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英小说网 > 诸天如画 > 第三十八章 剑下冰雪
    再是十几日之后,天色只剩下了漆黑,星海明亮,恍若只手可摘,一颗颗散发着明亮的光芒,它们冷冷地注视着雪原上的冰雪,注视着自南走来的一人一狐。

    白狐的腿伤好了,两日前,在叶启感应天地之息的时候,它悄悄地离开了营帐,然后撒腿向着南边跑去。这几日,它不得不承认叶启有点好,自己每天都能吃到美味的肉干,也不像之前经常饿着肚子,但因为雪原北方的夜色,因为无数年见到过的一幕,它对于雪原北方有着莫名的恐惧感。

    当然,它又一次逃跑失败了。

    “等我找到神庙,就将你放了,如何?”

    白狐正在雪地上自顾玩乐着,听着叶启说话,以为他要喂自己肉干,跃在叶启怀中,然后将在地上沾染的冰雪全部抖在叶启身上。

    叶启自然不能与一只狐狸计较,捏着白狐的后脖子将之拿开,将身上的冰雪掸尽,才又将它抱在怀中。

    白狐张嘴,伸着粉嫩的舌头舔了舔叶启的脸,叽叽几声,意思大概在问肉干在哪里?

    叶启笑了笑,在皮裘的口袋中抓出几粒肉干,白狐几嘴吃掉,又跳回到了雪地上边跑边玩乐起来。

    “挺好。”

    某时,星光一下子变得黯淡起来,本来漆黑的天上流露出几抹紫色光芒,它们缓慢地壮大,在到了某个临界点的时候,彻底化作一团浓烟似的紫光,如同一团烟霭盘踞在天边,极是绚烂夺目。

    白狐停了玩闹,看着那团紫光变幻,忽然发出一声惊惧的叫声,尾巴一夹,再次跳在叶启身上。

    叶启将手按在它的脑袋上,驻足去看那光团,这时,光团再次发生变化,雾霭状的模样变成丝丝缕缕,继而如箭自夜穹向着地面滑动,就像是从天上落下了万千箭雨。

    感受到头顶传来的温暖,那些异象也没有爆发出什么恐怖的气息,白狐的胆子有些大了,它扬起脑袋,冲着那边不满地叽叽叫了起来。

    叶启将它的嘴捏住,继续看着那些变换的紫光,许久后心中生出了某些触动,便是一把将白狐扔在雪地中,解下包裹,握住腰上剑柄,漠然不动。

    如果将世间万物都看成了剑,那世间所有的事都会是一本剑法,紫光浩荡如剑,那日山脉上的高处不胜寒是剑,踏在茫茫雪原上而生出的孤寂还是剑。

    在破境大宗师之后,他一只没有在心中孕育出独属于自己的大宗师之剑,出了天关,一路看尽万里冰封,感受着雪原上孤寂的寒风,随后遇到白狐,看到横贯千里山脉上的冰雪,直至此时他心中触动,然后明悟。

    武道用于天,所以,也得自于天。

    他的剑没有动,但是地上的白狐却感觉到了有什么恐怖的事物要出世一般,它开始狂奔,头也不回的狂奔。

    紫光再一次变幻,变成了一座连接南北天穹的桥梁,就像刺出去的一柄剑,这时,叶启拔出了剑,顺着紫光凝成的桥梁轨迹,刺了出去。

    地上无穷风雪骤起,随着长剑澄澈的剑身,化作了一条冰雪长河,向着很远处的夜色流去……

    ……

    小狐狸感受着身后凌厉的剑意,它停下狂奔,扭头看去,恰好看到了那条冰雪长河,许久后它看了看南边,很是纠结地叫了几声,然后慢慢地又向着叶启走去。

    紫光终有极,化成桥梁后,它的形体慢慢地分散,变得薄淡,夜穹似乎吸收了它的光芒,不再那么漆黑,黑了很长时间的夜终于迎来了黎明,雪原很远的地方出现了一个光影轮廓后,万千星辰刹那间变得黯淡无光。

    小狐狸回在叶启身边,似乎先前的想法让它很是愧疚,它拿着脑袋轻轻地摩挲着叶启的裤脚。

    叶启将剑收回,背上包裹,将它抱在怀中继续前行。

    ……

    当太阳升起后,就再也没有落下,天上终于又露出了蔚蓝如洗的天空,阳光并不温暖,但却极为刺眼,就是向来喜欢在雪地上玩闹的白狐这几日也都是待在了叶启的怀中。

    又过了十几日,阳光变得黯淡,气温低到了常人无法忍受的地步,还好的是,这里没有了极地无处不在的风雪。

    在天际极北,陡然出现了一座雪山,雪山很高,似乎要将天刺穿一般,它似乎从这个世界诞生就耸立在那里,冷漠平静地等待着人世间不畏黑夜寒天风雪的人们前来朝贡。

    小狐狸看着那里,觉得自己就算是待在叶启的怀中都不是特别安全,故钻入了日渐减小的包裹之中。

    叶启也看着那里,知道神庙就要到了。

    天地元气如同化作了雾海一样繁多,轻轻地滋润着人身体中的每一寸的血肉与骨骼,当年肖恩苦荷一队人马在雪原走了大半年,两人以人肉为食渡过了茫茫永夜,然后在太阳升起的那日,看到了那座雪山,感受着天地元气的洗礼,那时他们是悲是喜?

    叶启没有喜悦也没有悲伤,因为他对神庙没有多少向往,因为他来的时候没有吃过人肉。

    他迈着缓慢而又洒脱的步伐,走向了那座雪山。

    几步后,他停了下来,想着苦荷为了来这里吃了很多人肉,四顾剑经常说在梦里杀了庆帝后他在神庙大杀四方,如果他们两个知道自己这么轻松地来了神庙,会不会想要揍自己一顿?

    ……

    苦荷在南庆待了几月,终于回了青山,同时也带来了一位少女,那位少女的身份很特殊,是南庆范闲的妹妹,更是剑庐那位的妹妹。

    然而令青山弟子更为惊讶的是,狼桃随即代苦荷宣布了一件事,女子将成为天一道的关门弟子。

    能够代表天一道只有苦荷,天一道的关门弟子也就是苦荷的关门弟子,这件事如何能够不让他们惊讶?

    说起其中缘由,倒是没有本来故事线中的颇多周折,如今已身在江南的范闲只是将自己想要表达的意思说于苦荷,还没有提到自己的条件,这件事就被苦荷应允。

    其中,少不了有叶启的一番情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