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英小说网 > 快穿之黑月光崛起 > 月光溺(二十七)
    周衍龙袍衣摆之下的双手,五指紧握,指节青白。

    可是直到最后,他还是没有说什么,只是拂袖离开。

    周衍离开没有多久,久久没有露面的系统突然开口了:【觉得心累了?】

    苏娆苦笑:“是啊,亲眼看见人命草芥,难免唏嘘。”

    【苏娆,】系统喊她的名字,带着笃定和安抚,低沉好听:【我想你活下去,你明白吗?】

    苏娆有些疲惫的心,突然像是被什么刺激了一下,有点疼。

    她鼻尖激出一点酸意,低低地嗯了一声:“我知道。”

    【别颓废,只差最后一点了。】系统明白,作为一个现代人,此番遇见的种种事情对于苏娆而言的打击有多大。

    赵美人不是原因,不过就是导火索罢了。

    他安抚她,道:【好好完成,回到现实世界,我们说不定还能见面。】

    苏娆被他逗笑了,一直隐隐有阴霾的心情,也顿时好了不少。

    她轻笑,似真似假的语气:“这算网友见面吗?”

    【算期待多时。】系统这般回答。

    和系统的谈话结束后,苏娆调整了一下心情,觉得几日来的压抑一扫而空。

    对了,这么真情实感干什么?她不过就是在一个虚拟世界完成任务,她一定要回到现实世界里,那里才是她的家。

    她调整了情绪,重新振作了起来,晚间的时候,主动对粉黛说:“我要见见周衍。”

    周衍赶来的时候,脸上明显有惊喜。

    他快步走到她的面前,将她抱进怀中,嗓音轻微的嘶哑:“我还以为你不愿意见我了。”

    苏娆回抱住他,带着笑意的声音,有些甜:“怎么会不想见你,我只有阿衍了啊。”

    她很少说这样的话,偶尔说一次,杀伤力惊人。

    周衍有些受宠若惊地看着她,半晌,才哑声道:“娆娆,我也只有你。好好留在我的身边,做我的皇后,好不好?”

    苏娆说:“好。”

    这天晚上,周衍亲手替她解开了脚踝上的锁链。

    他用无限温柔的眼神看着她,说:“不日我们就要成婚了,与其绑着你,我更愿让你心甘情愿地留下。”

    娆闻言只是笑,只是她心里明白,他们之间,没有将来。

    封后大典的这天,周衍在城门口找到了一身素服的苏娆。

    她一张小脸素面朝天,麻衣粗服,混在出宫采买的宫人之中。

    她看见自己的时候,眼底分明还有诧异。

    周衍突然觉得一切都那么可笑。

    刚才过来的时候,他在想什么?他在想,他的娆娆许是遇见什么事了,这才没有第一时间来到自己的身边。

    她素来是乖巧的,怎么可能做出什么忤逆伤害自己的事。明明昨夜,她还对自己说,她只有自己了。

    她不会不知道,自己同样也只有她了。

    她怎么忍心叫他失望?

    而此时,周衍看着她一副收拾行囊要离开的样子,终于明白了什么叫自欺欺人。

    他的眼眶渐渐生出热意,眼尾一弯浓烈鲜红。

    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奢求什么,竟然看着她,明明是威胁的语调,话语中的意味却是低落尘埃,他说:“娆娆,只要你解释,我就信。”

    苏娆的心重重一颤,可是很快,她咬着唇角,用无辜的语气说:“阿衍,我不属于这里。”

    他怒极反笑:“那你属于哪里?”

    他说话的时候,许是因为心绪难平,不受控制地朝着苏娆走过去。

    而苏娆看着越发逼近的周衍,毫不犹豫地往后退了一步。

    这一步,也成功让后者停下了脚步。

    苏娆还在奇怪,周衍的黑化值为什么不涨,就听见后者说:“娆娆,你现在回来,今日发生的一切,我都能既往不咎。”

    苏娆听着,心头异样的情绪泛滥得厉害,可是下一刻,她头也不回地转身,朝着那半掩的城门跑去。

    【黑化值:100%,距离时空跨越,还有半年。】

    伴随着系统的话音落下,苏娆感觉到肩胛处像是被什么贯穿了,一阵剧痛。

    她惨白着脸低下头,就看见穿透而过的箭镞。

    苏娆呼唤系统:“要求屏蔽痛觉。”

    系统沉默了一下,道:【你已经完成了任务,对这个世界的感应会越来越弱,所以不出三天,你基本上也感觉不到痛感了。】

    苏娆咆哮:“三天也不行!”

