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英小说网 > 快穿之黑月光崛起 > 月光溺(三)
    凉国的皇宫果然气派,一路走过去,多的是奇花异草,雕梁画栋。

    入眼可及皆是花团锦簇,好不热闹。

    只是这些,苏娆都无暇欣赏。她径直穿过后花园错综繁复的亭台轩榭,终于隐约听见铮铮琴声。

    确然是极为动听的琴声,几乎没有靡靡繁华,更多的是淡泊宁静之感。倒是符合这白月光男二的人设——优雅平淡,与世无争。

    苏娆控制住砰砰直跳的心脏,一步步走向声音的源头。

    她越过中间一片竹林时候,晨曦清幽的风裹挟着竹子的清甜气息,几乎叫人心生恍惚之感。

    她定了神,便看见周衍坐在轩榭之中,恍若谪仙。

    他的肤色是冷白的,一双桃花眼低垂,形成浓密的阴影,眉眼很深邃,透着几分艳,眼角旁有一颗淡到可以忽略不计的泪痣,配合着颜色淡薄至病态的唇,便有了深情又冷清之感。

    苏娆一时看呆了,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直直的杵在了对方面前。

    一时脸热,她慌乱地低下头,又看见周衍漂亮的有些过分的手。

    大约是因为常年奏琴的缘故,他的指端有一层薄薄的茧,指骨修长,骨节处微微突出,是冷白如玉的温润感,也同样白到没有一丝丝血色。

    下一刻,苏娆听见他的声音,淡淡的,温而透:“姑娘看了本相很久了,不知是有什么事?”

    她骤然抬头,心中已有无数念头飞速划过。

    距离她当众献舞的佳宴已是近在咫尺,若是要对这周衍晓之以情,慢慢攻略,恐怕是来不及了,为今之计,唯有破釜沉舟,勉力一试了。

    于是下一刻,苏娆当着周衍的面,直接跪了下来。

    她的动作干脆,膝盖碰到石板地面痛意深刻,她脸色顿时发白。

    本就是温婉长相,此刻这般,又多了几分可怜。

    周衍眼底墨色渐浓,他看着她跪在地上的样子,微微皱眉,开口时话语不动声色:“姑娘这是何意?”

    “想必周丞相也知道,我本是南国的公主,如今国破家亡,我留在皇宫一旦失去利用价值,也是一条死路。所以,我有个不情之请,还请周丞相带我离开!”

    周衍的眉峰微挑,眼底已有一抹诧异划过。

    这女子出现在他的面前时,他就知道她不是坐以待毙之人,这朝中能帮她的,除了当朝丞相,再无旁人。

    可是她如此直接,倒是在他的意料之外。

    他唇角笑意略带无奈——到底是太过急迫和沉不住气了,只消想想就知道,他为人臣子,又怎么能和天子作对?

    “姑娘说笑了,陛下既然把你带回来了,你就已经不是南国公主。”

    他起身,走到她的面前,伸出一只手来,动作轻慢优雅:“至于其他的,姑娘起来再说吧。只是无论如何,你已是陛下的人。本相不可能带走你。”

    这个回答完全在苏娆的意料之内,她没有起身,反而微微仰起头看向他。她的眼底还有未干的泪迹,那眼神明明是怯生生的,偏偏看着他的时候,却直勾勾的,仿佛能勾到人心里去。

    周衍觉得指尖有种说不出的麻意。

    他刚想缩回手,苏娆已经一把握住了他的手。

    小姑娘手心生嫩,像豆腐一般,碰触到手心软软一团,叫人错觉稍稍用力就会捏坏。

    而此刻,这手的主人正看着他,不同于掌心的柔软可欺,她的目光直白而尖锐。

    他不知怎的,喉间竟有些干涩。

    苏娆抓住了他迟疑的时机,没有给他说话的机会,她陡然起身,下一刻用力吻住他的唇。一系列动作一气呵成,干脆利落。

    周衍在心里想:她哪里像一个深闺女子,贵族千金?

    他这辈子见过无数的人,没有一个如同苏娆这般,直白大胆到叫人心头生恨。

    更何况他久居高位,被女子这般轻薄,心中难免多了几分愠怒。

    和周衍不同的是,苏娆此刻的心情很好。

    他的唇温度很凉,柔软的,带着一丝丝冷清香气。

    就像他这个人一样,看似温润如玉,实质却是淡漠自持。

    而她此刻所做的一切,就好像是撕开他的伪装,让他露出去除伪饰的自己。

    苏娆因自己的想法,眼睫微弯。

    这样的笑容落在周衍的眼里,岂止一句挑衅可以涵盖。

    他的面色难得一见的难堪,看着苏娆,眼底因为轻微愤懑而有细密的血丝泛起:“你好大的胆子!”

    苏娆一改刚才伏低做小的模样,她从地上起身,越过僵立而面色隐隐透着无措的周衍,坐在了凤凰木制的古琴后面,素手抚摸着琴弦,语气带着笑意:“是周丞相好大的胆子。”

    她脸上的笑意更加灿烂,甚至有了几分灿若朝霞之感。

    她用另一只手虚虚的撑着额角,语气更加无辜:“周丞相当然可以不带我走,但是我会和陛下说,你轻薄我。”

    周衍没有想到苏娆会这般孤注一掷,他自小饱读诗书,对于男女之防从来慎重,不曾想竟会有女子不顾惜自己的名节。

    “你一个亡国之女,仰赖陛下才能在深宫活下去,你可知道这样的话一旦传出去,你会有什么样的下场?”周衍沉默了半晌后,才从齿间迸出这句话。

    他的脸色青白,说话的时候,气息还隐隐不稳。

    可苏娆不仅没有一丝丝抱歉,反而在心里很是没有良心的想:这就是欺负老实人的快乐吗?看着他温润平和的面具碎裂,气其败坏的样子,真是说不出的好玩。

    于是她很是无所谓的笑了笑,弯着唇角,对着那一身正气的丞相大人明眸善睐:“既然周丞相这么关心我,不妨把我带回家吧。”

    “你是陛下的质子,本相不可能带走你。”

    “周丞相明明刚才也有心动的...不是吗?”苏娆颇有几分妖精模样,略带蛊惑地说:“只要周丞相把我带回家,我就是你一个人的了。”

    这样温婉可人的样貌,配上这这样极具挑逗的话语,几乎是叫人心悸的冲突。

    苏娆不知道周衍此刻的心中所想,她只是看着周衍乍青乍白的脸色,好整以暇的不说话了。

    然而下一刻,她听见了系统的声音:【爱意值:20%】

    你把我带回家,我就是你一个人的了。

    周衍想,这句话真的有些要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