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英小说网 > 快穿之黑月光崛起 > 月光溺(十三)
    周衍眸色微敛,皱着眉看着苏娆半晌,终究在一旁的赵文祥的一再催促下,起身离开。

    而周衍离开没有多久,就有小侍婢端着美酒过来,之后戏剧性的一幕便出现了,她不偏不倚地在苏娆面前跌倒,酒水倾翻,泼了她满身。

    小侍婢看起来像是吓坏了,跪在地上,整个人颤抖如糠筛,一遍遍地说着恕罪。

    苏娆原本是有几分醉意的,此刻被这酒水这么一浇,多了几分清醒。

    这一切,都太巧合了。

    周衍前脚刚走,她后脚就被人泼了酒水,这实在很难说不是有谁故意为之。

    苏娆心中明净,也知道对方已经准备了不止这一个圈套让自己往里跳。她自然可以不离开,可下次,便不是自己愿意与否的事。

    能将周衍诓走,只为了引自己入局,想来预备周全。

    这侍婢说到底不过就是个微不足道的棋子,因此,她没有多加责难什么,只是起身对那侍婢说:“你先起来,陪我将这衣裳换了。”

    “是……是是是,奴婢遵命。”话语颤抖,满满的慌张。

    苏娆只当作没有看出来,她其实已经猜到了今天是谁的手笔。

    若是那个人,她就算不愿去,他有也千百种方法让自己去。

    男主光环这种东西,可不是盖的……

    小侍婢将苏娆引到了一处幽静的竹林,苏娆站在竹林外面,看见不远处的书楼门口,有一男子背对自己的而站。

    玄色龙纹长袍,正是当朝天子慕容冥。

    那引自己过来的侍婢早就已经离开了,苏娆看了看只有他们二人的竹园,到底嗤笑:“陛下这般大费周章要见臣妇,不知是臣妇哪里可以为陛下效劳的?”

    她一口一个臣妇,终于让慕容冥原本就已经按捺许久的怒火,陡然燎原。

    他蓦得转身,眼底猩红的血丝未褪,长腿大步流星走向苏娆,恶狠狠地看着她冷笑:“真没看出来,凉国的王室一群草包,竟还能有你这样一个机关算尽的女子!”

    “臣妇惶恐,陛下何出此言?”苏娆唇角的笑容讥讽,看着慕容冥的眼神,也隐隐透出了冷漠轻慢。

    她骨子里,也不是那样柔弱可欺的女子。

    慕容冥越发逼近她,他微微俯首看她,两人之间的距离不过咫尺。

    他的声音沙哑,男主光环下,一举一动皆是凌厉,气场十足:“你接近朕的股肱之臣,究竟有何目的?”

    苏娆的面容无辜,透出几分笑容来:“一个女子接近一个男子,还能有什么目的?臣妇不过是看中了臣妇的夫君温文尔雅,才华无双,且待我……一往而深。”

    “你简直是恬不知耻!”慕容冥嗓音冷冽,有那么一瞬间,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在愤怒什么,只是有一股浊气盘亘心口,叫人不能呼吸:“你和丞相还没有成婚,如何来的夫君二字?”

    “陛下若不喜欢,我不唤他夫君便是。”苏娆收敛笑意,冷眼看他震怒的模样,话语陡然转冷:“只是不得不说,陛下管的,未免太多。不知今日陛下究竟有何要事,还是快些说吧,阿衍看不见我,会担心的。”

    慕容冥已经忘记了他是找苏娆来做什么的,亦或者说从一开始,他就只是怀揣着说不出道不明的愤怒,想要见见她。

    理智突然被愤怒压制,他捏着苏娆的肩膀,狠声逼问:“你不就是贪图丞相府的荣华富贵吗?苏娆,周衍有的,朕身为一国之君,只会有更多,你来朕的身边,朕封你做贵妃。”

    人都是这样,旁人越是不待见你,你便越是关注不甘。

    慕容冥这一辈子,从来没有这样被一个人冷眼相待过。

    明明心里清楚,苏娆岂止是不想做他的贵妃,就算是皇后之位,她至多也只是惊恐吧?

    可是他还是说出了这样一番话。

    苏娆确实觉得很好笑。

    在原本的世界走向中,原主是经历多少磨难,才得到了慕容冥的封妃承诺。

    而她,竟是唾手可得。

    真的是应了那句话: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

    苏娆平静地看着慕容冥,她面无表情,将他的手指一根根挪开。

    “陛下,我要的东西,你给不起。”

    慕容冥先是失神地看着自己被挪开的双手,之后才机械沙哑地问:“你想要什么?”

    “我想要活着,不做任何人的心尖血,不是一味药,只是我自己,好好地活着。”她说完,再也不管慕容冥的脸色,转身就要离开。

    慕容冥却再一次叫住她,他问她:“苏娆,你为什么这么讨厌朕?”

    苏娆目光微动,平静地说:“我梦见我在你身边,受了许多苦。所以一看见你,我就讨厌。陛下,我这个人小气,不会原谅别人对我一丝丝的伤害。”

    她将话说得如此不留余地,慕容冥的脸色青了又白,最后唇角微扬,似讽似嘲:“从前怎么没有发现,你竟是这般伶牙俐齿?”

    苏娆不再看他,只是在离开的时候,轻声道:“陛下没有发现的事,多了去了,这天下之人,没有人可以无所不知,陛下也不能例外。”

    ……

    中秋佳宴,原本应当是个好时候,可是周衍站在筵席之中,眉眼蕴着戾气,存心叫所有人都不好过。

    可怜那工部尚书如同丧家之犬一般,可怜兮兮地跪在地上,整个人好比那秋风中的落叶,岂止一句战战兢兢可以形容。

    “周丞相……您的未婚妻子,不过就是去换身衣裳,你一定要如此兴师动众吗?”

    王希生怕场面还不够热闹,不疾不徐地出声,将原本就已经凝固的气氛,彻底降到冰点。

    周衍从侍从腰边抽出剑,剑锋指着那已经快要昏过去的张瑞亭,笑容不带一丝丝情绪:“本相再问你一次,本相的未婚妻在哪?”

    张瑞亭着实是一口气憋在心口不上不下,快要窒息的恐惧完全将他淹没:“周丞相……您……您听下官解释,下官确实是收到了南方水患的消息,这才邀周丞相您一同共商的,至于此情此状,实在和下官无关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