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英小说网 > 快穿之黑月光崛起 > 月光溺(十)
    爱哪里是宽容放纵,爱是分寸之间的占有,是十里扬州的灯火不绝……

    而此时的皇宫,王希对着慕容冥大闹了一场,君臣之间,嫌隙渐生。

    一切的变数,都已经酝酿成熟,故事的发展,彻底走向了脱轨……

    苏娆能留住周衍第一天,自然就能留住他第二天。

    日复一日,丞相大人终于在苏娆这里定居了下来。

    两个人就像寻常的新婚夫妻那般,每日一同做些琐碎的小事。

    周衍跟着苏娆学了五子棋,只是两人每每下棋,他都能棋差一招,让苏娆险胜。

    苏娆并没有察觉什么不妥,还真的觉得是自己棋技高超之故。

    中秋佳宴的前一天,周衍给苏娆送来了华裙。

    其实早在一月前,他就让苏州最为手艺精巧的百位秀娘日夜赶工,才终于绣成了这么一件华裳。

    那锦绣之上花纹浮华漂亮,纹饰极为精美,尤其是裙摆上的大片木兰花色,几乎栩栩如生。

    苏娆对这华裙并没有什么兴趣,她有兴趣的是明天,慕容冥看见自己,究竟会整什么幺蛾子。

    她抚摸着裙子上的花式,之后看向送裙子过来的管家,笑容淡淡的:“劳烦管家跑这一趟了。”

    “夫人折煞在下了。”管家年过六旬,笑起来的时候,慈祥和蔼。

    苏娆虽然还没有过门,但是丞相府上下已经按照周衍的要求,对苏娆改了称呼。

    周衍说了:“娆娆不是客人,她是丞相府的当家主母。”

    一句话,偏袒喜欢之意,已经浓烈到了叫人惊讶的地步。

    这哪里是他们认识的,对什么都风轻云淡的丞相。

    因此,哪怕是年事已高的管家,对苏娆也是客客气气。

    而此时,苏娆听见管家的话,笑意加深,她吩咐一旁的粉黛,道:“粉黛,管家岁数大了,你送他出去,一路上仔细些。”

    等到两人走了,苏娆才拿起那条裙子,细细地看了起来。

    在原本的世界里,慕容冥身为一国之君,手中的奇珍异宝何止万千。可是他哪怕在最后深爱上苏娆的时候,也没有这般,花费无数心思,只为了织就一件裙子。

    苏娆想,说了再多的爱意喜欢,这个女主最后受尽委屈苦难,又从慕容冥那里得到了多少爱呢?

    从一开始就是凉薄之人,之后又能如何爱一人到死生不顾?

    慕容冥这样的虐文男主,如何偕老一生?

    苏娆放下手中的裙子,将它细细折叠好,放在楠木托盘之中。

    做完这一切,粉黛也已经回来了。

    大约是外边的风太大了,小姑娘的鼻尖被吹得红彤彤的。

    “夫人,管家已经离开了,时间不早了,婢子去给夫人准备晚膳吧。”

    苏娆笑着摇头,道:“不急,你先下去吧,我等丞相回来。”

    粉黛不多问的性格一如既往,闻言便道:“是……那婢子先出去了。”

    秋日风寒,难得一见的艳阳天气。

    苏娆看着窗外的日光,眸色微眯。

    她还是和往常一般,在等周衍回来,只是不知道是为什么,也许是因为明日的变数,这一次,她的心境同之前截然不同。

    也许是因为在这个世界,她只能依赖他一人,他是她唯一的救命稻草。而从前的女主在秋日佳宴上要面对的一切,虽然不会旧事重现,可是也难免心有余悸。

    她用手撑着下颌,一时间思绪飘得很远。

    周衍回来的时候,她坐在窗台边,已经睡着了。

    有落花低落在她的面容上,花色鲜妍,衬得她肤色极白。

    周衍看着她,许久,终于倾身,将她抱起。

    她在他的怀中梦呓出声,声音是自己都不自知的哭腔。

    她说:“我还不想死……”

    他的脚步生生顿住,声音一瞬沙哑:“你会好好活着,活得比所有人都好。”

    明明知道她听不见,可是他还是像许下承诺一般,一字一句慎重地说:“我活着一天,你就能肆无忌惮一天。”

    ……

    秋日佳宴如约而至。

    皇宫内,凉亭轩榭,被装点得威严富丽。

    早在三日前,太监宫女就有条不紊地开始进行最后的收尾工作,毕竟,今晚的佳宴不容得一丝丝纰漏。

    王希很早就到了,自从上次和慕容冥大大吵一架,这位戎马一生的将军,一瞬间苍老了不少。

    天子一诺又如何,终究还是不做数的。

    王希眼中,一抹尖锐的讽刺划过。

    他拿起手中的杯盏,将里面的酒一饮而尽。那双苍老的眼中,满是不甘。

    王希到了不久,文武百官也陆陆续续到了。还是官场上那一套逢迎阿谀,众人不知真心假意,从善如流地攀谈。

    等到慕容冥到达的时候,交谈之声一瞬间消失,众人不约而同地起身,朝着玄衣龙袍的男人行礼:“参见陛下。”

    慕容冥微微颔首,目光却不动声色地掠过周遭,之后,眼神一寸寸低冷。

    “周丞相呢?”

    一旁的首领太监闻言,硬着头皮上前一步,对慕容冥说:“丞相大人说,他要替他的心上之人描眉,或许会耽搁一些时间。”

    这样的理由,无异于火上浇油。

    可是慕容冥比谁都明白,周衍突然的强硬不留情面是因为什么。

    王希这一去丞相府,想必他已经知道了自己当初是要用苏娆的心尖血救人。

    按照他为了苏娆甚至不惜为抗皇命的性子,毫无疑问,这个消息已经成了他心中的一根刺。

    “不必等他,直接开始吧。”慕容冥拂袖往高台上走去,他的位子离众臣都有很远的距离,位高不甚寒。

    王希坐在首座,自然是听见和方才慕容冥和首领太监的耳语,此时心中生出几分愤懑心思:这苏娆,真是祸水。

    她竟能让周衍这样一个克己复礼的人,做出如此离经叛道之举。

    天子心有不悦,众人又怎么会没有察觉。可是说到底,他们这些人,又有谁敢插手丞相和天子之间的龃龉。

    阎王打架,小鬼遭殃,谁都不想惹火烧身。

    于是,众人在诡异的氛围中开始了宴会。而此时的丞相府,周衍终于替苏娆描好了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