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英小说网 > 快穿之黑月光崛起 > 月光溺(十七)
    索性他已经吸引了周衍的注意力,这么一耽搁,首领那边,估计是要成事了。暗卫死前这般想着。

    确如他所想,此刻的首领已经抱着熟睡的苏娆,以轻功回到了皇宫之内。

    而周衍还以为这场突袭是朝自己而来,吩咐自己的下属,道:“今日的这些人,一个活口都不许留,还有,莫要惊扰了夫人。”

    那下属听了这话,却是双腿一软,他隔着两位大臣,直接跪在了地上,话语颤抖到不成样子:“丞相,夫人不见了。”

    周衍听见这话,眼底清晰可见的猩红漫开。

    偏偏他捏紧了手中的弓箭,声音冷静到叫人觉得可怕:“留下几个活口给本相。”

    下属跪着说是,都没敢看周衍的表情,慌不择路地离开了。

    没有男人能够忍受这样的屈辱,新婚妻子被人掳走,下落不明。

    可是丞相却没有暴怒,反而如斯冷静。就是这样的不寻常,才会叫他觉得惊慌。

    下属步伐虚浮,走的时候还差一点撞到了人。

    混乱很快就被安定了下来,百来个暗卫在生死之间,果断地选了前者,缴械投降。

    一众人被五花大绑扔到了周衍的面前,其中一人硬着头皮,哑声道:“周丞相……我等也只是……只是听命行事,请丞相看在我们没有伤害任何人的份上,放我们离开吧……”

    周衍没有什么反应,就好像没有听见一般。

    他阖了眼睫,遮住了眸底的戾气暗光,然后抬杯饮酒。

    眼看半盅酒水见底,他捏着那细颈的酒盏,终于缓缓开口,只是他的语调低凉,渗人得厉害:“谁让你们来的?”

    还是刚才那个开口的暗卫,此刻哑声道:“丞相大人恕罪,我等……不能说。”

    “不能说……”他轻轻重复着三个字,之后,眼尾一弯红渐重,猩红骇人,他冷眼睨着那已经在发抖的暗卫,本来温雅的面容,平生狠戾:“不能说,你就死。”

    周衍身边的侍卫闻言,上前就想结束他的性命,而那暗卫也认命地闭上眼。

    可周衍陡然再度开口,话语偏执:“凌迟。”

    周遭,传来大臣们倒抽一口凉气的声音。

    周衍只当作没有听见。

    在这暗卫说了“不能说”三个字以后,他心中最后一丝丝侥幸,彻底湮没。

    彼时总归还有一丝希冀,想着自己全族上下为了凉国卖命多年,父母皆因先帝而死,这慕容冥再如何狠戾,也断不会在自己新婚之日,作出强掳他的妻子这等无耻之事。

    可说到底,还是他低估了他的无耻。

    周衍眼前像是蒙了一层黑,又隐隐透出血红来。

    他按着案角起身,墨色的发本是半束,此刻被风吹得发丝纷扬。

    他按耐下喉中那抹腥甜,发了红的眸子,凉薄森冷:“把这些人,都杀了。在场的诸位也别忙着走,都给本相好好看着。”

    【黑化值:70%】

    “是……”

    一阵嘈杂纷乱的应和声音。

    周衍没有再说什么,此刻他只觉得心里犹如火烧,五内俱焚,在理智崩断的前一刻,他喑哑着嗓音开口:“备马。”

    一直到周衍已经离开了,在场的众人也不敢擅自离开。

    今日丞相的样子太吓人了,他们见惯了官场诡谲,本该是不会轻易被吓到,却也两股战战,四肢发冷。

    谁能想到昔日温雅的丞相,竟然会做出这样的事。

    人被逼狠了,果然都是会性情大变的。

    也有官拜一品二品的大人,差不多猜到了前因后果。

    他们都是老狐狸,也知道敢在丞相婚宴上闹事的人,皇城之内,屈指可数。亦或者说,只有那一个人……

    可是他们心中各有惊慌,虽是那人的手下,竟也没有一个人敢说半个请求之字。

    新婚的大喜日子,丞相府正苑血流成河。

    那大片的红色血污浸透红绸,暗红的色泽诡异,血腥味冲天。

    ……

    而此时的皇宫,苏娆已经醒了。

    那暗卫在路上给她下了迷香,可是系统的提示音响起的那刻,她还是恢复了所有的理智。

    70%的黑化值,只能说,慕容冥欺人太甚。

    她坐在梨花沉木的桌上,素手拿着翡翠杯盏,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水。

    事已至此,她不会做那些白费力气的事,她要做的,就是等周衍来救自己。

    慕容冥进来的时候,看见的就是这样的苏娆。

    她穿红色很漂亮,温婉的面容多了艳色,一双蛊惑人心的眼越发勾人。可是她脸上云淡风轻的表情,却叫人生恼。

    没有如愿看见她惊慌失措,他心有不忿,于是开口,似嘲似讽:“你这个样子,倒是和当初不一样了。”

    他的声音低冷,带着天子的威压,很轻易就能让人生畏。

    可是苏娆放下杯盏,平静地看着他,道:“陛下,毁人姻缘是会遭天谴的。”

    “遭天谴?”他先是沉默,之后笑着重复着三个字,像是听见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一般,缓缓笑出声:“你未免也太过高看了自己,苏娆,你一届亡国之奴,有什么资格让朕遭天谴?”

