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英小说网 > 诸天如画 > 第四十五章 小皇帝来剑庐
    自从一年多前离开剑庐后,叶启就一直在完成着与四顾剑商定的计划,去南庆京都探查洪四痒的底细,以此引出神庙使者,去北齐青山,将苦荷拉入自己与四顾剑的计划,后被神庙使者寻来,与其战斗在绝境中破境,回到剑庐之前,又伪装成四顾剑与叶流云做过一场。

    他一直在极认真的做这些事情,因为计划的目标是庆帝,若是其中有一个环节出了差错,便会导致计划全盘落空。

    而今回到剑庐,庆国那边的事情只差陈萍萍的东风,叶启在密林中的草屋前享受起了算是暴风雨前的平静。

    现在他什么都不想,也什么都不会想,就躺在密林草屋的顶上,拿着四顾剑送过来的美酒喝着,要不然就晒着从青树叶间透过来的太阳,简直不要太过舒爽。

    在这几日,矮山中莫名多出一只白狐,引起了好些弟子的不满,原因有二,其一是在他们初见白狐时,见其毛色纯白长相可爱,本是想要将之捉住好生瞧瞧,结果白狐的速度很快,好些八品实力的弟子都追之不住,若是如此也就罢了,偏生白狐在逃出很远后,它会驻足停下,叫上几声去嘲弄那些弟子,被只禽兽嘲弄,这放在谁人心里,想必都不会痛快。

    其二,白狐经常在剑庐三代弟子们的食堂中出入,“偷鸡摸狗”倒是好的,有一次,几位在厨房轮值的弟子看到白狐后,有人驱赶时说了它几句畜生,白狐竟是在刚刚摆好的满桌饭菜上都留下了梅花一样的脚印。

    这番形为属实气人,不少深受白狐之害的三代弟子气不过,便是商量着要将那只白狐绳之以法,然而在行动之际,有人收到消息,那只白狐竟是师祖带回来的,结果自然只能不了了之了。

    觉着有道微风来在,正在草屋顶上晒着太阳的叶启睁开眼睛,看着白狐嘴中叼来的鸡腿,揉了揉眼睛问道:“又是有弟子送你的?”

    白狐因为咬着鸡腿,发出了几声微弱的呜呜声,点头回应叶启的话。

    “那你自己吃吧,不用给我。”

    白狐摇头,将鸡腿塞在叶启手中,然后叽叽几声,抬起爪子指着自己的肚子。

    叶启看着它圆滚滚的肚子,几口将鸡腿吃下,又躺下去晒太阳。

    白狐张了张嘴,伸着舌头将嘴边毛发上的油渍舔舐干净,跳在叶启身上也随着他晒起了太阳。

    ……

    与此同时,剑庐矮山下的山路驶来一队人马,七匹青鬃黑马上骑着七位气息如刀的武者,在他们中央,护着一辆漆黑鎏金的马车。

    “剑庐这座矮山居于闹市,没想到走在路上却是这么的安静。”北齐小皇帝掀开马车窗上的珠帘,看着路间两侧缓缓而过的青树说道。

    海棠看着她,玉手一直没有离开藏在袖袍中的短剑。

    自从去年开始,南庆在边境的军队逐渐换上了一批将领,那些将领有很多共同的特性,比如年龄最小的都已过四十,再比如他们曾经都随着庆帝征伐过北魏,这样的动作不言而喻,南庆要对周边的国家动手了。

    当然,南庆动手不会很快,调换的将领需要很长时间熟悉手底下的兵众,动手也需要准备调配充足的粮草物资,最关键的还是,除了南庆,大陆上最为强大的两方势力北齐与东夷城内还有大宗师。

    北齐近年来国势蒸蒸日上,尤其是从去年开始,北齐大将上杉虎归到小皇帝麾下,小皇帝掌握了兵权,在与太后争权之上渐渐处于了上风,几个月的时间,就将太后在朝堂上多年经营的势力冲的七零八落,上个月,随着太后亲信锦衣卫头领沈重被以谋反罪名诛九族,太后彻底退出了北齐朝堂。

    如果再多十年,小皇帝有信心可以让北齐正面与南庆抗衡,奈何北齐积弱多年,就是此刻北齐政治清明,也得需要时间来弥补双方的差距。

    此来东夷城,小皇帝为的就是将北齐与东夷城牢牢联合在一起,而东夷城的掌权者从来都不是城主,而是剑庐那位被天下剑者尊称为剑圣的四顾剑。

    “陛下,您身为一国之主,出使这种事情不应该自己亲力亲为,现在退还有机会,您若有闪失,当下的北齐可承受不起。”随着临近剑庐,海棠语气愈发紧张说道。

    她说的很是在理,帝王乃是一国之主,若有闪失,国必大乱,尤其北齐皇室还不像南庆那样枝繁叶茂,而且,虽然因为当下南庆气焰嚣张,东夷城与北齐之间的关系不错,几个月前苦荷还曾亲自来到剑庐,但这世间,最说不准也是最善变的就是关系。

    如果四顾剑暴起杀人,他们这一行人,人人都是放在案板上的鱼肉。

    “师姑,朕早就与你说了,与人相交,最重的就是诚意,朕这么大的诚意来了,四顾剑不会动朕的。”

    海棠叹气,只得无奈说道:“那就随你吧。”

    ……

    车马停在了剑庐门楼之外,当海棠拿着信物让值守弟子通报之后,几乎很少离开谷间草屋的四顾剑亲自出门迎接。

    海棠的名号对天下习武之人来说无人不晓,剑庐很多下山的弟子见过对方画像,他们自然知道师父(师祖)出门迎接的不是海棠,那只能是海棠身边的年轻公子,那人是谁?难道是北齐那位?

    ……

    草屋前吹着自海上而来的凉风,消弭了不少夏日的炎热,几声蛙鸣在池畔响着,池里的鱼儿会时不时跃出水面去吃那些靠在水面的蚊虫。

    小皇帝与四顾剑在草庐前谈着国事,海棠不方便去听,故她坐在池畔,看着草屋前的一应布置,山花、小池、青草、密林,这一切看着自然,但细细感受之下,它们竟是都隐隐含着一抹锋锐的剑意,就仿佛这谷间,本是就是一柄剑。

    如此,她想到了那人曾说过的道理,那个自然于我和我于自然的道理,原来是这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