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英小说网 > 快穿之黑月光崛起 > 月光溺(二十四)
    “朕从前听旁人说,女子心中最柔软的角落,其实是给自己的孩子的。朕想好了,朕会日日夜夜宠幸你,一直到你生下孩子为止。”

    他的神情偏执又疯狂,语气低柔:“这样,你是不是就不会离开我了?”

    苏娆知道,周衍的愿望不会成真。

    她不可能孕育他的孩子,他们根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可是那种难过害怕的感觉,还是漫溢上心口。

    她张口,刚想说些什么,周衍单手扣住她的手腕,已经将她整个人按在了床榻之上。

    周衍看着她,神情专注得叫人害怕。

    她的肤色很白,此刻带着几分失措,看起来可怜又可爱。

    他缓缓吻她的唇,玫色的唇,鲜艳欲滴。

    苏娆仅剩的力气,让她抿紧了唇角,这是唯一能算得上微弱反抗的举止。

    而周衍沉溺在其中,动作越来越重,喘息也越来越重。之后,他宛如受到了蛊惑,一遍遍试图撬开她紧闭的齿关。

    苏娆闭着眼,几乎用尽了所有力气,才没有叫他得逞。

    周衍嘶哑着开口,语调透露着丝丝危险:“娆娆,张嘴。”

    下一刻,苏娆做了一个足够叫她后悔的决定。

    她依旧紧咬着最后的防线,仿佛这已经是她唯一可存的依仗了。

    而周衍眸色微眯,下一刻,他修长的手捏住她的下颌,几乎没有带什么怜惜,腕间用力。

    苏娆几乎是登时痛出了眼泪,周衍俯身去吻,缓缓道:“娆娆还不听话吗?朕再用些力气,你这下巴可能就要脱臼了。”

    蚍蜉撼树。

    苏娆到底还是放弃了。

    周衍似乎叹息了一声,他的话语透着丝丝苦恼,轻声道:“娆娆一定要这样才肯听话吗?”

    苏娆因他的声音而颤抖着睁眼,下一刻,落进他淡漠的眸子里。

    那双桃花眼曾经盛满过温柔,看着她的时候,就像在看这世上最宝贵的东西。可是如今,那里面低凉一片,除了漠然,什么都没有。

    苏娆认真去想,其实她不怪周衍这么对自己,可是实话实说,她有些怕他了。

    而此刻,周衍喉间溢出低促的喘息。

    苏娆因突兀的动作,脸色一瞬煞白。

    偏偏后者抚摸她的背脊,用一种冷静到平静的声音说:“放轻松点,我不想伤到你。”

    这一天,苏娆终于明白了那些人为什么这么害怕周衍。

    她第一次这样直白的领教了世人眼中的周衍,用最温柔的话语,最雅致的面容示人,可偏偏手段不留一丝丝余地。

    她大约是哭了的。

    意识模糊不清的时候,他听见他笑着说:“娆娆哭的真好听,再哭大声点。”

    苏娆有一句变态,差点就脱口而出。

    长夜漫漫,注定无眠。

    周衍离开的时候,苏娆宛如一件没有生气的娃娃,一身的狼藉。

    进来服侍她的人是粉黛,小姑娘看见苏娆这个样子,眼泪就掉了下来。

    贵妃娘娘,听起来多么尊贵。

    可是眼前这个温婉秀丽的女子,一身的痕迹,依稀能看见腿间的青紫。

    而苏娆看着粉黛凄惶的面容,脸上扬起一抹笑容,声音淡淡的:“粉黛,我有些不舒服,你让我休息一下,再洗漱好不好?”

    在此之前,粉黛心中其实是有些怪苏娆的。她是丞相府的旧人,算是亲眼见证了周衍的过去,相较之旁人,对周衍宗对了几分爱重。

    从前,粉黛觉得陛下一腔真心,可苏娆不领情便算了,还一次次去触动陛下的逆鳞,甚至闯了水牢,擅自去见了那慕容冥,实在是可恨。毕竟陛下有多爱她,粉黛比谁都明白。

    可是此时此刻,她却不忍心责怪苏娆了。

    说到底,她又做错了什么?

    她一个女子,国破家亡,凉国的皇权贵胄在她眼中,哪个不是凶手?

    易地而处,若她是苏娆,就真的能做到不怨不恨吗?

    粉黛的眼眶微微发热,她勉强笑笑,道:“贵妃娘娘先休息,奴婢等等进来。”

    苏娆并不知道粉黛心中所想,她只是强打精神颔首,之后翻了个身,陷入了沉睡。

    整整一夜,周衍用尽了手段方式,让自己说出了自己做梦都不会想到的话。

    他抽尽她的一身傲骨,让她在他面前屈从,柔顺。

    苏娆记得,最初的周衍,连抱一下自己,都怕唐突。

    她竟将他逼成了这个样子。

    苏娆按了按眉心,不再去想,放任自己陷入沉睡中。

    这一觉,也不知道睡了多久。

    醒来的时候,屋内已经燃了宫灯,衬映着那刺绣裱花的窗棂,烛火摇曳。

    她撑着身子坐了起来,伴随着她的动作,床褥洇开一片水泽。

    苏娆难堪地红了脸,一时间竟不知道该怎么办。

    而此刻,周衍从外面走了进来。

    他看见苏娆坐在床上,酡红的脸色,竟让他舍不得挪开视线。

    他故作淡然地看着她,在她的身畔坐下。

    苏娆在心里骂了周衍无数句,嘴上却是乖巧:“陛下……”

    周衍低垂了眉眼,他抚摸着她的手背,不紧不慢的,声音同样从容:“娆娆今日看起来,心情很好。”

    苏娆吃不准他话里的意思。被整治了一晚上,她现在少有的乖巧。

    “陛下说笑了,不过就是睡的好罢了。”苏娆说完,明显感觉到周衍看着自己的视线晦暗难辨。

    她心头一咯噔,还想说什么话修饰,便听见周衍说:“既然白日睡够了,晚上就好好陪着朕吧。”

    苏娆说:“好。”

    目前这个局势,她暂时不想以卵击石。

    没有十足的把握,她不会再去激怒周衍。万一一个发挥失常,黑化值99%,那她才是真的作死。

    她的乖巧显然让周衍很受用,他的眸色温和了许多,有一下没一下的把玩着她垂落的发丝,漫不经心的样子,语调慵懒:“这么乖?”

    苏娆轻轻靠在他的怀中,她将脸贴在他的心口,软声道:“陛下待我好点,我就会乖的。”

    周衍好整以暇地看着她,不动声色地问:“哦?如何个好法?”

    苏娆眨了眨眼,仰起头看温雅的天子,用柔软甜美的声音说:“阿衍不要生气了,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