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英小说网 > 诸天如画 > 第五章 范少爷可能没有死
    “小孩,看这些蚂蚁打来打去有意思吗?”

    忽听着有人说话,低头看蚂蚁的小男孩下意识抬头看去,见是一个和自己差不多大小的孩子,有些疑惑,既然我们都是小孩,那你凭什么也叫我小孩?

    正是想问,他想起树下两帮打架的蚂蚁已经快要分出胜负了,急忙又低头看去。

    叶启看向四顾剑,问道:“怎么样?”

    “差不多。”

    “云之澜他们确实有些笨,但其实你也不用这么急,我将来总是会成为大宗师的。”

    如果有人听到叶启说出了这般狂妄无知的话,许会笑掉大牙,但四顾剑并不这么认为,如果他都成不了,那世间绝对没有人可以再成为大宗师。

    “谁知道你什么时候能够想通,万一在我死之后,那怎么办?是你说的,投资不能只认准一个篮子硬投。”

    “好吧,这孩子还是聪明一点的。”

    在大青树下一个人看蚂蚁打架,无论是谁来看,这种行为怎么也说不上是聪明,甚至可以说是傻,叶启说那孩子聪明,四顾剑又没有反对,如若让剑庐里的几位弟子知道,指不定要偷偷笑上他们几天。

    只是世上很少能有人意识到,聪明永远都是相对的,叶启与四顾剑能够看到男孩看蚂蚁打架时眼中的若有所思,问它物而求知,这本来就是一种聪明。

    有风吹过,青树上落下片片绿叶,将地上的蚂蚁覆盖了起来,小男孩神色有些着急,可他并没有伸手将绿叶拿开,就这么等了片刻,有几只肢体残缺的蚂蚁坚强地在叶下钻了出来,小男孩神色变得黯淡下来。

    “他若入了天一道,苦荷应该做梦都要笑醒。”四顾剑说道。

    叶启说道:“顺应自然,不因本我而扰,确实适合天一道的路数,可同样适合你的四顾剑,无我之下,才能爆发出无敌的勇气,才能顾前不顾后。”

    看着小男孩抬起头来,叶启在背后帆布包中拿出一把蜜饯递了过去,问道:“你为什么看蚂蚁?”

    小男孩看着叶启递来的蜜饯先是犹豫了一会儿,咽了几口口水后他确认自己很想吃,在叶启手中拿了一块扔在嘴里,一边咀嚼一边含糊不清说道:“我想知道两个人如何打赢六个人。”

    叶启问道:“结果如何?”

    小男孩说道:“本以为人少的会胜,可他们还是打不过人多的。”

    叶启再问道:“你为什么想要两个人打过六个人?”

    小男孩面上露出一些愤愤之色,说道:“总是有人欺负我和我娘,所以我想打回来。”

    “事情其实很简单。”

    小男孩看着叶启惊喜问道:“你有办法?”

    叶启笑了笑,指着自己身后的四顾剑说道:“拜他为师,一年后你一拳就能将那六个人打飞。”

    小男孩疑惑不定地看向四顾剑道:“他说的是真的吗?”

    四顾剑点头,小男孩不知为何信了,于是他起身,跪在四顾剑身前道:“请您收我为徒。”

    他的声音很大,奇怪的是,并没有引来树荫下人们的注意,那些大人还在指着繁华城内说着当年,孩童们依旧欢快地玩着游戏。

    四顾剑将小孩扶起,说道:“今后你就是剑庐的第十三弟子。”

    听到剑庐,小男孩想到了东郊那座矮山,想到了那个如神一般的人物,此时才发现,这个大人和家中挂的画上之人有些相似,他震惊地张大了嘴巴。

    “但你需知晓一事,今后剑庐还是十二个弟子。”看见小男孩认真点头,四顾剑再道:“每隔五天,就在这个时间来青树下,我传你剑道。”

    叶启一边吃着蜜饯一边看这幕拜师的画面,心中有点感触,高人收徒,似乎真的很随意。

    ……

    ……

    费介环顾了下缠绕在自己身上的绷带,有些畏惧地看了几眼那个瞎子仆人,随后看向面前清秀可爱的范闲,认真说道:“我不是你爸爸。”

    范闲悄无声息地将脚边的瓷枕碎片踢开,无辜地看着费介,点头说道:“我知道,只是谁让您三更半夜地闯入我的房间,问题是,您还长得这么……”

    费介知晓这小子要说什么,因为常年用毒而显得有些发绿的双眼瞪了范闲一眼,怒声说道:“我只是想来看看你,谁知道这么晚了你竟然不睡觉,这么小,就满肚子坏水,将来怎么能成?我是奉伯爵大人的命来当你老师的,还不快给我松绑?”

    伯爵大人,自然就是当今庆国户部侍郎范建范大人了。

    范闲看了一下身边的仆人,见仆人点头,嘿嘿笑了声,拿起本来是要捅死这个怪人的尖刀将其身上的绳索割开。

    这时天色微微亮起,隐隐能够听到伯爵府鸡舍中的鸡叫声。

    瞎子仆人冷冷“看”向费介说道:“你随我来。”

    ……

    伯爵府对面街角处的一家杂货店中,瞎子仆人依旧冷冷“看”着费介。

    “我与跛子之间,并没有你来的这个协议。”

    费介是天底下最厉害的几个用毒高手,就是世上那几位大宗师都不敢轻视于他,然他在瞎子五竹的注视下,就像是被人捏住七寸的毒蛇,只能将自己高傲的脖颈低低垂着,因为他知晓面前的瞎子少年在当年是多么冷血毒辣,他若是想杀死自己,自己随时都有可能死去。

    他揣揣不安说道:“少爷总是要去面对京都里事的,早些做准备也是好的,这是院长大人的意思,也是我们的意思。”

    费介觉着那道并不存在的目光变冷很多,再是说道:“还有两件事,一件是院长大人一直没有找见那个箱子,他很担心箱子会落在有心人手中,所以来请五大人指点迷津。等着儋州事了,顺道再去东夷城调查范少爷失踪一事。”

    五竹知道费介所说的范少爷是谁,“目光”变得柔和了些,说道:“小姐在去世前就已经将箱子毁了,至于范少爷的事情,你为什么去东夷城调查?”

    费介说道:“当年整条流晶河都被翻遍了,范少爷死不见尸,近来有一位江南来的江湖客进京犯事被抓,审讯时他曾言四年前见过四顾剑首徒云之澜,后来经过我们调查,云之澜确实在四年前来过庆国,且到过京都东外三十里地,与范少爷失踪的时间吻合,范少爷很有可能没有死。”

    五竹点头,沉默会儿后说道:“如果需要我,我可以陪着你去东夷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