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英小说网 > 快穿之黑月光崛起 > 月光溺(十五)
    周衍将她扶起,说:“我带你出去。”

    饶是苏娆想破了脑袋,也不会想到周衍替她准备的礼物,是嫁妆。

    她看着偌大的院落中层层叠叠的锦盒,一时失语,许久,才诧异地看向他:“你给我准备了……嫁妆?”

    “你是公主,南国不再,可是你的尊荣,我替你周全。娆娆,我若是活着,必定会不会叫你受一点点委屈。”

    周衍的笑容温雅,他捏着苏娆的掌心,温声道:“嫁妆我准备了两份,一份是按照你们南国公主出嫁的仪制准备的,另一份则是我凉国公主的仪制,我还去寺庙,给你求了姻缘绳。”

    他将一根细细的红绳萦绕在她的腕间,看着她眼底的震动,将声音放得好轻:“这样,你会不会开心一些?”

    苏娆看着他广袖下隐约可见的另一根红线,却想说,周衍,我不值得你花费这么多心思在我身上。

    可话语梗在唇边,进退不得。

    这一切,不都是她想要的吗?

    事到如今,她再有这样的念头,连自己都觉得可笑。

    于是苏娆弯着唇,笑容温婉地看着他。

    她说:“阿衍,我很开心。”

    周衍眼底本就温柔的光,一瞬间柔软到不可思议。

    没有女子能在这样的注视下做到心静如水,哪怕是她。

    苏娆明明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快了。

    “不日我们就要成亲了,娆娆,我恨不能这一天早些到来。”他这般说。

    苏娆看着周衍温润雅致的面容,也是同样的温声细语:“阿衍,我也同样盼着。”

    而此时的皇宫,慕容冥看着跪在面前的暗卫,漫不经心地喝了一杯酒。

    他还是那般笑意冷沉的模样,叫人猜不透他的心思。

    底下的暗卫战战兢兢,后背已经有汗意。

    慕容冥却没有让他们起身的意思,他还沉浸在自己的遐思中。

    昨夜,他做了噩梦,梦里的苏娆还不是如今这般,对自己冷言冷语的模样。

    她穿着贵嫔的服制,跪在地上,白色的蔷薇缎子下沁出血来,洇红了一大片。

    那张温婉秀美的脸苍白骇人,却还不住地对自己说:“陛下,臣妾是冤枉的。”

    他不知道梦里究竟发生了什么,只是那一幕太真实,真实到似乎真切发生过。

    他有了一个很荒谬的念头:苏娆,本该是他的妃。

    这样滑稽可笑,可是念头生出,就在心里扎了根,再也挥之不去。

    这也就是为什么,今日这些暗卫会出现在这里的原因。

    “朕要你们带回一个人。”慕容冥开口,轻描淡写的语气,可是之后说出来的两个字,叫人心惊肉跳:“……苏娆。”

    “陛下……”暗卫首领仓皇地抬起头,脸上还有未褪的慌乱。

    谁人不知中秋佳宴,天子下旨,封苏娆为丞相正妻。

    这才几日,事态怎么就发展成这个样子了?

    “怎么?”慕容冥冷笑了一声,语调陡然转冷,凤眼微眯,肃杀凉薄:“朕说的话,你们听不懂吗?”

    暗卫首领知道,这次他们是接了个苦差事了。

    可是天子和丞相,孰轻孰重,一目了然。

    他将身子俯得更低,结结巴巴地说:“近日,周丞相突然将丞相府里里外外地包圆起来了,怕是……不容易动手。再过几日……就是周丞相和苏……苏娆的婚事,届时丞相府人员庞杂,忙中容易出错,最是适宜动手。”

    慕容冥抬了抬眼皮,神色倦怠中透着冷淡:“随你,我只要见人。”

    暗卫首领心中叫苦不迭,脸上却已经不敢有半分迟疑,干脆利落道:“臣领旨!”

    ……

    周衍陪着苏娆看了一整天的嫁妆名册,月上杆头,他送她回到锦安筑。

    “我让粉黛帮你梳洗,天色晚了,早些睡吧。”他说着话,低头看见苏娆勾着自己衣摆的生嫩小手。

    她的手实在是生得过分细幼了些,周衍觉得,他能将她的手整个收拢在掌心。

    只是这么小,他若是稍微握重了,肯定会留下红印吧。

    他这般想着,视线一时怔忪。

    直到苏娆轻而软的声音响起:“我想要你帮我梳洗。”

    周衍的心蓦得一紧,微微的酸软:“娆娆……这于礼不合。”

    他很久没有对她说过这样的话了,只是近来开始越发频繁,他知他开始控制不住自己对她的感情,生怕情不自禁下,对她做了什么。

    他这样的小心,偏偏苏娆仿佛一点都不明白,火上浇油地对他说:“可是于情无碍。”

