副不近人情的冰冷样,但对待下属员工,算得上体贴。

    饭桌上,6清臣和郑宏有一搭没一搭聊着工作上的事,沈奴低头安静地喝着海鲜粥,把小鲍鱼放进嘴里时,听见6清臣忽然提她开学的事。

    “明早让冯福林送你,以后上下学也由他接送。”

    沈奴就读的信科大是一所二本高校,应用统计学专业。

    “我不想继续读信科大。”沈奴握着调羹的手微微收紧。

    当初她想考的是明华大学医学院,可当蓝姿听到这个想法,不知为何忽然暴怒,抬手扇了她两巴掌。

    下手极狠,她嘴里立刻涌出了血。

    至今也都记得蓝姿那晚撂下的狠话:“你要是敢报明华,我就弄死你!”

    “我想退学。”沈奴抬眸,看向主位上的6清臣,“我想重新高考,我想上明华大学。”

    她也想看看,蓝姿要怎么弄死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