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英小说网 > 快穿之黑月光崛起 > 月光溺(二十三)
    她开口,已经是笑容温婉:“之前的事,阿衍就不计较了吗?”

    周衍握住她的手,一根根亲吻她的指尖,那高高在上的九五至尊用无限温柔的声音说:“只要你愿意回到我的身边。”

    苏娆说:“好。”

    周衍眼底泛过浓烈的欢喜,下一刻将她压在软榻之上,吻她的眉眼。

    他在吻住她的一瞬间,呼吸便重了,再度开口,嗓音沙哑到不像话:“娆娆,给我生个孩子,好不好?”

    她本就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哪里可能生下所谓的孩子。

    可是此时此刻,她沉默地抱着他,已经是默认。

    周衍的眼中有足以叫人溺毙的温柔,他亲她,声音喟叹:“娆娆,我们从头来过。”

    这天晚上,周衍抱着她,明月楼灯火如昼。

    他向她说着自己关于将来的计划,小到庭院里的一花一木,大到孩子的姓名。

    苏娆知道,只要她愿意,他真的会抛下一切和自己走。

    她明知故问,看着他说:“阿衍,你要江山还是美人?”

    他将她抱得更紧,下巴抵在她的肩胛上,柔声道:“我要娆娆。”

    【黑化值:60%】

    他对自己,真的已经退让到了极点。

    说不心动是假的,可是她更想活着。

    她指着他绾发的碧玉镶金丝龙纹发簪,轻声说:“这个发簪很好看。”

    周衍吻她的唇,一只手摩挲着她肩胛上的红痕,另一只手拔下那根发簪,放在了苏娆的掌心:“你喜欢,都给你。”

    苏娆看着掌心里的发簪,看似随意地说:“这是天子专有的发簪吧?我戴了,会不会被砍头?”

    周衍闷闷地笑出声,声音无限宠溺:“你想要龙袍,我都能裁成裙子给你穿。”

    ……

    次日早朝,众臣发现天子有什么地方不一样了。

    周衍唇角挂着温和的笑,看着昨日谏言的言官说:“皇后的人选,朕已经有了,至于充盈后宫,今后都不必。”

    “陛下!”那言官闻言竟是跪了下来,用诚惶诚恐的声音说:“充盈后宫乃是稳定江山社稷,陛下三思!”

    周衍好脾气地笑笑,说:“不必多言,朕心中有数。诸位还有别的事,就启奏吧。”

    朝堂之上有嘈嘈切切的私语声,显然,没有人想到周衍竟会驳回开设后宫的要求。这从某种程度上而言,是天子的责任。

    可是没有人敢置喙,这天子性情阴晴不定不是一日两日,谁都不想身首分家。

    而此时,苏娆终于走出了明月楼。

    按照系统的提示,此刻的她正一路朝着关押慕容冥的地方走去。

    她已经看透了周衍,只要自己不背叛他,他的黑化值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攒满的。

    可是她必须要完成任务,事到如今,只能算她对不起他了。

    苏娆一路畅通无阻地走到了水牢门口。

    众人虽然不知道她的身份,可是她身上披着天子的龙袍,一身金贵,一看就不是寻常人。更何况她身后跟的侍婢粉黛,是天子丞相府时的旧人。

    “开门。”苏娆的语气平静。

    “这位……姑娘,”守门的侍卫语气为难:“里面关押的人是陛下钦定的重犯,您看起来便是柔弱贵重的身子,还是不要淌这趟浑水了。”

    苏娆笑笑,从发间拔下一根发簪,一头鸦色长发倾泻下来,迷乱人眼的漂亮。

    可是让众人大惊失色的,是那发簪上的纹理。

    侍卫和粉黛一前一后跪了下来,前者面露惊恐,后者满满的错愕。

    粉黛率先开口,带着求全:“姑娘,你可要想清楚。”

    苏娆想的不能更清楚了。

    她看着那噤若寒蝉的侍卫,轻声道:“我是陛下的心上人,未来南诏国的皇后,你敢拦我?”

    自然是不敢的,凤仪尊贵,谁人敢拦。

    侍卫白着脸退到了一边,不敢看苏娆的面容,哑声道:“娘娘……请进。”

    苏娆知道,这一步踏进去,她和周衍之间,再也无路可走。

    可是她只是微微顿了顿,就毫不迟疑地往里面走去。

    身后,有粉黛急促的声音:“夫人……”

    她在替自己担心,苏娆知道。

    而此时的金銮殿上,首领太监不知听手下的人说了什么,脸色一白,急匆匆地朝着周衍走去。

    “陛下,有女子拿着您的白玉发簪,进了水牢。”

    首领太监说到这里,分明看见周衍眼底的笑容一寸寸冰冷下去,之后脸色铁青,眸色渐生阴怖,烈焰燃烧。

    他撑着桌案,直直站起来,看也不看底下不明所以,我泱泱跪下去的一群人,拂袖往外走去。

    首领太监哪里敢耽搁,连忙跟了上去。

    “陛下……要不要让人将那冒充您……您妃子的女子抓起来?”

