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英小说网 > 诸天如画 > 第三十一章 看海
    峨嵋派几人得救,再不敢在大都附近停留,随着灭绝师太落寞无比地向着蜀地归去了。

    十几日后,叶启一行人来到鲁地某处海港,灵蛇岛在南,而且远离海外很远,故是需要一艘大船,而因鲁地接近大都,受朝廷管控严格,有人要想乘船出海除了需要一应凭证外还要严加筛选,几人都是江湖人,又与朝廷有着很深的间隙,他们在海岸附近停了三日竟是没能找见船家。

    在某间小院中,叶启几人倒不如何着急,要么是在海边游玩,要么就是待在院中讨论武学妙理。

    “我说金花婆婆,你当年好歹也是明教的护教法王,而今怎么怕这怕那的?不要急,我想很快就有人带着船来寻我们了。”

    叶启很是喜欢鲁地的酒水,味道香醇入口劲儿足,他正是在屋檐上品酒看海觉着心下好生舒爽,偶然见着金花婆婆在院中正皱着眉头发愁着什么,乐趣顿时没了。

    金花婆婆在未入中土前乃是波斯明教的圣女,在波斯明教可以说是说一不二的人物,后来潜入中土明教想要窃取《乾坤大挪移》心法成了中土明教的护教法王,那时她因为容颜绝美,明教诸高层乃至教主都对她多有礼待,在结识韩青叶后她虽然浪迹江湖蹉跎半生,可绝未曾屈居人下过。

    今时情境她虽然也称不上是居于人下,但已然相差不多,出行、言语都要看那个如仙似妖的道士脸色,一路十数日,她有过数次逃离的想法,而她本以为除了叶启之外,一行人中无人能桎梏于她,故在叶启外出时她逃过数次,可谁曾想张无忌武功竟也是那么高深,还有那位黄衫女子,武功竟也不在那二人之下。

    金花婆婆逃之不掉,又看着几人停在海畔数日,哪能不急?你们一群人在大都做下了那么忤逆的事,没有隐匿行踪不说,还装什么侠义风范,随便找个大点的海商,拿刀架在其脖子上哪能找不见出海的人和船?此时不等着出海难道要等朝廷追兵?

    金花婆婆苦涩地笑了笑,抬头看了一眼叶八侠说道:“叶八侠说的是,老身不急。”

    小昭最近很开心,就算一路上有着殷离的各种言语挤兑还是能笑出声来,刚刚给最近正勤于练功的张教主端去了饭菜,出门后向着金花婆婆甜甜一笑,与在屋檐上的叶八侠打了一声招呼,自觉忽视了坐在婆婆身边的殷梨,她转头见黄衫女子坐在院中石凳上不知在想些什么,走了过去。

    黄衫女子看着冷,但对于这个乖巧可人的小婢女却喜欢的很,这几日她与小昭相处可谓甚欢。

    不一会儿,也不知两女聊了些什么,黄衫女子嘴角翘起,小昭则是发出了银铃般的笑声。

    ……

    院外传来了敲门声,小昭迈着轻巧莲步前去开门,见着来人后,她带着笑意的面容一顿,随即变冷就要关门。

    叶启自檐上跳下,笑着说道:“小昭,可不能将这位郡主娘娘赶出去,不然我们想要出海就难了。”

    小昭有些狐假虎威地瞪了一眼来人,冷哼一声后才对叶启恭谨说道:“就听叶公子所说。”

    小昭心性单纯善良,故她很少有自己不喜欢的人,而来人是赵敏,那个对公子别有所图的朝廷郡主,她绝对不可能对其表露善意。

    赵敏一身江湖男儿装扮,白衣佩玉,手执折扇,倒像是个风流潇洒的公子哥,她上前几步捏了捏小昭那有些婴儿肥的脸颊,使得后者差点要动嘴咬人才罢手,随后她看向叶启,折扇轻摆笑问道:“叶八侠似乎料定本郡主要来?”

    “你知道,倚天剑在你手中不过是破铜烂铁,在我们手中自然也是破铜烂铁。”叶启沉吟片刻,说道:“刀剑的秘密不能给你分去。”

    赵敏合上折扇,有些不悦说道:“本郡主出船出物资,一点好处都没有怎么能成?”

    叶启故意向身后正屋看了一眼,说道:“也不是一点好处没有。”

    赵敏笑过几声,说道:“妖……叶八侠,道士说谎会遭天打雷劈的。”

    ……

    ……

    不管在哪个时空,叶启从来没有过坐船出海,赵敏的船很大,可放在浩瀚无垠的海上时,也不过是落于小池的一抹微尘,而人更是显得微小,海浪浮沉要比云海来得真实,看着无边蓝幕飘荡,就仿佛自己的内心都沉浸在了海水之中。

    这种感觉不曾有过,但是很妙,所以在巨船行出海岸后,叶启搬来了一张椅子,拿来了一壶清酒,坐在甲板上再也没有动过。

    一日后,海上有了阴云,随即天色暗了下来,再而有海风吹来,船只晃动的很是厉害,本是要给叶公子送些酒水的小昭被晃动的船只一下子又甩回了船舱。

    但叶启坐下那张椅子没有动过,就像是被钉在了甲板上一样,包括椅子上的叶启,明明那宽大如云的船帆都似是要被海风撕裂,可他的衣角还在平直垂着。

    “他似乎在顿悟。”黄衫女子说道。

    何谓顿悟,人之将死看破世间是顿悟,剑客练剑千万次偶而刺出灵机一剑也是顿悟,再或是有熟读三千道藏道士某一日看红尘有感,奋笔疾书数日写成一书。

    人如何才能死去?千万次练剑何时能尽?三千道藏又何其之多?

    叶启才多少年岁,看过多少江湖风云,此间观海便要顿悟,很难让人生出理所应当的感觉。

    只是所有人并不清楚,叶启见过一位绝世剑客纵横江湖的一生,更是在早些日子,在昆仑山的某处山崖上,他便顿悟过一次。

    张无忌沉默,忽然又想到了那些幼时听到的故事,想到了时常看山的幼小背影,他心道了声,小师叔果然是小师叔。

    金花婆婆无奈地叹息了一声,只是看个海便能有所顿悟,他不怪能以弱冠走在江湖前列,或许今日之后,武当还会再出一位宗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