    这就是男主,自信、强悍、无懈可击。

    可是苏娆已经不是他的女主了,她看着他,打蛇三寸,字字清晰:“慕容冥,你真可怜,却也是真的让我觉得恶心。”

    她起身,因为迷药的原因,脚步还有些虚浮,但是走向他的时候,面容坚定冷淡:“你让我家破人亡,为人轻贱,还想利用我的感情,让我做一味药引,我恨毒了你。”

    “你一个男人,堂堂天子,竟能这样利用一届女流,龌龊!”

    慕容冥猛得攥紧双拳,额角的青筋迸出,俊美的面容多了几分狰狞。

    他身为天子,大概这辈子都没有被女子这般羞辱过。

    更何况,这个女子……还是他心有好感的。

    天子权威受辱,一瞬间的暴怒让他上前一步,扼住了她的咽喉:“你以为攀上了周衍,你就能活下去吗?周衍此刻想必已经反应过来,必定已经猜到了是朕掳走的你,可是你说,他敢来救你吗?”

    苏娆一张脸青白,唇色一点点失了血色,偏偏还那般不依不饶,一字一顿地说:“你不配提他,你连他的一根头发都比不上。”

    最后一句话落下,慕容冥蓦然松开对她的桎梏,看着她弯腰咳嗽的模样,挥袖冷笑。

    “那朕倒是要看看,你这般维护的人,究竟能为你做到什么地步!”

    他的话音落下,太监赵文祥就从外面跑了进来。

    他的语气急慌,用快促的语气说:“陛下,丞相率着府中亲卫,已经朝着陛下这里赶来了。”

    回应他的,是苏娆的笑声。

    她看着面沉如水的慕容冥,笑容说不出的明媚,杀伤人眼:“慕容冥,这就是你说的,不会来救我的周衍。你现在也看见了,他能为我做到什么地步。”

    慕容冥呼吸粗重,脸色比此刻的苏娆还要难看几分,眼眶里面满是血丝。

    他看着她,道:“你看不起朕?”

    苏娆缓缓摇头,用认真平静的语气说:“陛下说笑了,我并非看不起你,而是从未将你放在眼里。”

    慕容冥重重闭上眼,再度睁开,里面已经一片冰冷。

    他笑得像是自嘲,缓缓道:“朕今日掳你过来,本是想问你愿不愿意来朕的身边。苏娆,许是朕上辈子亏欠你的,朕每多见你一次,执念就多一分。而你……恨毒了朕。”

    苏娆的眼睫微微一颤,她重新坐回方才的位子上,轻声问:“所以,陛下会怎么处置丞相?”

    “朕不会处置他,朕会让你看看,总有一天你会发现,他也同样精于算计满腹城府,和朕并无不同。”他说完,再没有等苏娆的回应,转身离开。

    苏娆看着慕容冥远去的背影,想说,他同你不一样,他精于算计满腹城府又如何,他从来不会算计我。

    黄昏渐落,周衍一身红衣,眉眼之间匿着血腥气。

    他看着天子寝殿的大门缓缓而开的那瞬间,捏紧了手中的剑。

    慕容冥一身玄色,站在高阶之上,看着周衍隐忍不发的表情,冷笑:“周衍,你周氏一族被我父皇不喜,是朕不拘一格,让你当了这个丞相,现如今,你为了一个女子,竟然提着剑来见朕?”

    短暂的沉默,周衍不避不退地迎上他的目光,轻声道:“陛下说笑了,陛下寝宫里的,不是寻常女子,那是臣的命。”

    声音不大不小,刚好能让苏娆听得清晰。

    苏娆眼中,分明有动容。

    她下意识起身,又往着敞开的门走了几步。

    慕容冥余光看见了,却也没有说什么,反而问周衍:“你可知,朕有千万种方法杀了你。”

    “天子一怒,流血漂杵,臣明白。”他往前走了几步,依旧话语冷静:“就算陛下要臣的命,臣也要带走臣的妻子。”

    算是彻彻底底撕破脸皮。

    慕容冥恼羞成怒,看向苏娆的时候,眼神阴恻,

    “你看见了,不是我不让他活,是他自己想死。”他冷笑着,压低了声音对苏娆说:“去吧,去过你们所剩不多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