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英小说网 > 诸天如画 > 第十九章 请剑庐贵客入篱一谈
    现在的狼桃,确然要比海棠朵朵强上不少,狼桃双刀之下初看杀意沛然,可在细看之后,无论从其发力还是双刀的轨迹,之中又逃不了天一道武学宗旨的圆满无缺。

    便似青篱内那些庙宇颜色,青黑二色杂揉,让人不觉有异,反倒觉得美妙。

    叶启还是以一招顾前相迎,四顾剑的剑,到了最终也只是一招顾前,顾前不顾后,一剑出,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剑下寒风起,杀意也同样冲天。

    那些被叶启击倒在地的护卫感觉到了刀剑散发的气息,手脚并用远离了二人,而小皇帝早就被海棠带到了青篱内的极远之处。

    狼桃握着双刀的手指微微发白,无数年前他曾见过这一剑,用剑的那人叫做四顾剑,师父叫他痴剑,庆国人叫他白痴,天下剑客们叫他剑圣。

    不过如今用这一剑的不是四顾剑,所以他微微发白的手指不是他在恐惧,而是兴奋,就像是画家看到了一张好看的画,诗人听到了一首好听的诗。

    他的双刀在变,不是刀的轨迹,是双刀之下的意志。

    九品上境圆满就是九品巅峰,狼桃已经在九品巅峰停留十年,而今十年的积累,在叶启强大的剑下,他看到了某种可能,将对方的剑破去,或许之后自己就是大宗师?

    ……

    叶启感知到狼桃触碰到了某些东西,也清楚狼桃的双刀已经完成某些蜕变从而变得更强,但他的剑依旧没有变,因为没有必要。

    天上很突然的响起一道雷声,然后青山上的朝阳霎时被阴云笼罩。

    青山上的气候多变,一年常有雨雪,许是在烈日当空,一团阴云忽然飘来,便会有雨下,又许是清晨落下几抹朝阳,刹那之后就有雪花纷飞。

    早在狼桃现身,青山边缘就出现了一团阴云,只是并未遮住太阳。

    刀剑在雷鸣响起时相遇,所以本应该有的刺耳声被雷霆遮掩,有雨丝自天穹滑落,落在两人之间,却被无形的力道震成了更是微小的雨滴散向周围。

    雨滴被震散如同一个信号,刀剑下交锋的真气开始向外散去,仿佛化作了无形的刀剑,落在青篱上,青篱断去,落在地上,尘土与山石被割裂开来。

    “铛”的一声传来,仿佛有什么东西碎了一般,狼桃身形飞了出去,他的双手满是鲜血,但他还握着双刀的刀柄,不过刀刃已经碎了。

    雨在此时轰然而至,青山漫天只余潇潇落雨。

    ……

    狼桃艰难地在地上站起,雨水早已淋湿了他的衣衫与发丝,他看着面前收剑的白衣剑客,眼中尽是不可思议之色。

    “剑庐不弱于人,以后莫要言辱我剑庐。”

    在刚刚交战前,狼桃看到了一丝破境的曙光,他以为那便是大宗师的高点,但在与叶启交战后,在自己的双刀落在对方的剑上时,他清晰地感知到了对方的境界比自己还要高,但绝对没有高到师父那般地步,那时他才知晓,大宗师离九品很远。

    “对于言辱剑庐一事,我道歉,但我想知道,你离大宗师还有多远?”

    叶启正要回答,忽然觉得心头一悸,他看向青篱一处,一位光头的苦行修士正缓缓走来,他的胸前有一个骇人的血洞,似乎可以透过血洞看到他身后。

    天上连成丝线的雨水并未淋湿他的衣衫,就似乎他正举着一柄无形的雨伞。

    他是苦荷。

    “四顾剑很会做生意,但在这之前,我需要知道你有没有实力。”苦荷走在青篱外说道。

    他的话没有逻辑,四顾剑是剑圣,但为什么会做生意,与叶启有没有实力又有什么关系,所以众人除了叶启之外,没有人能听懂他的话。

    叶启听后笑了,将袖子上的雨水甩尽,说道:“还请苦荷大师赐教。”

    “好。”

    苦荷说完,缓缓抬掌,然后青篱外的落雨停了下来,他双唇微动,似乎在诵念什么,停下的雨丝汇聚在他掌间,形成一道涓涓细流。

    细流只是细流,但在苦荷掌间,它多出了生命,多出了某种不可抗衡的意志。

    “落。”

    随着苦荷喝出,细流直直向着叶启流去。

    ……

    天地如同被细流切割分离,那细流明明就是细流,却像决堤的洪流一般,显得是那么的不可阻挡,就是山川都能被它冲垮一般。

    细流来近,叶启淋湿的发丝被细流的意志打散乱摆着,但他的眼睛却没有眨动一下,握着剑柄的手也没有动摇。

    某时,他将剑拔出,双手握紧剑柄,然后双臂同时一屈,将剑刺出。

    青篱外停下的雨开始继续落下,但因为先前停歇,在落时如有湖水倾倒一般,将他的身形瞬间淹没。

    长剑直入细流三丈,脱离细流的雨水如刀似剑,将叶启臂上的衣袖搅碎,在他的臂膀上划开了无数道细口。

    鲜血混着雨水流在地上,很快就被雨水又冲刷干净,叶启握剑的手还是没有动摇。

    ……

    “他才几岁?竟然能抗衡叔……师祖?”小皇帝指着那个被雨水浇灌的剑客,看向刚刚与那剑客交手的师父问道。

    海棠同样看向狼桃。

    狼桃看着那处摇头,无奈说道:“他与我交手,一直未曾用出全力,所以我不知道。”

    ……

    青山上午这场雨来得快,散的也快,天上的阴云被阳光撕开好些缝隙,那绵绵不绝的雨丝也渐渐停了下来。

    但在青篱外,叶启的剑还停在水流三丈之内,水流依旧散发着不可抗衡的意志。

    苦荷轻咳一声,握掌为拳,细流也化成了拳。

    一声闷响,细流形成的拳头越过那柄剑,落在叶启胸上,叶启握剑的手终于开始摇晃,因为他的身子同样在摇晃着,只是他没有倒下,剑也没有自他握剑的手中落下。

    这时,细流形成的拳头化作水花落在地上,苦荷再次轻咳一声,胸口那处血洞随着咳嗽声溢出几滴鲜血。

    “不错。”

    叶启抬起一只满是伤口的手臂将嘴角溢出的血迹擦掉,随后将剑收回,还是笑着说道:“没想到,苦荷大师的心性也如我那师兄一般狭小,生意能谈了吗?”

    苦荷看了一眼狼桃与海棠,说道:“此间事了,请剑庐贵客入篱一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