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英小说网 > 诸天如画 > 第三十六章 神庙之行
    北齐国境最北端,有一座关口,名为天关,因为出了关再往北走百里,即使是炎炎夏日都会有冷彻头骨的风雪天气,人类很难在那里生活,人不及也,便是天。

    当然,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据说代表上天意志的神庙就在天关之外。

    当下大陆南边或许已经看到春意,但在天关附近,此时却是每年中最寒冷的几日。

    天关外除了银装素裹,全无别的颜色,值守在此的北齐边军不知躲在哪里正烤火吃酒,所以某时,低矮的关墙下走来一个背着很大包裹的年轻人,他翻越关墙走在茫茫雪原路上之间的过程显得极是顺利。

    不过那些边军就是看见了年轻人,也不会阻拦,别说此时正是严冬,就是到了夏日,出了天关也很少有人能多活几日,既然是去找死,出言拦下对方当那恶人作甚?

    ……

    出了天关,很难在冰雪中看到有黝黑的山石裸露在外,铺在地上的冰雪平整,看不到有任何动物活动的痕迹,这里就像是一片死地,真真正正的死地。

    叶启沉默地走在冰雪间,他穿的很厚,浑身裹着厚厚的毛皮,连头带脸都蒙着温暖的狐裘,就像是一只迷路的灰熊,哪还有先前身穿白衣时的飘然似仙。

    出关走了三日后,即便是他大宗师的武道修为,又穿着极厚重的衣服,依旧能够感觉到无处不在的寒意。

    他从来都没有因为自己的武道境界而忽视天地的恐怖,所以他在决定去神庙之后,让海棠准备了很多东西,在到了天关后就换上了极厚重的衣服。

    天色渐黑,他果断地停在了一处雪山腰下,然后放下背后的巨大包裹,搭起了一个用来阻挡风雪的简易帐篷。

    刚是用着路上枯树折下的断枝在帐篷外生起了一小堆篝火,卷着霜雪的寒风忽然自北而来,他将篝火转回了帐篷之中,然后吃下几块肉干,钻入了在青山时缝制好的睡袋之中。

    风雪在外呼啸的声音很大,就像是数十只雪狼在齐齐哀嚎着,听着森然无比。

    若是常人在这样极端的天气下,难免会生出惧意与退意,叶启自然不会,他只是静静地听着风声,运转着体内真气阻挡着渐渐流失着的体温,然后缓缓地睡去。

    次日早间,风雪骤停,叶启自睡袋中走出,昨夜一夜风雪,竟是将半个帐篷都埋住了,他将帐篷睡袋收拾好后,如行土路一般,再次走在了雪路之上。

    ……

    数十日过去,恐怖的风雪开始几乎每时每刻都在肆虐着,叶启行路的速度也变得愈发缓慢,他停在了一座横贯千里的山脉之前,想到了肖恩讲述的某段神庙之行。

    当年他们一队近乎百人的队伍是在夏时出发,到了这座山脉的时,队伍中已经不足十人,然而在这里,他们还没有去到那片永夜的地域。

    永夜并不是无法理解的现象,这里本身还是那颗水蓝色的星球,他们之所以遇到永夜,是于夏日出发,行路数月后到了北极,恰好是北极极夜开始的阶段。

    叶启在北齐严冬时出发,也是受到日后范闲去神庙时的启发。若等天暖和再走,走上几月到了北极,就算因为知晓路途可以少用些时间,但在归途时不免还要经历极夜。

    肖恩苦荷一行人在神庙途中,带足了大量物资,最后更是靠着人肉为生,最终也只有两人到了神庙,而在极地如此极端的环境下,大宗师境界再是玄妙也绝对比不上百人队伍。

    远处山脉下的一处斜坡上,忽然有几声兽吼传来,便见着一只约莫一尺长的白狐自斜坡上滚了下来,可能因为它先前就受过伤,在从斜坡上滚下来后只是在原地哀嚎,随后,一只巨大的白熊出现,爪子有力地抓在雪地之中,很快地滑向了那只无法动弹的白狐身边。

    叶启淡然地看了一眼,拿出庆国内库出产的指北针找明了方向后,向着山脉的东边走去。

    ……

    此时极北的地方还在极夜中,白熊就是从那边迁徙而来,不知走了什么运气,发现一只受了伤的白狐,一路追赶才有了刚刚的一幕。

    白狐不过一尺,除了厚白的皮毛外,能有多少血肉为食?这白熊极是聪明,发现白狐大概率不会再跑掉,又发现叶启的身影,当下吼了一声,就向着叶启跑去。

    冰雪被寒冷的天气冻的瓷实,由于体型巨大,也因为看到了更大的食物,白熊跑时格外用力,在奔跑中激起了阵阵风雪。

    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就与叶启剩下不过几丈距离。

    叶启转身看向白熊,即便隔着冰冷的空气都能闻到其嘴中的腥臭味道,他无奈地摇了摇头,然后拿出长剑横着划过,白熊的脑袋飞出好远,身子跑了几步后跌倒在了地上。

    “本来食物充足,就没有必要将你杀了,现在你将四只熊掌送上门来,那我也只能笑纳了。”死去的白熊就是活着也听不懂他的话,何况头颅已经被飞出好远,此时他与其是在与死去的白熊说话,倒不如说是在自言自语。

    这数十日以来,一眼望去的只是冰雪,他从来没有见过一只活物,刚刚杀了熊,有了开口自语的理由,索性说些话,不然憋着实在有些难受。

    叶启将四只熊掌割下用绳子拴好后挂在背后的包裹边,正要起身离开,忽然听到一阵阵狐鸣,这才想起,刚刚还见了一只白狐。

    他走在白狐跌落的地方,见白狐一只后腿上有着一道深可见骨的伤痕,可能是被山上的寒冰划破,刚刚的叫声,应该是它想要离开牵动了腿上的伤势。

    白狐以为叶启与白熊一样想吃自己,漆黑如墨石的两只眼睛中流露出了几分如人一般的凶悍意味,此时正皱着鼻子呼着充满警告的低鸣声。

    叶启看着白狐的双眼,发现它与寻常野兽有很大区别,然后一把将其抓起扔在了背后的包裹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