    谁知道周衍听了他这话,不仅没有露出满意之色,反而脸色如同冰霜,恶狠狠地看着他,面容阴测:“抓谁?”

    首领太监见状,就知道那水牢中的女子,想必真的是身份非同寻常了。

    这也难怪,若非身份非等闲之辈,又怎么敢拿着天子的信物进水牢,探望那个人。

    那可是陛下心中的刺啊……

    首领太监不由得心中庆幸,没有对这女子做什么。

    而周衍抵达水牢的时候,苏娆已经走到了慕容冥面前。

    他似乎没有受什么刑法,身上并没有伤口,看起来精神状态也不错。

    他看见苏娆,先是愣了愣,之后才冷淡道:“你来这里做什么?”

    苏娆不说话,拿出钥匙打开监牢的门,用毫不迟疑的声音说:“挟持我,你就能逃出去。”

    慕容冥面露错愕:“你在胡说什么?”

    苏娆自然知道,慕容冥就算挟持了自己也不可能逃出去。只不过方才系统提示他,周衍已经到了,这一切,不过就是做给周衍看的一场戏。

    “周衍爱我,”苏娆声音平静:“你只要挟持我,就能安然离开。”

    慕容冥笑得嘲讽,带着些许冷意:“苏娆,我凭什么相信你?”

    而站在暗处的周衍,在听见苏娆有恃无恐的话语后,在某段时刻,脑海一片空白。他额头的青筋迸起,已经隐忍到了极致。

    苏娆说的这些话,无异于诛心之论,让他五脏六腑似乎都绞在一起,疼得厉害。

    他死死捏着墙,一双眼睛血红,就这么一瞬不瞬地看着苏娆。

    “你可以不相信我,我本也无意真的救你。”苏娆说着话,已经重新阖上了监牢的大门。

    她此番过来,周衍必定会迁怒慕容冥。只有她装作不在意,慕容冥才能活下去。

    果然,慕容冥听见她的话,嗓音冰冷:“你在耍我?”

    苏娆笑了:“你倒也不算太蠢,你若是真的挟持我出去,必定会死无全尸,可惜了,我本想一石二鸟的。”

    “你什么意思?”慕容冥猝然抬头。

    而苏娆没心没肺地笑了,道:“你和周衍,一个凉国天子,一个一国丞相,南国的覆灭。你们谁也跑不掉。你和周衍,我都要报复……”

    “你闭嘴!”不远处,周衍终于忍无可忍,冷声开口。

    他呼吸粗重,脸上有不正常的红晕。

    他从暗处走出来,一步步走到苏娆面前,不顾她惊慌的面色,当着慕容冥的面,箍紧她的腰身,将她狠狠收在怀里。

    他冷笑,温润雅致的面目阴暗丛生,用低冷凉薄的声音说:“还跑,腿不要了?”

    【黑化值:95%】

    苏娆的第一反应是:哦嚯,完蛋了。

    这样不上不下,才是最要命。

    可是事到如今,她只能硬着头皮继续了。

    她抬手推拒的胸口,用柔弱的声音说:“阿衍,你将我弄疼了。”

    他却是笑了,下一刻俯身舔她的耳垂,低语道:“我还想让你更疼。”

    苏娆是被周衍抱着回到明月楼的,离开的时候,她听见慕容冥说:“周衍,你的下场,也没有比我好多少啊。”

    背负了乱臣贼子的罪名,只为了一个没有心的女人。

    多么可怜又可笑。

    周衍将苏娆抱回明月楼后,就反手锁上了卧房的门。

    他伸手扯她的衿带,动作之重,让她的腰间隐约有痛感。

    苏娆猜到了他要做什么,却朝着他笑:“你生气了?”

    竟还能这般轻描淡写。

    周衍心头满满的失望,还有说不出的痛:“苏娆,我这辈子第一次爱一个人,如今这个下场,我愿赌服输,可是你既然招惹了我,无论如何,我都会将你困在身边。”

    他一件件剥去她身上的衣衫,话语平直凉薄:“这么喜欢跑,没有衣服穿,你还跑吗?”

    苏娆来不及阻止,下一刻,那些精美的衣裳在周衍的手中,被撕扯成了两半。

    她张着嘴,那句“不要”凝在唇边,看起来滑稽又叫人心生酸涩。

    周衍却已经没有半点怜惜,他抚摸她赤裸的肌肤,看着它在自己的手中生出红意,不胜可怜。

    “朕从前听旁人说,女子心中最柔软的角落,其实是给自己的孩子的。朕想好了,朕会日日夜夜宠幸你,一直到你生下孩子为止。”

    他的神情偏执又疯狂,语气低柔:“这样,你是不是就不会离开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