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英小说网 > 快穿之黑月光崛起 > 月光溺(二)
    他忍着心中的不喜,朝着地上衣衫破烂脏污的苏娆伸出手来,嗓音冷沉:“起来,朕带你出去。”

    苏娆没客气,立刻死死握住慕容冥的手,看着对方一瞬紧绷的下颌,笑得很是甜美:“那就多谢……陛下了。”

    慕容冥额角青筋直跳,到底按耐住了,牵着苏娆的手,一步步走出了监牢。

    那太监跟在能在两人的身后,想着方才自己对苏娆的怒喝,一时间心中打鼓。

    本以为是个无关紧要的小角色,可是如今看来,陛下对她似乎很是有些不同。

    地牢门口,夜凉如水。

    “你放心,朕往后都会为你做主。”

    这样一句颇带温情的话,配合清冷寂寥的月色,是原本这个世界的女主沉沦的开始。

    而苏娆反而笑笑,在慕容冥不解的目光中,她突然顿住脚步。

    她抬着头,看向星辰灰暗的天色,声音淡淡的:“陛下说往后会为我做主,现在不用等到往后了。我在监狱受了些不公,此刻,陛下会为我做主吗?”

    如此清婉的女子,说话的声音字字掷地有声,竟有几分叫人不敢忽视之感。

    慕容冥微微侧过脸,声音平直:“你先说说。”

    “那将我掳进监狱的小吏,给我灌了迷药,还对我拳脚相加。这一切,皆是受刑部侍郎陈方胜之命,陛下若是真的会为我做主,那就让那刑部侍郎杖责五十。”

    苏娆知道自己对于慕容冥来说还有些用,那大将军的女儿要到明年才能调理好身子,用上她的心头血。中间这段日子,慕容冥必定不会伤害她。

    因此她说完,轻轻挣开了慕容冥的手,似笑非笑:“陛下怎么不说话?”

    慕容冥面无表情地看着她,良久,久到跟在两人身后的小太监已经双腿发软跪了下去,而苏娆依旧是那样风轻云淡的笑意。

    于是慕容冥也突然笑了,笑容晦暗莫测:“就如你说的,来人,将刑部侍郎杖责五十。”

    一旁监狱的侍卫听了,先是一愣,之后便不敢迟疑:“臣遵旨!”

    苏娆听了,笑容真切许多,终于将视线从天色转移到慕容冥的脸上:“多谢陛下了。”

    两人之间的气氛,一时胶着。

    而谁都没有注意到的是,旁边的凉阶玉台旁,一个身穿白衣的男子无声站着。

    月光落在他白皙的面容上,落下一片月白色的霜华。

    他有一双很好看的眼睛,眼皮的皱褶很深,眼廓深邃,眼尾微微的低垂,看起来雅致生动。若是单单窥见眉目,温雅之感却会被冲淡,更多的却是多情之意,当他的眼尾微弯的时候,甚至能称得上一个艳字。

    这是一张温润优雅的面容,宛若皎白月光,叫人忍不住心生美好遐想。

    只是这种气质被他身上略带距离感的疏离冲散,也就没有多少人真的敢去直视他的双眼。

    此时,风扬起来他玄色衣衫的一角,更衬得他身姿落拓,长身玉立。

    一言概之,这是画里才有的人物。

    这便是当朝丞相,周衍。

    他的身旁,跟着一名穿着官服的男子。

    男人生得也算清俊,此刻,他看着已经走远的慕容冥和苏娆,笑得很是高深莫测:“这南国的小公主,看来是块顽石啊,竟敢这样让陛下下不了台面。”

    “谨安,不能在背后这样议论女子。她深受亡国之痛,颠沛流离,已经很可怜了。”嗓音清雅,夹杂着些许寂寥的风声,好听得很。

    赵谨安闻言笑了,道:“下官错了,丞相大人见谅啊。”

    周衍低敛了眉眼,没有说什么,只是转身离开了。

    赵谨安跟上,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嘴上还是不依不饶:“丞相大人方才还说那南国公主可怜,也不知道今天晚上是谁,打算过来让陛下赐死她的。”

    周衍步伐未停,语调依旧是清淡:“对于一些人而言,活着,还不如去死。”

    那女子看起来宁折不弯,这样的性格留在深宫,怕是死路一条都算是最好下场。

    他这般想着,下一刻却是失笑:一面之缘罢了,又是陛下要的人,他未免思虑太多。

    ......

    苏娆被慕容冥安排在了后宫的一所别院,名唤翠院,毗邻冷宫,平日里不要说人了,连牲口都没有一只。

    照顾她的小侍女在当天夜里就去投靠了贵妃,原因无它,只是因为一个利字。慕容冥对苏娆的态度未明,她又是这样尴尬的身份,没有人愿意惹一身腥。

    苏娆当然明白这一点,因此也没有强求。

    一个人乐得清静,没有什么不好的。

    此时的白日,苏娆裹着被子缩在竹椅上,看着从竹叶缝隙中淌进来的斑驳倒影。

    这是她在翠院正式生活的第一天,今天,慕容冥会派人给她送来舞衣,不久之后的中秋佳宴,她会当着各国使者的面献舞。

    之后,慕容冥便会接着奏舞有功为由,将她充盈后宫。

    一切的一切,环环相扣,局局相接。

    而站在苏娆的角度看,慕容冥这一举动算是极其的丧心病狂。她的身份是南国的公主,却要像只玩物一般,在北凉的王宫献舞,当真是讽刺。

    思及此,苏娆的脸上流露出几分憎恶。

    她素来也不是坐以待毙的人,她必须要早点抓住机会找到周衍,让他带自己离开!

    很快,剧情走向中的舞衣,就出现在了苏娆的面前。

    她笑容满面地送走了送舞衣的太监,却在太监离开的下一刻,收敛所有笑容,气恼地将那舞衣团成麻花,直接扔进了床底。

    这舞,她跳了,也怕那慕容冥无福消受!

    苏娆平复了一下情绪,之后便打算折身去乐馆。

    临走之前,她精心替自己打扮了一番。红色的云烟绫罗张扬漂亮,配着素淡的妆容,淡妆华裙,相得益彰。

    慕容冥没有限制她的人身自由,因此一路通畅,没有受到什么阻碍。

    按照剧本设定,苏娆知道,周衍平日喜好奏琴,常常会去乐馆和那琴师切磋一二。

    现在,她就要去会会这位丞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