    系统:【相信自己,你可以的。】

    苏娆想骂人,可是腰身被人紧紧掐住。

    那云端之上的白月光一手拿着剪弓,一手紧紧将她桎梏在怀中。他看着她流血不止的伤口,仿佛在看什么罕见的东西一般,神情专注。

    此时,那血从肩胛处逶迤下来,在手腕处滴落,看起来触目惊心。

    而周衍竟是轻笑出声,之后,他用一种叫人毛骨悚然的温柔声音,含笑道:“娆娆说爱我,我就给你包扎伤口。”

    任务已经完成,苏娆不会傻到和周衍对着干。

    她潮湿柔软的眼睛看着他,已经是妥协,不胜柔弱:“阿衍,我爱你。”

    他眼底似乎是划过一抹讽刺,苏娆看得真切。可是之后,他却用漫不经心的语气说:“娆娆好乖。”

    像是在夸奖一只宠物。

    周衍将她横抱起来,手避开了她的患处,朝着宫城深处走去。

    一步步,远离城门口那恢明的阳光,走向暗处。

    苏娆靠在他的怀中,听见他用温柔又冷淡的声音说:“娆娆怎么能跑这么远?我有没有说过,下次再跑,打断你的腿。”

    苏娆先是惊诧慌乱,之后仰头看着他,笑得很是讨好:“能不能三日后再说,阿衍,我还在流血。”

    周衍的额角,有青筋迸出。

    他用阴测测的语气说:“你在挑衅我?”

    苏娆觉得冤枉极了。

    她不说话,沉默地靠在他的怀中。

    周衍抱着她回到明月楼,粉黛看着苏娆肩胛处的伤口。吓得脸色惨白:“娘娘遇见刺客了吗?”

    苏娆怕她担心,低低地嗯了一声,之后才道:“不碍事的。”

    粉黛这才稍微放下心来,可是下一刻,她看着苏娆身上的粗布素衣,脸色一瞬间白了。她像是明白了什么,看向抱着苏娆的天子。

    周衍雅致的眉眼生出戾气,铺天盖地的压迫感几乎让人下一刻就想跪下。

    他睨着粉黛,语调冰冷:“下一次,娘娘若是再有什么出格之举,你们这些下面伺候的人。都给朕死。”

    粉黛和苏娆都听得出,周衍没有在开玩笑。

    黑化值满格的情况下,他做出什么,苏娆都不会觉得奇怪。

    有太医过来,替苏娆取下肩胛上的箭镞。

    之后,太医正想包扎伤口,却被周衍制止。

    他看着苏娆惨白的脸色,笑了:“娆娆忘记了吗?今日是你的封后大典,时间已经不早了,不能在耽搁了,你直接换上仪制,同朕过去。”

    苏娆同样是笑,说:“好,臣妾都听陛下的。”

    只不过他的话音刚落,粉黛就扑通一声跪了下来,她硬着头皮,字字颤抖:“陛下,娘娘已经流了很多血了若是不包扎,只怕是撑不到典礼结束。”

    这话听起来,字字在理。

    可是周衍只是冷淡的看着跪在地上的粉黛,说:“再多言,直接杖毙。”

    这一天,南诏国皇后的登基仪式。

    年轻英俊的天子握着皇后的手,在众人的注目下,一步一步,走了上百级玉阶。

    世人眼中,他们看起来登对极了。

    只有苏娆知道,离开明月楼的时候,周衍将隔着层层叠叠的衣衫,在她的肩胛处摸到了一手的湿润鲜红。

    偏偏他只是浅笑眯眸,眉眼慵懒地说:“娆娆要撑住啊,若是晕过去,可怎么好。”

    而此时,苏娆终于走完了那一百级玉阶。

    她只觉得头重脚轻,整个人都轻飘飘的。

    高台之下,山呼万岁千岁,礼乐之声不绝。

    高台之上,周衍温雅的面容在晨光之下好看到不可思议,可是话语也同样冰冷得叫人心头揪紧。

    他低声问她:“娆娆,开心吗?”

    苏娆唇色被胭脂染的鲜红,可是脸色苍白如纸:“阿衍开心,我就开心。”

    典礼结束的时候,周衍抱着终于支撑不住昏迷的苏娆,快步朝着明月楼而去。

    他对太医院院判说:“朕的皇后不能有事。”

    不仅太医不明白,其实所有知道内情的人都不明白,既然是如此在意,又何必把事情做得这么决绝。

    周衍掩拳低咳,在慌乱奔走的人群中,看着自己掌心的血。

    牵欢蛊之下,两人性命相连。

    苏娆若是死了,他也不能活。

    可是她若活下来,周衍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事。

    他心里都是恨,注定会让两个人互相折磨。

    这一夜,明月楼灯火通明。

    等到苏娆醒来,已经是次日晨。

    她看见周衍坐在自己的床畔,平日里那样细致整洁的一个人,此刻双眼布满血丝,一身颓废。

    他看着自己醒来,眼底分明划过了惊喜,只是很快,又被漠然覆盖。

    苏娆用绵软无力的手去扯他的衣摆,看着他眸色松动,才轻声说:“阿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