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英小说网 > 诸天如画 > 第八章 陈萍萍
    费介走了,谁也不知道他与大师兄说了什么,但知晓叶启来历的李伯华清楚,这事与小师叔有关。

    说起小师叔,也不知他还未正式开始武道修炼为什么就要闭关,剑庐中不见他骂人笨,还真是有些不习惯。

    不过李伯华并没有想到,叶启不但闭关,还闭关了很长时间,长到所有剑庐的弟子乃至他与云之澜都忘了有这位小师叔的存在。

    ……

    费介出了东夷城后,直奔京都而去,辗转数日,竟就回到了院里。

    监察院深处的某间院落,显得有些破旧,檐角处的黑瓦有多处裂痕,甚至有很多已经脱落,露出了屋顶的木梁与黄土。

    监察院在庆国如日中天,先不说每年朝廷给他们拨下的款项,就是皇帝陛下时不时赐下的重赏都够他们在如今寸土寸金的京都再买上数十个这样的院子,这间小院如此破落,竟是放任不管。

    当然,监察院那么多官员,自然有人看不下这院子破旧提出想要修缮,然却每次都被院长大人驳回,理由是浪费钱财。

    很多人不理解,如果院长大人您这么节俭的话,那为什么陈园里的奢靡就是连远在海外的南诏国人都知道?

    或许只有当年那些监察院老人才知道院长为什么不修缮这个院子,因为,这里才是真正的监察院。

    院里正屋只有一扇很小的窗户,所以显得有些阴森,可屋里却有几丛长势不错的黄花,坐在轮椅上的老人弯着腰,就像是抚摸流晶河上那些美妙的花坊女子一般,触摸着黄花娇嫩的花蕊。

    费介看着他本来不应该这么苍老的模样,一路匆忙而来已经到了他嗓子眼的消息又被他咽到了肚中。

    陈萍萍问道:“先前那么着急,这时又是怎么了?”

    费介咽了几口唾沫,叹气说道:“消息很不好。”

    消息不好,陈萍萍一生听过了不知多少不好的消息,所以他很清楚,不到某些结果要出现的时候,谁知道不好的消息又是不是好消息?

    陈萍萍靠回轮椅的后背上,看着费介说道:“说说。”

    “我先说箱子的事,五大人说了,那个箱子被小姐毁了。”

    陈萍萍笑着说道:“小姐怎么可能将那个箱子毁掉?这么多年了,老五还是不相信我。”

    “所以我说这个消息不好。”

    “说一说另一个。”

    “范大人的孩子没有死。”

    陈萍萍握紧了轮椅上被雕刻精致的扶手,问道:“是他!”

    费介摇头,说道:“应该不是,我们调查过,当年范少爷应该是死了的,事实上在范府那个仆人拼命将他抱出别院之后,他也应该要死,只是后来恰好遇到了从江南而回的云之澜。”

    陈皮皮沉默半晌,这才释然地松开了紧握扶手的手。

    “那是好事。”

    “问题范少爷是天脉者,我想院长大人你应该相信这世上确实有天脉者,且四顾剑虽然白痴,但不傻,对于这件事情他们没有骗我的理由。”

    费介是用毒的宗师,先前在东夷城的时候,他说的十坊百姓生死并不是口出狂言,甚至只要他愿意,让东夷城成为一个瘟疫横行之地也不是难事,况且他身后有整座监察院。

    东夷城若只是为了一个走失的孩子,确实没有骗他的理由。

    陈萍萍手指轻轻敲击着扶手,幽暗的屋内响起了一阵极有规律的清响。

    “但其实他是庆国人,不过剑庐有些麻烦。”

    费介很是赞同陈萍萍的话,剑庐真的麻烦,四顾剑才成就宗师几年,就教出了比庆国上下还要多的年轻九品高手,再过几年那还了得?

    “这个消息是否告诉范大人?”

    陈萍萍点头,数道:“这么些年来,他也不容易,告诉他让他开心开心,也能减少些他心中的愧疚,但他依旧不能排除在外。”

    费介称是,然后退出了小屋。

    也在这时,屋里阴暗一角中缓缓走出一人,就像是自轮椅上老人的影子中走出一般。

    “你怎么看?”

    “我没有去过剑庐,但我知道那里一定是一个很有魅力的地方,因为四顾剑本身就是一个很有魅力的人。”

    “他一定会来庆国。”

    “那我找个机会,将他杀了。”

    ……

    ……

    范建那张脸上已经很久没有再出现笑容了,就是年前柳氏给他生了一子也没见他笑过,近几个月来,不知因为什么事情,他的情绪一直烦躁,前几日柳氏抱着范小少爷去寻他让他看看儿子,结果都被狠狠骂了一顿。

    一位仆人敲响了范家书房的门,果不其然,几乎在门响的刹那,书房里就传来了范大人的骂声。

    “我不是说过了,这几日不要有人来打扰我。”

    仆人一脸苦色,强忍着掉头就跑的冲动,说道:“老爷,费主办来府上了。”

    范建将书房门打开,神情激动说道:“赶紧去请他到书房来。”

    不一会儿,仆人将费介引来,就在范建将书房门关好的时候,他就已经迫不及待地问道:“东夷城一行如何?”

    费介知晓这几年范大人背负了很多,忙是回道:“范少爷还活着,只不过他现在是剑庐的小师叔。”

    范建听着儿子还活着,先是极放松地呼出一口气,随即想到费介之后的话,双目间迸发出了毫不似庆国文官所有的铁血之意。

    “意思是,东夷城不放人?”

    费介点头,说道:“不可能放人的,当年谁也没有想到……”

    费介将在云之澜那处听到的关于叶启所有事情都说了出来,范建沉默,当年是他不顾妻子硬要做出的选择,也确实如费介所说,抛弃他的是庆国人,而且因为那个身份,即便庆国向着东夷城施压,四顾剑不死,剑庐也绝不可能放人。

    “他过的如何?”

    费介坐下,磨蹭说道:“因为范少爷他闭关,我没见到,但因为我去剑庐询问他一事让云之澜如临大敌,想来他在剑庐过的很好。”

    “其实他活着就是好的。”

    范建笑了起来,只是看着他笑,费介一点都不想笑。

    (感谢老堵腾云驾雾的1500币及月票支持,感谢顾宸嗎的200币打赏,谢谢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