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英小说网 > 诸天如画 > 第三章 四顾剑的自我抱怨
    在叶启被云之澜找来的妇人伺候洗漱了一番后,又与四顾剑“交流”了很长时间,矮山山院某间屋内终于只剩下了他一人。

    他默念打开系统,去看全息卷轴上自己的状态。

    【宿主:叶启(跨时空数据已传导完成)】

    【武学:正在融合中(融合度1%)】

    【抵达东夷城,触发任务面见大宗师四顾剑(任务已完成),奖励苦荷武道笔录一份,是否领取奖励?】

    当下并不是叶启来到这个时空后第一次唤出系统,起先他并不清楚跨时空数据传导到底指的是什么,直到随着云之澜到了庆国某间客栈后,在铜镜中看到自己与上个时空时极相似的眉眼,大概清楚了些。

    跨时空数据传导,或许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将上个时空的自己继承融合在了这个时空的身体之上,包括基因血脉以及真气,这也是他明明拥有这个时空的肉身,在睁眼后,会在这个时空无处不在的核辐射下感觉到异常的压迫力量。

    对于第二栏的武学显示,也与这个时空的核辐射脱不开关系,在上个时空,真气的来源是吐纳积累天地自然生成的力量,而这个时空真气的来源则是无处不在的核辐射,来源不同,内功、招式的心法自然要适应这个时空来做出改变,而他还未开始接触这个时空的武道,所以融合度就成了1%

    对于第三栏任务一项,触发的非剧情任务奖励并不是武功抽取,而是直接给了一套苦荷的武道笔录。

    不过叶启倒觉得并不可惜,他从来没有过要依靠系统来变强的想法,而且他也不认为自己上个时空的武道水平能够弱了这个时空多少。

    领取奖励后,因为婴儿身体先天孱弱,他并没有当下就去体悟,而是沉沉睡了过去。

    ……

    ……

    四顾剑成就大宗师不过几年,但在短短几年时间,已然收了十二位弟子。

    当云之澜将自己捡回天脉者的消息传给其余的师弟们后,所有人都觉得自家会多出一位小师弟,想着以后能有人被自己照顾,心中都不由得喜悦激动,

    然在次日,四顾剑拎着摇篮将所有弟子集合在了山下草屋前时,说出了让所有剑庐弟子都感觉到震惊且又难为情的话。

    “以后这娃子就是你们的师叔,来,前来拜见你们的师叔。”

    剑庐十二弟子年岁还是十五六的少年,平时诸位师兄们让着,故他胆子最大,便是问道:“师父,他还这么小,让我们叫师叔,这怎么叫得出口?还有,您为什么不收他为徒?”

    四顾剑瞪向十二徒,伸手虚虚一弹,破空声响起,就见着后者捂着脑袋痛呼了起来。

    “哪有那么多为什么,我说他是你们的师叔,就是你们的师叔。”

    看着一边捂着脑袋的小师弟,一众剑庐弟子知道他真的很痛,生怕师父还要再杀几只鸡,急忙走向前去拜过师叔。

    对着一个男婴叫师叔行大礼尽管心中别扭,若做了也不觉得有什么,然而一众弟子发现,那男婴看他们的眼神,真的就像是在看后辈一样,这……

    ……

    见礼过后,一众弟子再不想在草屋前待着,不过一会儿,草屋前就只留下了四顾剑叶启两人。

    草屋在东夷城后的矮山下,山下有几丛草木,还有一方小池,池上开着几朵青荷,几片荷叶下能够看到几条鲤鱼在吞吐水泡。

    四顾剑将叶启拎在池边,拿起池畔放着的鱼竿坐在地上,然后抛竿吊起鱼来。

    许久后,他听到几声咿咿呀呀的声音,转头看向身边叶启说道:“不知道,只是那日练着剑,忽然觉得心中牵绊太多,然后杀人,就成了。”

    “好高骛远不好。”

    叶启挥撑着当下自己有些胖乎乎的手臂,将自己的脑袋探出摇篮外,“咿呀”问了两声。

    四顾剑说道:“好,反正今后你是我名义上的师弟,若将来行走天下,不会四顾剑岂不徒惹人笑话?”

    就在四顾剑说完,鱼竿下的渔线忽然晃动了起来,四顾剑顺手一提,随后一条肥嫩的红尾鲤鱼就被提在了岸上。

    “看清了没?”

    叶启若有所思,点头咿呀一声。

    “我不知为何世人会叫我四顾剑,但是用剑哪能四顾,应该是四不顾才是,一剑出,何须再顾?”

    叶启又点了点头,对四顾剑的话表示认同,然后他躺回摇篮中,回想刚刚四顾剑的那一剑。

    当然,四顾剑看起来并没有出剑,但在叶启眼中,他刚刚提竿,那就是在出剑。

    良久,叶启看着天上划过的白云,有了几分明悟的意思,然后他打开系统,领取了苦荷的武道笔录。

    苦荷的道叫做天一道,何为天一,便是春时花开,冬时落雪,山崩水啸,日走月来,凡是自然,都可视作为道。

    此时的叶启不禁想要再喊声系统大气,他来在这个时空,最需要的就是适应天地,而苦荷的武道笔录,偏偏就是在讲述人应该怎么去与天地融合。

    池上无风,但池上清水却皱出几层涟漪,将本来要咬在鱼钩上的下一条鲤鱼吓的钻入了池底。

    四顾剑看向摇篮,心中生出了些许茫然,接着茫然不知为何又化作了杀意。

    他既然生而知之,那他一定知晓他就是庆国人,将来到了自己老死时,那个条件他还会不会答应?

    叶启感觉到身旁有杀意传来,再次将头探出摇篮看向四顾剑,有些嘲讽地咿呀两声。

    四顾剑一怔,沉默一会儿后语气歉声道:“我背负着一座城,在想事情的时候不免要考虑很多,是我多想了。”

    叶启有带着同情地看着四顾剑,心道原来你的洒脱随意都是装出来的。

    “我若不洒脱随意,东夷城的所有人都会不安,有的时候我挺羡慕叶流云那个‘娘们’的,虽然他也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洒脱,但总归能够乘着一叶扁舟,去览这世间的大好河山,而现在的我只能待在这个破败草屋,将这小池看成世界。”

    叶启摇头,不再理会四顾剑的自我抱怨,闭眼重新感悟起了苦荷的武道笔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