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英小说网 > 诸天如画 > 第二十七章 小皇帝的酒,陈萍萍的枪
    “刚刚听下边的人说,爱卿路上出了一点小意外?”

    皇宫一间楼阁中,早就备满一桌菜肴,楼阁里依旧没有宫女太监们侍候,还是只有司理理作陪。

    叶启将那个车夫给的箱子放在椅子边,打量了几眼楼阁内的布置,然后坦然坐在椅子上说道:“没事。”

    小皇帝看了一眼箱子,知道这位主不愿多说什么,也没觉得不满,笑着说道:“那就好,知道爱卿喜欢饮酒,朕特意拿出了美酒款待。”

    说完,在她身旁坐着的司理理会意一笑,拿起一只玉壶走在叶启身边,给叶启面前的酒杯斟满。

    叶启看了一眼司理理,觉得对方果真如庆国都城中传闻的那般倾国倾城,再看杯中美酒,酒液清亮带着淡淡晶莹的绿色,没有庆国内库出产的白酒酒香四溢,只有一抹余香环在鼻间,正如美人腰间垂下的一缕丝带,动人且勾人。

    果真是好酒。

    等着司理理坐回小皇帝身边,小皇帝举杯示意,然后将杯中的酒一饮而今。

    叶启也将酒饮尽,只觉得胸口被一阵清凉盘踞,好不痛快。

    “如果爱卿喜欢这酒,朕遣人给剑庐送去。”

    叶启饶有兴趣地盯着小皇帝的眼睛,说道:“那就多谢陛下厚赐了。”

    小皇帝听罢,空着的左手一僵,面上却是如故说道:“一些酒,哪里说的上厚赐?”

    ……

    楼阁中只有三人,小皇帝摆开宴席拿出美酒,应该是要说上一些不能让外人听到的事情,比如日后东夷城与北齐的合作,再比如神庙的秘密。

    然而这场酒宴中的谈话并没有涉及这些,司理理只是安静地坐在皇帝与叶启中间给两人添酒,小皇帝只是问着一些东夷城的风俗,叶启则是一边饮酒一边回答皇帝的问题。

    所以酒喝了很多,这场酒宴也持续到了暮时,一缕夕阳照进楼内,几串风铃被微风吹着发出了阵阵清脆舒缓的铃音。

    小皇帝在不知举杯多少次后,再一次举杯饮酒,然后不胜酒力,脑袋一头栽在了桌上。

    司理理连忙看去,发现陛下只是饮酒熟睡,不知怎么想起陛下设下这场酒宴的目的,她低垂玉颜不敢去看那个来自东夷城的剑客。

    叶启看着这一幕,无奈叹息一声,拿起地上的箱子,起身说道:“告诉你们陛下,女孩还是少要饮些酒的好。”

    ……

    回到青山的居所后,叶启将箱子放在院中石桌上,将剑拔出斩在了箱子中间的金锁上。

    金锁剧烈晃动几下,并没有被他用剑斩开。

    “嗯?”

    叶启有些诧异地看着完好无损的金锁,尽管他只是轻轻出剑,并没在剑身附上内力,但自己手中的剑是四顾剑耗费无数财力与人力铸造,世间哪有什么器物能够阻挡它的锋芒。

    坚固的箱子以及坚固的锁,这让叶启不由得想到了那个箱子,然后他再次挥剑,这一次,他用出了三成内力。

    便是在一声刺耳的“当啷”声后,金锁表面出现了裂痕,叶启继续挥剑,金锁彻底断裂成了几截金属。

    箱子在金锁断裂后自动弹开,展露出了里面的事物,那是一柄圆筒似的铁质兵器,还有一封牛皮纸封好的信封。

    叶启看着那柄铁质兵器,不用去看那封信,已然清楚是谁将这个箱子送来的。

    南边自然就是南庆,有能力在上京城找到自己的只有那么几人,陈萍萍是太监,但是他有枪。

    ……

    无数年前,陈萍萍再一次率领黑骑千里奔袭,这一次,他的目标是肖恩。

    监察院黑骑在执行任务中从来没有失败过,陈萍萍的谋划也从来没有落空过,所以,肖恩被关在了监察院最深处的地牢中。

    然而肖恩毕竟是肖恩,为了这次的任务,陈萍萍武功被废,双腿残废成了跛子,自此之后,那个提及名声就能让庆国京都小孩啼哭的监察院院长,坐上了一辆轮椅。

    那个时候,太子刚刚登基,庆余堂还是庆国最大的商行,叶家那位神仙一样的女子还没有被一场大火烧死。

    那位神仙一样的女子担忧跛了的陈萍萍的安危,在某日,发动了自己所有的能力,秘密制造了两把武器藏在了陈萍萍轮椅的扶手之中。

    武器的名字只有陈萍萍知道,它们叫做枪。

    ……

    “似乎很多人都愿意相信我,四顾剑是,苦荷是,肖恩也是,还有陈萍萍也相信我,为什么?”叶启将箱子中的枪拿出,感受着手中传来的金属质感,轻声自问着。

    道院只有他一人,他的自问显得是那么的干涩。

    “陈萍萍的枪,好东西。”

    ……

    醉酒的小皇帝悠悠醒来,看着面前爱妃关切的神色,不知怎么双脸一红,然后将头蒙在了被子中。

    司理理轻轻一笑,将头探在皇帝蒙住脑袋的被子处,说道:“那个人早就走了,陛下还是出来吧,莫要憋坏了。”

    “哼,朕连你都没脸见了。”皇帝脑袋蒙在被子中,再加上心中的羞意,声音细微如同蚊蝇低鸣一样。

    司理理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既然陛下不愿意见奴家,那奴家走了。”

    小皇帝一把将被子扯开,头发乱糟糟的哪里还有身为帝王的威严,反倒有些普通少女应有的可爱。

    她扯住司理理的袖子,说道:“不行,你得告诉朕他在之后说了什么。”

    司理理白了小皇帝一眼,抬起玉手给她将发丝拨的顺了些,说道:“没有什么,只是说陛下身为女孩子,以后还是要少些饮酒。”

    皇帝语气胆怯又带着希冀问道:“他说话时候的表情如何?”

    司理理心中暗叹一声,装做沉思,片刻后说道:“那位的表情倒没有什么,不过听他说话时的语气应该是关心陛下的。”

    被人关心对于北齐的皇帝陛下来说,是很平常的事情,但被那个人关心,却让小皇帝像是吃了蜜一样的笑了起来。

    她对某人的情愫产生是在那夜在青山之后,有些莫名,当然,她不否认那个人长得很好看,也不否认对方的武功让自己叹为观止,更不否认自己很想将对方自然流露出的骄傲折服。

    “木蓬的药是什么东西,连个人都迷晕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