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英小说网 > 快穿之黑月光崛起 > 月光溺(六)
    天威难犯,暗卫整个人跪伏在地上,后背已经被冷汗浸湿。他暗自揣度着慕容冥的想法,终究硬着头皮,张口结舌地说:“陛下放心,臣一定会将……将苏娆带回来。”

    慕容冥冷笑了一声,原本深邃的眸子如今寒意森森,满满的肃杀之意:“别自作主张,试图揣测朕的想法,滚出去。”

    暗卫咬了咬牙,不敢争辩一句,仓皇离开。

    次日,晨。

    周衍预备离开丞相府的时候,苏娆还在沉睡。

    她侧卧在书房里间的小榻上,手捏着他的衣角睡意正酣。

    他看着,先是无奈,之后却有了几分清淡笑意。

    昨天夜里,周衍将苏娆安顿在小榻上后,原本打算离开的。可是她捏着自己的衣角不放,他心软中竟不敢挥开她的手,担心惊醒了她。

    于是他便就真的任由她攥着自己的衣摆,在她的身侧坐了整整一夜。

    周衍发现,她睡着了以后整个人都乖觉了,简直一点点锋芒都没有,仿佛只要他想,就能没有任何防备地将她拥进怀中,这样的柔软可欺,温暖可爱。

    他就这么看了她一整夜。

    可是现在,他该去上朝了。

    周衍到底还是用了几分力,将自己的衣摆抽了出来。

    睡梦中的女子不满地皱眉,之后低哼了一声,翻身继续睡了。

    周衍看得失笑,不知怎的,心软得厉害。

    【爱意值:40%】

    他离开的时候,叮嘱了站在门口侍候的粉黛:“莫要惊扰了她。”

    他没有察觉书房里的苏娆,紧闭的眼睫微微颤动。

    苏娆听着周衍离开的脚步声,只觉得那捏着他衣摆一整夜的手,掌心发烫。

    ……

    早朝结束的时候,慕容冥叫住了预备离开的周衍。

    “御花园的金桂开得正好,丞相同朕一道去看看吧。”慕容冥一身玄色龙袍,面容英俊,眉眼之间攒着锋芒和威严。

    周衍还是一如即往的波澜不兴,闻言只是恭敬作揖,道:“臣遵旨。”

    慕容冥笑了笑,但笑意未达眼底。

    御花园,金桂花期将近,已是盛极必衰之貌。

    慕容冥屏退了左右的人,看着沉默不语的周衍,话语细微的寒意:“你带走了苏娆,是吗?”

    周衍在慕容冥要求留下自己之前,就料到这件事已然暴露。

    他供认不讳,语调平直:“娆娆确实在臣这里。”

    “娆娆?”慕容冥低声重复这两个字,语调一瞬狠戾:“周衍,苏娆是朕冷宫里的人,你好大的胆子!”

    “陛下也说了是冷宫,那又怎么能算是陛下的人?陛下不过是给她换了一个监牢而已,又何尝对她有真的顾惜?祸不及妇孺,娆娆说到底不过是个柔弱女子,南国已然覆灭,陛下为何不能给她一条生路?”

    周衍的话语平静,每一个字都不带什么情绪,却让慕容冥的表情一刻比一刻更难看。

    他阴气沉沉地看着周衍,缓缓道:“丞相这话是何意?这是非要和朕作对,保下她了?”

    晨间的日头明而暖,落在周衍的面容上,衬得他五官越发柔和。

    他垂眸,不动声色地后退一步,敛眸作揖:“陛下曾说臣平定西疆有功,问臣要什么赏赐,如今,臣有想要的人了,臣想要娶苏娆为妻,不知陛下肯不肯?”

    “你竟然用西疆的战功和朕换取一个女人?周衍,你可知道你在做什么?你身为凉国丞相,要什么东西,要什么女人不是唾手可得,你非要一个低贱的南国战俘!”

    慕容冥的情绪是显然易见的恶劣,话语中的尖锐之意,叫人心尖骤紧。

    偏偏周衍皱着眉,还用不卑不亢的声音火上浇油,低声道:“苏娆不低贱,她是公主,是臣高攀。”

    而慕容冥见他态度坚决,心中也有了计较。

    将军的女儿的性命固然要救,可是如今周衍位高权重,一人之下,更是不能轻易得罪。他好不容易才用南国奠定了自己的皇位,现在根基刚刚稳定还未到不可撼动的地步,绝不能在这样的关头和周衍翻脸。

    待到日后时机成熟,再取苏娆的性命,也是不迟。

    慕容冥思及此,脸色乍青乍冷,最后却缓和下来,唇角挑起一抹冰冷至极的弧度:“既然如此,朕成全你。”

    慕容冥说到这里,顿了顿,看着周衍时眼角微敛,便有了决断:“不日的中秋佳宴,你带着苏娆进宫吧,届时,朕会宣布你们的婚事。”

    周衍再度作揖,有礼道:“多谢陛下成全。”

    “不过就是一个女人,我们君臣之间,不必如此。”慕容冥露出了今日的第一抹笑容,只是没有人知道,这笑容背后藏匿的究竟是什么。

    周衍看着慕容冥,眉眼温润,笑意温柔:“臣此生想要的,本就不多,陛下此番于臣而言,确是成全。”

    有金桂被风吹拂到地上,裹挟阵阵香气。

    周衍却在这样的香气中,想起了昨夜苏娆躺在自己怀中时,身上的玫瑰香意。

    他心念微动,突然就很想见见她。

    ……

    周衍回到丞相府的时候,苏娆正在和粉黛一起下棋。

    那棋招式古怪,每每五个棋子连在一起,便算是赢了五子。

    周衍看见苏娆这边已经攒了满满一盒棋子,反观粉黛,已经不剩多少了。

    “这是什么棋?”

    此时苏娆正美滋滋地将新赢的棋子放进棋盒中,闻言头也不回道:“五子棋。”

    周衍眼中便有了几分疑惑,但是现如今,他有更重要的事要说,于是便暂且放下了:“娆娆……我有话要对你说。”

    苏娆指尖的棋因为失力,掉进了棋盒里。

    她的名字从周衍口中说出来,似乎要分外的好听一些,好听得她心猿意马。

    而此时,粉黛已经识趣起身离开了。

    苏娆转过头,仰着脸看着周衍。

    他的肤色很白,阳光下像是玉。从苏娆的视线看过去,还能看见他突出的喉结,弧度很漂亮,叫人心生意动。

    她轻咳了一声,让自己别开视线:“你有什么话要和我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