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英小说网 > 快穿之黑月光崛起 > 月光溺(二十)
    她靠在他的胸口,小小的一团蜷在他怀中,似乎就是他此生能够抓住的所有温暖。

    他开口,不知是说给谁听的:“我必定保住你。”

    似承诺,似自我告诫。

    丞相造反那天,慕容冥的兵马也已同样严阵以待。

    正是初雪的季节,大片大片的雪花纷扬而落,人间胜景的好时节。

    可是皇宫门口,大批的兵马厮打在一起,相互斗争不休,已是生死之争。

    没有人有闲情逸致去看一眼这么好的雪色。

    周衍穿着铠甲,两军阵前,面容肃杀。

    不远处高高的烽火台上已经有诸多的弓箭手,他们被周衍的军队从后背偷袭,接二连三的从上面被推下。

    那烽火台极高,人从上面掉下来,死状凄惨至极。

    可周衍仿佛没有看见一般,脸色平整,目光寒凉。

    他早就已经不是那个温润雅致的丞相了,亦或者说,苏娆被抢亲的那天,他的灵魂就已经阴暗丛生,只剩下狠戾凉薄。

    而金銮殿上,慕容冥面无人色地坐着。

    他看着底下跪着的零零星星几个大臣,笑容讥讽:“其他人呢?”

    王希刚刚从外面的战局中回来,鹤发之年,还要上阵杀敌,此刻已然一身的伤。

    他闻言扑通一声跪了下来,脸色同样惨淡:“皆以倒戈,周衍不知何时伙同外邦,竟让那些蛮夷帮他造反,当真是不择手段。”

    慕容冥根本不想听这些,他的眼眶布满血丝,一言不发。

    突然,那烈烈风声裹挟着大片的雪撞开了金銮殿的大门。

    首领太监踉踉跄跄地进来,一身的血,神情狼狈:“陛下,奴才护送你从密道离开。”

    慕容冥蓦然睁大眼,语气愤懑:“你说什么?”

    “陛下……”首领太监哀切至极:“外面的亲卫侍从,已经或死或伤,至于剩下的人,也都已经转头投靠了周衍。”

    慕容冥整个人失力一般,眼底染上一层清灰。

    他看着门外的零星几个侍卫,传唤了他们进来。

    “诸位爱卿,”他的目光一一掠过殿下众人,话语平静至淡漠:“叛军势如破竹,朕作为天子,绝对不能苟活。诸位爱卿都是我凉国的股肱之臣,绝不能落入敌手平受折辱,现如今,大家随朕一同自绝吧。”

    他说到这里,面无表情地一片看着一脸惊骇的首领太监,道:“去后宫传朕旨意,一众妃嫔皆殉国,皇子公主皆服鸩酒,至于皇后,赐白绫。”

    首领太监没有想到慕容冥会把事做得这么不留余地,一时哑然,之后便是无措:“陛下……那些都是您的……”

    “她们是朕的妻妾,朕要她们牺牲,她们就要牺牲。”慕容冥话语冷静,时候目光扫过王希,低声道:“就从王大人开始吧。”

    王希心底发寒,看着这个自己效忠了一生的王朝,几乎是能称得上失望的情绪在心中肆虐。

    他从衣袖中掏出了事先准备好的匕首,老态龙钟的大将军,手中拿着匕首,手腕还在隐隐颤抖:“陛下,臣的妻儿已经离开皇城,可否不牵连她们?”

    慕容冥把玩着桌上的玉玺,轻慢道:“如今世道流离,大将军都自身不保,何况老弱妇孺。王将军放心,朕会让你们黄泉下见的。”

    王希眼中所有的希冀,全部消弭于无。

    他缓缓闭上眼,竟是落下浑浊的泪来:“谢陛下隆恩。”

    总是有人,哪怕到了绝路,还是义无反顾地效忠着所谓的天子权威。

    很可笑,可是又叫人觉得敬佩。

    ……

    周衍率军闯进金銮殿的时候,大殿里面只有慕容冥一个人。

    他坐在高位之上,笑容平静,俊美的面庞眸色晦暗。

    他看着周衍,笑得冰冷:“周衍,你赢了。”

    周衍脸上并没有自得,他看着慕容冥唇角的笑意,只是淡淡陈述道:“这天下,如今是我的了。”

    “我不明白,”慕容冥眼中透露出几分真切的迷惑来,他看着周衍,缓缓道:“你不惜背着万世骂名,说你是谋朝篡位的奸邪小人,是为了什么?”

    “不甘为人臣子,狼子野心罢了。”周衍将手中的剑抛到慕容冥面前,剑落地,声音铮铮,他的语调冷清:“你自绝吧。”

    慕容冥嘲讽地笑了,他拿起那沾满了血迹的剑,一点点擦拭干净,好整以暇地抬眸:“杀了这么多人,你不害怕吗?”

    “怕。”

    意料之外,周衍竟是这般回答。

    慕容冥愣了愣:“那为何不留余地?有些人,你明明可以不杀。”

    周衍没有回答,只是冷声道:“别再拖延时间了。”

    慕容冥脸上平静,拿起那剑,轻轻放在颈间:“周衍,你是我这辈子唯一一个错看的人,我本以为,你会是一辈子为我所用,一辈子忠君爱国,不曾想,你造反的速度之迅疾,竟是超越了我下定决心杀你的时间。”

    他说完,并不打算得到周衍的回应,手腕微动,就打算自刎。

    可突然有一道温婉的女声传来,带着急切,急急喝止:“刀下留人。”

    这声音响起的那一瞬间,一直面无波澜的周衍,眉心重重一跳。

    苏娆今日穿了一件鹅黄的襦裙,那裙子看起来干净至不染尘埃,和此刻的皇宫,格格不入。

    慕容冥看见她的那一瞬间,想到的是:周衍将她保护得很好。

    她看起来气色比从前好了许多,整个人都透着鲜活。

    而苏娆并没有在意慕容冥的目光,他看着周衍,对上他不解的视线,咬着牙说:“慕容冥不能死。”

    事情的起因发生在半个小时前。

    彼时苏娆正在后院赏雪,院落里面的梅花初绽,在雪色中很是漂亮。

    她正在欣赏着,却听见了系统的声音。

    系统说:【温馨提醒:男主是气运之子,男主一死,世界崩塌。】

    苏娆惊得直接从椅子上跳起:“慕容冥死了,这个世界就不存在了?”

    【是的。】系统的声音低沉好听:【建议你去保住他的命,除非你觉得周衍的黑化值能自己飙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