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英小说网 > 诸天如画 > 第十章 因为一场误会的死斗
    叶启似乎忘记一点,百年前古墓派虽不显山不露水,可知晓古墓派存在的江湖人,无不推崇其轻功当为天下第一。

    他趁女子失神跑路,这时是占着先机,且他一身武当轻功本就不俗,若是以着跑路时的速度,就是神雕侠后人轻功再好,也难以将他追上,然他穿好衣衫见身后无人追来,脚下便放松了少许,正是因此,片刻之后被那女子追来。

    而后经过一番追逐,他被女子理所应当地追停在了全真教大殿前的废墟上。

    女子清瘦,年岁看起来是二十左右,容貌绝美,风姿绰约,一头未被山风吹干的秀发更添了几分别样风华,叶启无缘享受眼前的秀色可餐,盖因为女子一双剪水美眸中尽是冷冽的杀意。

    “如果说,这是一个误会,您相不相信?”

    黄衫女子追上这登徒淫贼,狠不得当下便将其杀在此间,哪里会听他解释,行功运至双掌之间,直击在了他面门之上。

    叶启见他出手狠辣,知晓今日误会深了,可也不可能就束手将自己小命献出,双手成爪,以一招武当虎爪手接下了其双掌。

    甫一与女子招式相接,叶启便退后数步,只觉得双臂之间被一股极为玄妙的力道震得生疼,心惊女子掌法玄奥之外,更惊叹她内力要胜过自己太多,如今武当上下除了师父,怕就是练武时日最长的大师兄怕都未及此女子。

    而须知,因为自己百脉俱通之资,再加上七年日月的苦修与宗师之境的师父教导,才在弱冠之龄入了一流,再放眼去看江湖,哪一个一流好手不是中年乃至老年,可黄衫女子看起来比自己最多大上五岁,内力修为竟是如此深厚。

    几乎是在刹那,女子再是出招,这一次,她那一双如玉般的手的变作爪势,爪未至,但随势而来的劲风却已是落在叶启周身,废墟间生长的青草顿时被外散真气搅成粉碎,伴随着尘土一同荡起。

    叶启再不敢分心,一身武当九阳功激荡在双掌之间,脚走阴阳,使出一式太极拳,左手看似缓慢却骤然抓住了女子右手手腕,以力借力一拉,同时右手成拳,以太极拳刚猛力道轰击向女子腰间。

    女子心中一惊,本以为淫贼内力不如自己,便想着以一式催坚神爪一举将其毙于掌下,没想到其眼力之好,竟是寻得自己爪法之间的一隙破绽,且其当下的这一式擒拿之力,全然不似先前所展现的内家功力,不禁讶然这淫贼的师承。

    催坚伸爪记载于《九阴真经》下卷,是江湖中顶尖的刚猛迅捷的爪法,对敌时,若敌内力稍有不及,便极易被爪间刚猛力道致死致残,女子想法实际无错。

    可她哪里能知晓叶启一身技艺最善以弱胜强,练就《独孤九剑》多年的叶启很容易得悉她招式的破绽,而之后又使出的太极拳正是克制她这一式爪法。

    且叶启习武,深知交手对敌经验之重,这么些年来常常与一流高手的武当诸侠以及宗师的三丰真人交手,比之几乎不走江湖的她,对敌经验上强过不少。

    眼见淫贼一拳就要击在自己腰间,黄衫女子击空却不得收手的另一手招式竟是转变,以着一个极难看的姿势拍向叶启后背,此番她是要拼着自己受伤也要让那淫贼不得好过。

    叶启清楚,女子那一拳若是实打实击在自己身上,自己不死也会重伤,可自己那一拳决计不会带给女子多重的伤势,抓着女子的手一松,长拳气息也变,以拳为剑使出一招《独孤九剑》中的破剑式向后而去。

    “嘭”的一声闷响,一道无形气浪自两人拳掌间迸发,继而激荡起了无数砖瓦残片,女子后退一丈,叶启足足退了有三丈,不过两人却没有再次交手,都是紧紧凝视着对方,想要发现彼此身势间流露出的破绽。

    “姑娘,不必如此拼命,你且听小道解释,此间事宜真的是误会,而且那时小道与姑娘之间还有距离,小道发誓什么都没看见。”

    他这不说还好,一说又让女子想到先前之辱,其鼓足全身内力踩出了九阴真经中的蛇行狸翻身法,身形直是骤然出现在他身前,随即双掌齐齐挥舞,打出一记恐怖决然的掌法。

    叶启瞳孔一缩,本以为女子先前身法已是够快,却还是有些低估,此时再做准备已是极难,看出她掌法痕迹,运转真力于胸膛之上,右脚后撤走出太极拳中一式步法,硬生生地挨下这一掌。

    一声如若厚重军鼓之声的低沉响声之后,只见叶启脚下一双云履顿时化作了无数布帛残片,随即他噔噔噔后退数步,每一步都在地上踩出如人脑袋一般大小的深坑,等着身形稳固,他喉头一甜,喷出一口猩红的鲜血。

    也亏他自接触武学开始便将很多时间放在了太极拳的修行当中,受招之后他便以太极拳中的卸力之道将女子掌中力道运转至脚下,不然他这条命已是休矣。

    再看女子,也是嘴角含血,她先是以全身真力使出蛇行狸翻之法,又骤然间击出神雕大侠传下的一记黯然销魂掌,可人毕竟还是血肉之躯,即使她年岁轻轻已是一流上,可经脉内腑依旧无法承受体内真力的高强度运转,受了一身不轻的内伤。

    此刻叶启见女子眼中还是决然之色,深知今日之事无法善了,而经过几个回合间的争斗,他知晓自己以静制动只可能让自己真的被动下去,开始了第一次主动出击。

    ……

    终南山颠,那少年男女再一次的缠斗起来,远远看之像是仙人而舞,可近处一瞧,这样的缠斗却是凶险万分,若有一人心神稍有松懈便会丧命,可深究这场恐怖争斗的起源,却是源于一个美丽的误会。

    一人所学自数十年前独步江湖的神雕大侠,内力深厚、招式变幻无常;一人技艺则是习自当今武林泰斗张真人外加更早些年一匹夫的剑道,虽内力不及,可往往都能借力打力且料敌先机。

    两人手段层出不穷,打的似乎让那山间风景都要失色,便是场间砖石瓦片横飞,山石草木尽遭殃。

    武学走在巅峰,就像传闻中以一苇可渡江的少林祖师达摩,或可像叶启看到那匹夫刺天的一剑,再回至数十年江湖,神雕大侠于万军之中刺杀蒙古大汗,似乎已非人间之力。

    这对男女境界自比不上前人,但一身技艺足傲视当下江湖一流,甚至能让大多数一流高手叹为观止,故倾力之下也不似人间常有。

    某时,到了决出胜负的一刻,两人双掌对在一处,明明是肉掌间的交锋,但发出的声音却似雷鸣一般刺耳。

    残破的大殿废墟变得更是破烂不堪,废墟上生长出的草木哪还有一处完好,尽是化成碎叶木屑在天上横飞。

    在他们身旁,曾经承载全真大殿无数年,后又历经数十年风雨而不倒的一处极壮阔的残壁终是不堪,轰然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