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英小说网 > 快穿之黑月光崛起 > 月光溺(四)
    周衍想,这句话真的有些要命。以至于他走向那笑意狡黠的女子时,竟会一改平日的明哲保身,身不由己地说:“起来,本相带你走。”

    于是那女子杏眼弧光流泻,一瞬笑意蔓延开:“多谢周丞相救命之恩。”

    ……

    苏娆跟着周衍离开的时候,正午的日光洒落下来,照得周遭的一切都披上了一层金光。

    光线明媚,她眯着眼将马车的帷幔拉下来,在一瞬阴凉的马车里惬意地叹了一口气,之后便托着腮看着周衍。

    “周丞相似乎不爱说话。”她率先开口,打破沉默。

    周衍闭着眼没有理会,神情分明有几分无奈。

    怎么会有这么难缠的女子?

    苏娆怎么会看不出来他的不想理会,就是因为看出来,才多了兴致。

    一个人怎么能这么克制自己?将自己包裹在层层礼数之下,无论何时都端方自持。

    玩心骤起,她突然倾身,抱住坐在自己身侧假寐的男子。

    她感受到他突然绷紧的腰线,他身上的体温透过衣衫传递到她的指尖,很暖,很干净。

    “周丞相。”她心中笑意浓沉,喊他的名字,语调故作缠绵,恰到好处的柔软。

    周衍想,他本该生气的,可为什么却是慌乱之感占了上风?

    他睁开眼,一时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个突如其来的麻烦。

    他缓缓低头,看向自己怀中埋着脸的苏娆,目光最终落在她的脖颈上。

    那臻首白净细腻,像是上好的暖玉一般。

    就如此刻她靠在自己身上的模样,几分依人之态。

    她这个样子,和方才在宫里咄咄逼人,要自己带她走的不依不饶,简直判若两人。

    周衍叹了一口气,声音低哑:“男女授受不亲,你不该这样往我身上靠。”

    苏娆觉得,周衍的君子模样当真有几分可爱,于是更存几分逗弄心思:“原来周丞相把我带回丞相府,竟不打算对我负责吗?周丞相可知,我们南国,我们把这样的行径叫做私奔?”

    “本相会隐匿你的行踪,不会让你名声受损。往后风声过了,你便离开,不会有人知道你来过。”他这般说。

    苏娆闻言,脸上的笑意却是微微收敛。

    她不仅没有松开他,反而将他抱得更紧,声音也闷了许多:“可是……我才不要离开。”

    周衍眉心生出细微的皱褶,声音也低沉了几分:“你不离开,你想做什么?找陛下报仇吗?”

    这个想法,倒是原本世界的剧情走向,女主确实是想找男主报仇的,也是在这个相爱相杀的过程中心动的。

    可是苏娆笑得肩膀耸动,许久,她终于将脸扬起看着周衍。

    她看着他毫无波澜的视线,笑意动人,言语亲昵,她说:“周衍,我一个弱女子要怎么报仇呢?我才不想报仇,我只想要你,我想要你喜欢我。”

    周衍愕然无语看着她,偏偏后者不仅没有收敛,反而用轻慢娇嗔的语气说:“周丞相没有看出来吗?我啊……对周丞相,一见钟情。”

    ---------------------------------

    周衍的府邸位于皇城中央,不算是气派辉煌,反而算是清幽宁静。

    苏娆从马车上下来,看着眼前粉墙青瓦的府邸,觉得这还是很贴周衍人设的。

    而一旁的周衍以为她是拘束,出声安抚道:“不怕,本相带你进去。”

    不远处,有管家模样的老人走过来,看见苏娆的时候,眼前一亮。

    “相爷,这姑娘是……”老管家眼神一瞬不瞬地看着苏娆,苏娆在他的眼中看出了满意二字。

    “故人之女,暂时居住,往后会离开的。”周衍说完,看向正朝着管家笑得见牙不见眼的苏娆,声音低了几分:“站在这里做什么?跟我过来。”

    苏娆最是会察言观色,和管家简单道别后,直接走向周衍,也没管后者不怎么好看的脸色,伸手去揽他的胳膊。

    她在对方开口斥责之前,用无辜又天真的语气说:“阿衍,谢谢你给我一个家。”

    后者所有的斥责梗在喉间,生生咽了回去。

    周衍想,她在皇宫的所作所为也是有苦衷的吧?

    她只是为了自保才威胁自己的,她不过就是想要活下去而已……

    此时此刻,他还没有发现,一向冷静理智的他,已经在想办法给这个才认识了不到半天的女子开脱了。

    从一开始,她在自己这里就已经和旁人不一样了。

    “不许叫本相……阿衍,还有,本相何时答应给你一个家了?你往后,还是要离开的。”他的语气清淡,僵硬地和她划清界限,略带刻意的疏离。

    偏偏苏娆微微侧着脸,用甜腻缠连的语气说:“阿衍,我看你的丞相府冷清得很,你既然不愿意给我一个家,那换换,换成我给你一个家,好不好?”

    “阿衍……”

    “阿衍……”

    【爱意值:30%】

    不愧是白月光,纯情又温良。

    而周衍已然耳廓微红,他抿着唇角挣开她的手,留下一句“我让侍女带你过去安顿”,便慌乱离开了。

    苏娆看着他的背影,终究浅浅笑开,低声道:“积山如石,列松如翠,郎艳独绝,世无其二。”

    这样水晶般剔透温润的人物,她真是捡到宝了。

    一想到后面要让他黑化,苏娆觉得实在可惜……

    周衍给苏娆安排的侍女,名唤粉黛,是个样貌稚气可爱的女子。

    她带着苏娆到了叫锦安筑的一所别院,扶着她走进去,声音甜软:“姑娘以后就安心住在这里,有什么吩咐就和婢子说。”

    苏娆笑着颔首,看着周遭显然被提前打理好的一切,有礼道谢:“麻烦粉黛姑娘了。”

    “姑娘折煞婢子了,姑娘满意就好。”

    苏娆闻言,便也不在说什么。

    粉黛的年纪虽小,可是处事却很周到。周衍安排的人,果然不差。

    一转眼黄昏掠过,便是深夜,弦月低垂。

    棘手的问题暂时被处理了,苏娆终于有心情给自己放松一下。

    她精心洗漱过,在身上涂了从前最爱的玫瑰花油,之后随意拿了一本书,和衣坐在窗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