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英小说网 > 快穿之黑月光崛起 > 月光溺(八)
    她本是那种温婉的长相,可是周身的气质,不要说像娴静的贵族女子,连小家碧玉的乖巧都没有半分。她就像是山林间的精怪,透着极度勾人的蛊惑。

    她当着王希的面,扑进了周衍怀中。

    “阿衍……”她喊他的名字,语调里面似乎隐隐有啜泣。

    周衍一时间竟不忍心将她推开,只能用广袖遮挡住她娇小的身影,将她整个人笼罩在怀中,杜绝了旁人的一切视线。

    “怎么一个人出来了?锦安筑的奴才是做什么用的?”他动作温柔,语调却是难得一见的语调生冷。

    几乎是下一刻,他的眼锋扫过一旁噤若寒蝉的侍女。

    那侍女一个激灵,之后战战兢兢地走了过来,对苏娆说:“姑娘,我扶您回去。”

    苏娆不说话,只是将周衍抱得更紧。

    “娆娆乖,”他低声哄她,语气一瞬温柔:“我款待完大将军,就过去找你,好不好?”

    一旁,原本因为苏娆和周衍姿态太过亲昵而别开视线的王希,此刻在听见周衍的话后,带着几分不确定开口:“不知……周丞相怀中这位姑娘,可是叫苏娆?”

    苏娆恰到好处的探出头,明知故问:“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她话刚说了一半,周衍已经冷着脸,将她的头按回了怀中。

    他安抚性地抚摸着她的发顶,将她抱得更紧,眉眼之间有占有欲升腾。

    他看着王希的时候,眼神已经没有了刚才的运筹帷幄,平淡自持,反而有了碎裂的暗色:“不知大将军是如何知道本相的未婚妻子的名字的?”

    “你的未婚妻?”王希冷笑了一声,此时此刻,他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恨声道:“周丞相,这女子是我女儿的救命之药!”

    “什么救命之药?大将军,本相的未婚妻子是人!”周衍的语调滴水成冰,有淡到会叫人忽略的戾气,在一点点盘根冉起。

    “周丞相,你这些年在朝堂上做事公正,作风清白,本将军原本是高看你一眼的!可是你竟然和南国贱种纠缠在一起!你以为陛下为什么杀了南国所有的人,却唯独留下你口中所谓的未婚妻子?”

    王希重重咳嗽了一声,之后挥手,将桌上的茶盏直接挥在了地上,茶盏碎裂的声音刺耳尖锐,叫气氛更加死寂。一旁的小侍女已经快吓哭了,直接跪下了地上。

    而王希冷笑,看着周衍少有的戾气眉眼,笑得讽刺:“这苏娆,不过就是我女儿的一副药引!你以为陛下是为了什么留下她,不过就是为了她的心头血!南国皇室女子心尖血,可以活死人,肉白骨!”

    伴随着王希的话语落下,周衍分明感觉到,一直在自己怀中的苏娆,此刻狠狠一颤。

    【黑化值:30%】

    “娆娆,”他弯腰贴近她的耳畔,用很轻很轻的声音说:“不怕,若真有那么一天,我替你杀了王希和他的女儿,他的女儿死了,你就安全了。”

    苏娆猝然抬头,眼底有氤氲的雾气:“阿衍……”

    周衍笑意温润,只是那眼角下的泪痣,隐隐透上了血色:“先回去,等我。”

    苏娆见目的达到,原本就不算打算多留,此时顺竿子往下爬,乖乖巧巧地点头。

    而跪在地上的小侍女这是颤颤巍巍地起身,对苏娆说:“姑娘,婢子带您去休息!”

    “本将军倒是要看看,谁敢带走本将军女儿的救命稻草!”王希嗓音浑厚,此时怒吼,威慑力非同小可。

    周衍却笑笑,看着王希气急败坏的脸,缓缓道:“本相也要看看,也敢动本相的妻!”

    “周衍!”王希难以置信地看着他:“你已经知道前因后果,你还要护着这个南国贱种?”

    周衍没有很快回答,只是安抚性地看着踌躇要不要离开的苏娆,温声道:“快回去。”

    苏娆到底犹犹豫豫地点头,举步离开了。

    而在她的身影消失在拐角的那一刻,周衍从一旁的侍卫腰间抽出佩剑,剑锋直指王希的喉:“大将军慎言,否则本相也不知道这剑究竟会刺到你什么地方,或者……误伤你那远在家中的女儿。”

    “周丞相这是在威胁我?”王希目眦欲裂,恶狠狠的目光如同穷途末路的兽。

    周衍将剑锋往前送了些,越发逼近后者的喉骨:“大将军若是这么理解,也并无不可。”

    “现如今,丞相府是要同将军府为敌了?”王希看着近在咫尺的剑锋,笑容讽刺又冰冷:“周丞相好深的野心,这是要将整个凉国攥在手中。”

    周衍却是笑了,他用风轻云淡的声音说:“本相只想将心爱之人保护好,本相也不知道,本相的妻若是有了什么万一,将军府上下是否会被拉着陪葬,她若不在了,将军的女儿,也不必在了。”

    王希一双眼睛已经布满了血丝,他的身体因为剧烈的情绪起伏,开始轻微发颤,最后,竟是生生吐出一口血来。

    血溅在周衍的剑上,后者看着那一抹腥红,面无表情地将剑扔在地上,对着一旁的侍卫吩咐:“送大将军回去。”

    这一场意外,以大将军和丞相撕破脸皮为句点。

    而苏娆坐在锦安筑的小院里,就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般,悠闲地晃着秋千。

    她想,她应当是一石二鸟了。

    周衍的黑化值涨了,那慕容冥此刻想必也不好做。

    这般想着,她的心情极好。

    而周衍出现的时候,恰好的秋日常有的风,吹落高树枝头的花瓣,落在苏娆的脸上。

    他隔着假山,看着不远处的苏娆。

    她笑得很漂亮,花瓣桃色鲜妍,美人名花隔云端,真是极好的风光。

    周衍在原地驻足了片刻,看着她脸上的笑容,于是低下头,用指腹一点点擦去方才王希溅到自己指尖的血。

    她这样开心,他不愿吓到她。

    确认身上并无异样,他才离开那假山,缓缓走到苏娆面前。

    后者一点点停下正在摇晃的秋千,看向他的时候,眼底有细碎的光亮:“阿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