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英小说网 > 快穿之黑月光崛起 > 月光溺(十八)
    “你看见了,不是我不让他活,是他自己想死。”他冷笑着,压低了声音对苏娆说:“去吧,去过你们所剩不多的日子。”

    一句话,杀心已起。

    苏娆心中,突然有了恨。

    她再没有多看慕容冥一眼,快步往殿外走去,决绝到头都不回。

    慕容冥看着她的背影,指骨用力到泛白……

    周衍在看见苏娆的一瞬间,脸上的表情便温柔了下来。

    他朝着她伸出手,黄昏之下,他面容温雅,漂亮到叫人心悸。

    于是苏娆也扬起一抹笑,不管不顾地扑进他的怀中。

    而慕容冥眼底,瞬间幽暗到了极致。

    周衍没有留意,他只是一味看着怀中的女子,在看了一眼她脖颈上的红痕之后,不动声色地收回视线,所有情绪收敛到滴水不漏。

    他笑着捏她的鼻尖,道:“娆娆,地上脏,我抱你回去,好不好?”

    苏娆看了一眼不远处一路逶迤蜿蜒的血色,笑着说“好”。

    他们都明白,他们已经走到了末路。

    一路上,周衍都没有提他是怎么闯进皇宫的,他只是握着她微微发冷的手,攥在自己掌心,握得很紧很紧。

    他一遍遍地问她冷不冷,之后在马车即将停下的那瞬间,他对她说:“娆娆,你喜欢江南吗?过几日,我让人送你去江南玩,好不好?”

    他已经在给她准备后路了。

    马车在两人的沉默中,缓缓停下。

    苏娆看着他,许久,突然抬手勾住他的脖颈,深深地咬住他的唇。

    她的眸光潋滟漂亮,丹朱红唇,话语柔软,偏偏每一个字,都是大逆不道。

    她说:“阿衍,我要当皇后。”

    周衍惊颤地看着她,他握着她的腰,语气陡然变得心疼:“你会被后世唾骂……”

    苏娆说:“不怕,他们肯定先骂阿衍,阿衍替我挡着骂。”

    周衍确实有起兵造反的打算,可绝对不是带着苏娆一起。

    他只想将她妥善安置起来,若自己成功了,那自然是皆大欢喜。他会给她改名换姓,让她干干净净,不染诟病地坐在自己身边。

    若是他败了,她也能偏安一隅,平稳度过此生。

    他怎么舍得她遭受流言蜚语?更何况起兵造反,他根本没有十成的把握。

    苏娆难得呼唤了系统:“周衍如果造反,会死吗?”

    系统冷静地说:【那就要看他和男主谁更厉害了,攻略对象也不是不会死的。】

    苏娆心中有了闷闷的疼。

    可是她当着周衍的面,却是笑意婉转:“我就在你身边,哪里也不去,美名骂声,我都陪你。”

    爱意值:【100%】

    系统的声音比刚才对了一丝起伏:【现在,你只要集满黑化值就好了。】

    苏娆一时沉默,之后生出几分不忍之意:“我一定要……”

    系统简单明了地打断了她的话,缓缓道:【你一定要。】

    剧情发展到这里,白月光造反已成了板上钉钉的事。

    夜色低凉,苏娆一身红色的嫁衣,坐在床上。

    周衍送她回来以后,就称有事离开了。

    苏娆不知道他去了哪里,她听他说有事,只是让他早些回来,按耐住了过问的打算——他不说,必定是不想让她知道。

    她心里很乱,她不知道如今这样的局势,她能不能在完成任务的同时,保住周衍的周全。

    她想要完成任务,可绝对不想让周衍死。

    苏娆起身,看着窗外冷清的上弦月,一言不发。

    月色浓沉,有秋风拂面而过,更添许多萧瑟。

    她到底披衣起身,拿起一旁的大氅,往外走去。

    不是想过问他的行踪,只是天冷了,怕他受凉,只是这样……

    她默默地对自己说,也不知道这样拙劣的借口,是为了什么。

    只是走出门的那瞬间,风骤紧轻寒。

    冬日,似乎是更近了。

    书房里,灯火忽明忽暗。

    周衍面无表情地看着跪在地上的内侍,脸上的表情在昏暗的房间里,看不分明。

    他开口,语气平静:“张大人,本相父亲对你家上下皆有知遇提携之恩,可如今,你却想要去慕容冥那边。”

    他口口声声慕容冥,不轨之心昭然若揭。

    明明是如此温柔雅致的一张脸,偏偏神情如同鬼魅,叫一旁的众人皆是心生寒意。

    而张思航更是脸色惨白,他唇角的血迹晕散开,一片浓烈的红色。

    他看着周衍,半晌,哑声道:“你这是……造反,我不能让你一错再错。”

    周衍波澜不惊地点点头,并没有反驳什么,只是将梨花木上的刀扔在了她的面前:“既然如此,你必定是不能为本相所用了。念在往日本相父亲的情分,本相赏你一个全尸,你自尽吧。”

    张思航虎目圆睁,不可置信地看着周衍,字字颤抖:“你要我死?”

    周衍唇角一抹冰冷的笑意,他缓步走向张思航,捡起落在地上的匕首,柔声细语:“本相的话,张大人听不懂吗?”

    张思航这才有了反抗之意。

    只是他才刚刚想要站起来,就被周衍腕间飞出的刀割断了脚筋,踉跄倒地。

    “这些人,一个都不要留。”周衍仿佛没有听见张思航的哀嚎,目光平静如水地扫过不远处跪着的张思航一党,面色淡漠:“你们记住,不是本相想要你们的命,是张大人不想让你们活。”

    有求饶声四起。

    一直在旁边不说话的周衍心腹,终于忍不住上前一步。

    “周丞相……那些人不过就是听命行事……若他们愿意倒戈,留下一命又何妨?”

    周衍已经负手走回了案几后面,他动作优雅地重新落座,用轻描淡写的语气说:“你又怎知他们是真心还是假意,若是怀恨在心,岂不是后患无穷,既然如此,不如杀了永除后患。”

    众人听了,未免心慌。

    他们知此番天子掳走丞相之妻,终究让丞相性情大变,却也没想到会变成这个样子。

    如今的丞相,做事如此不留余地,简直狠绝到了极点,没有半点人性。若是来日他们这些人有谁心生背叛,想必下场只会比今日的张思航更惨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