    周衍想,或许这辈子,他也没有办法在苏娆面前做个正人君子了。

    她如此勾着他的衣袖,软声撒娇,他便什么规矩方圆都忘了,一心一意只想陪着她。

    锦安筑内,灯火幽微。

    粉黛一早就离开了,苏娆侧卧在床榻内,素白的衣衫,发丝如墨。

    她的手捏着被角,看着自己的时候,眼底笑意浓烈。

    周衍觉得心口某个地方,突然有细细密密的酸疼。

    他看着她,半晌,终于低低地说了一句:“娆娆,早些休息。”

    可是她却是越发坐直了身子,软绸在动作之间,微微拉扯开来,露出柔腻的肌理。

    她伸出手,指了指不远处那盏夜灯,声音很轻很轻,带着蛊惑的意味:“阿衍,你替我去把灯熄灭了,好不好?”

    周衍没有多想,只是问她:“夜里黑,灯灭了会不会害怕?”

    苏娆怕黑,亦或者说,她怕深夜的死寂,往日睡觉,总是要留一盏灯的。

    她从来没有向他直白地提过这件事,可是他似乎什么都知道。

    他了解她一切的脾性。

    “不怕。”她这般说。

    周衍看见那被笼罩在油纸里的灯火,一灯如豆,灯罩被打开的时候,灯火摇曳生影,伴随着灯油被燃烧时噼啪作响的声音,便带着说不出的寂寥。

    他拿过一旁的竹碾小夹,轻轻掐断了那火光。

    苏娆从他身后抱住他,她将他抱得很紧,夜凉意薄,她的面容贴在他的后背上,温凉柔软。

    苏娆的声音轻慢:“今天夜里不要走了,好不好?”

    苏娆的想法其实很简单,既然已经有90%的爱意值了,那么她再添一把火,大约就能满了。

    新婚那天,万一横生枝节,她需要什么东西作为依仗。

    周衍全心全意的爱,最是可靠。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他开口,声音喑哑得吓人。

    苏娆不是没有察觉,却低低地笑出声:“你这段时间,总在避我。”

    “娆娆……”他哑然,之后却是无奈:“我并非避你,我只是怕我唐突……”

    他的后半句话没有来得及说出口,这样浓沉的黑夜,苏娆借着半掩窗扉处的月光,轻轻吻上了他的唇。

    他的唇是微凉柔软的。

    她感受到他的惊慌,还有情难自禁。

    “娆娆……”他捏着她的肩膀,拉开了两人之间的距离。

    月光寥落,他却能将她的面容看得分明。

    那样温婉漂亮的一张脸,眉眼之间是狡黠和道不明的媚。

    亦或说,这一切所见不过就是他心魔作祟。

    苏娆没有说话,只是再一次勾住她的身边脖颈,她踮着脚去亲他,声音轻软:“今天晚上,好不好?”

    “今晚……什么?”他一时诧异,竟忘了去推她。

    苏娆说:“今晚圆房。”

    她说得很轻,可是每一个字,都无异于惊涛巨石,砸在他的心上。

    “我们还没有成亲。”

    “可我已经将你当作我的夫君了。”

    “你不害怕吗?”

    她约莫是笑了,笑容清甜:“不怕。”

    至此,压抑的感情溃不成军。

    他环着她的腰,俯身亲吻的那刻,听见自己灵魂深处的喟叹。

    有个声音对他说:周衍,你得偿所愿。

    是了,他得偿所愿。

    【爱意值:99%】

    他将她抱起,朝着那床榻走去。

    帷幔笼罩飘摇,掩住一切隐秘喁语。

    沉香燎了整整一夜,冷香混杂甜腻的气味,将房间寸寸盈满。

    ……

    婚事那天,是九月二十八,一个艳阳日子。

    秋日总是雨连绵,这样的好日子很是难得。

    周衍穿着红色的吉服,去丞相府旧居接他的妻子。

    他很少穿这样明丽的颜色,束发的玉冠也是同样红稠,越发俊秾无双,温润雅致。

    驷马并驱,整整八十副仪仗,十里红妆。

    围观的百姓都面露惊异,这亡国公主能留下一条性命已经叫人惊异,偏偏她还一朝成为丞相之妻。

    这究竟是如何修来的功德,这样的好福气,真是世间少有。

    周衍一路上都是笑容清浅,他平素随时待人有礼,但是这样的随和也是少有,随从将饴糖和铜钱分给一旁的百姓,一路过去,众人脸上都是喜气洋洋。

    马车在旧府门口停下,周衍翻身下马,看着那厚重的朱红大门从两边缓缓而开。

    烟花竹炮应声而响,一时嘈杂热闹。

    而不多时,苏娆被喜婆牵着,从府邸里面一步步走出来。

    红男绿女,她身上那套婚服,是稠绿的颜色。阳光之下,像是有波纹流动。

    她一步步走向走向自己,周衍眼眶竟有潮湿,似乎平生遭受的所有指摘亏欠,在这一刻,都能一笔勾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