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英小说网 > 诸天如画 > 第十三章 阴影中的剑
    范闲怔住,问道:“什么样的人?”

    范若若蹙眉说道:“他穿着一身白衣,应该用剑,范六说他是父亲的客人。”

    范闲嘀咕着,原来那个白衣剑客是父亲的客人。

    “哥,要不要我去问问父亲?”

    范闲摇头,说道:“范六是父亲的人,不必怀疑,今晚一定要守好我的房间,不要让任何人进来。”

    ……

    ……

    庆国的皇城城墙要比都城外墙高上太多,在清冷月光的映照下,远远看去就像是一座连绵的山脉。

    皇城里面很危险,因为庆国的第二位大宗师就在里面,因为无数庆国军中精锐也在里面,当年强如四顾剑,面对皇城守卫,他也只能饮恨而回。

    叶启来在皇城附近后,避身在一处房舍檐下,不出意外,他耳中传来了系统的声音。

    “宿主抵达庆国皇城,触发任务击败(击杀)洪四痒。任务奖励:本界气运值10%。”

    洪四痒在这个时空的故事线中,作用很大,若非是他,在几年后的大东山一战,庆帝不可能在极短时间内重创两位大宗师,更不可能在之后全然改变大陆的局势,击杀或是击败对方,自然会影响这个时空的故事线,那任务奖励也就是气运值了。

    “不过,击杀庆帝最好的机会还是要等到大东山,若洪四痒提前死去,庆帝身在皇城不出,就是世上的所有大宗师齐全,也无法将对方杀了,今夜不能杀洪四痒。”

    叶启在想通后,看了一眼身后被月光折射的屋檐阴影,坐在地上等了起来。

    ……

    漆黑的夜色下,京都某处屋顶上出现了两个黑影,他们的速度极快,几乎眨眼时间就能越过两三人家。

    两人到了皇城脚下才停了下来,避开有巡逻的兵卒后,轻松攀上极高的城墙,过了一会儿,便见着一人翻墙逃离,其身后正追着一佝偻的身影。

    檐下,悄然跟了上去。

    ……

    经过一番追逐,几乎跑遍了半座京都城,洪四痒终于追上了那个敢于擅闯皇宫的剑客,两人便是在夜色下缠斗起来。

    来人实力很强,九品中的境界,用的是剑,有些四顾剑的影子,难道他来自东夷城剑庐?

    “四顾剑的徒弟?”洪四痒避过五竹一式以攻代守的剑招,然后身形退了半步问道。

    五竹没有趁机进攻,反而将剑收在臂后,说道:“不好意思,刚刚是我走错地了。”

    五竹没有承认,但洪四痒已经确认对方是自东夷城那座剑庐走出。

    洪四痒阴笑几声,厉叱道:“走错地了?我庆国皇宫也是你能乱闯的?”

    说罢,他欺身前去,真气凝结在双爪之下,向着五竹身前一挥,无数道气流如同绳索骤然出现在五竹两侧,他竟是想以着一身浑厚真气将五竹锁住,让对方直面自己双爪。

    再看洪四痒双爪,指尖泛着黝黑冷厉的寒光,看之似比刀剑都要锋利。

    面对这时的危局,五竹像是不再想藏拙,后退一步,屈膝,横肘。

    他手中青锋横在颈间向前斩去,如同自刎一般,但就是这一剑出,缠绕在他周身的真气绳索被无形的剑意撕碎,也就是这一剑,他护住了自己一半前胸,挡住了洪四痒一爪。

    这一剑招正是最纯正的四顾剑顾前,就是云之澜在此看过,也都要赞叹五竹这剑已得四顾剑精髓。

    ……

    洪四痒另外一爪来至,五竹此时已经无法招架,只能向后避去,但此时他既是剑庐一位九品中的弟子,便不能全然避过。

    “刺啦”一声,洪四痒手中出现几缕黑布,他有些讶然对方能够躲过自己这一爪,正要再而攻去,猛然想到,对方从一开始被自己发现就一直在避一直在逃,先前自己与其在京都城追逐良久,此时又在这里缠斗,难道?

    洪四痒暗道一声不好,不再去管面前五竹,提气运起轻功向着皇城而回。

    ……

    叶启不知何时来到皇城正对的街面,一身白衣在月光下很是显眼,他看着停在面前的佝偻身影,说道:“洪公公,等你很久了。”

    洪四痒刚刚越过两坊之地,本是急着向皇城回援,忽然看到街面坦然站着一人,他意识到,皇城今夜定有要事发生,而自己想要回到皇城,必须将眼前这人杀死。

    “你又是谁?”

    叶启说道:“不方便告知公公。”

    “找死!”

    洪四痒右手一张,身形在地面滑行起来,倏忽之间,来在叶启身前,枯瘦如干柴的手向着叶启面门印去。

    叶启面上毫无表情,但对于洪四痒这一掌心中生出了些赞叹,如此掌力,就是师父成就宗师的时候也打不出来。

    洪四痒此时的境界比九品上要高出半筹,换言之,他战力却要胜过上个时空的宗师高手。

    叶启没有出剑,而是挥动右臂,广袖下的右手如同苍龙疾出,然后与洪四痒来掌对在一起。

    真气骤然在两人掌间爆发,京都城主街下那一块块丈许长的巨石难以承受,摇晃碎裂开来,随后,两人之间生出一阵狂风向着四周逸散而去。

    有坊墙被风吹到,无数层屋檐在狂风中化作齑粉……

    “嘭”的一声,叶启后退丈许,洪四痒直接暴退了数丈。

    “观你年龄,应该不过双十,掌力却如此浑厚,你到底是谁?”

    洪四痒诧异说道,然他身形却在动着,双手如托山岳而出,掌力比之先前还要恐怖浑厚数倍,除了那几位大宗师,如此手段已可在世间称作顶尖。

    “还是不能说于洪公公听。”叶启说道同时,白衣在夜色下簌簌而动。

    他还出一掌,但掌下却仿佛包罗了万象,如同秋雨成幕,如山崩海啸……

    这一掌,正是他在上个时空明悟而出的飞仙掌。

    ……

    叶启单掌逼近,洪四痒出掌形成的势就如一座土墙面对着自高山而落的洪流,瞬间土崩瓦解。

    他瞳孔骤然一缩,如此恐怖霸道的掌法,他竟是从未听过,怕是叶流云的掌也不过如此。

    眼见叶启掌势而来,他不敢有丝毫托大,收回左掌抵在右掌的手背之上,与叶启来掌撞在一起。

    ……

    沛然巨力如同让他在面对千尺而下的飞瀑,他臂上的衣衫被无形的力道撕碎,他的手臂在慢慢扭曲,发出一阵阵骨骼摩擦的声音。

    某时,他感觉到了死亡而来,正当他闭眼准备死去的时候,双掌上的承受的巨力忽然消失,然后他倒在地上,看到了一柄在阴影中刺出的长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