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英小说网 > 诸天如画 > 第四十八章 泡澡
    数月过后,庆国皇宫发生了一场大火,秀丽尊贵的东宫被付之一炬,随后又传来消息,长公主被陛下幽闭在了一处冷宫。

    尽管她的封号与封地都未被皇帝收回,但所有人都知道,这位权倾朝野的长公主彻底的远离了帝国的权力中心。

    紧接着,太子被派往南诏出使,须知太子身为一国储君,出使他国本就犯了禁忌,而南诏那等地方,瘴气毒物横行,中原人去了十有九亡,陛下这是要让太子死在南诏。

    很多人想到了原因,这些年来,太子表现平平,武不及大皇子,谋略不及二皇子,平时更是只知吃喝玩乐,陛下是想要凭借此事来废储!

    很多人没有将事情起因往更深层次去想,只当陛下是因长公主罪名才迁怒于太子。

    然而在两月之后,太子安然从南诏回来,皇帝没有因为太子一路苦劳流出情面,反而是当在一众大臣的面上,表露了自己废储的意愿。

    就是猜想到了结果,在听到陛下亲口说出废储一事后,朝中依旧是反对一片,先不说本身投靠在太子麾下的官员,就是二皇子一脉的官员也在以沉默不言表达着自己的意思,至于朝上那些中立实干的能臣,反对声则更大。

    国之储君怎能轻易更改,一但更改,也就意味着朝上官员体系会发生极大的变化,于国当是不利。

    那日,从未在朝堂发火动怒的皇帝气极,起身早早散了朝会,又过了几日,祭天吉日临近,皇帝专断,带齐虎卫与礼部尚书、太常寺、钦天监几个官员,不去京都外的庆庙准备祭天事宜,反而是去了儋州大东山。

    ……

    东夷城矮山密林的草屋前,放了两只用来洗澡的木桶,桶里盛满了温度适宜的温水,四顾剑拿着摘来的一盆花瓣,一股脑地洒在了自己的木桶中。

    叶启看着他,不知怎么就想到了地球某个影视片段,带着调笑意味提醒说道:“小心引来蜜蜂。”

    四顾剑撇撇嘴,将自己身上衣服脱得一丝不挂,钻进满是花瓣的木桶中,说道:“好久没有洗澡了,现在当然要好好洗洗。”

    叶启也将自己的衣服脱光,钻入木桶中说道:“也不知道你定的是什么规矩,杀人前为什么要洗澡?”

    四顾剑一边拿手搓着上身,一边说道:“其实吧,也没有什么原因,早年我要杀的人,一般都是东夷城之外的人,那时不习惯洗澡,赶路时经常被人说臭,我堂堂剑圣总不能因为这种事情迁怒别人,以至于后来出门杀人前总要洗个澡,再然后就养成了习惯。云之澜他们觉得这可能有什么道理,所以现在剑庐弟子在杀人前都要洗澡。”

    “原来如此。”

    言罢,两人齐齐地将手搭在木桶边缘,抬头看天,闭目养神起来。

    不知从哪里叼来鸡腿的白狐走在两个木桶边缘,它本是想要将鸡腿递给叶启,见叶启一脸放松舒坦模样,它颇为好奇,便向着木桶跳去,结果被叶启伸手抓在手里,扔到一边,它放下嘴中的鸡腿,不满叫了起来。

    这一刻,剑庐密林,两只冒着热气的木桶,一阵狐鸣,好不恬淡。

    ……

    青山后山,天一道亲传二代弟子今日都在,他们齐齐跪在庙外。

    苦荷一人身在庙内,擦洗庙间积累的灰尘,等着庙内干净如洗,他起身燃香于院内大炉上。

    那香很长,不知是什么材质而成,不过一会儿,整座破庙都笼罩了一层香火烟气,而崖上清风却不能动之分毫。

    半日之后,香火燃尽,苦荷推门,狼桃牵来一匹老马,苦荷接过缰绳,骑马下了青山。

    ……

    陈萍萍必须要坐镇京都,因为皇帝不在京都,而他是皇帝最信任的臣子。

    院里破屋里的黄花在昨夜全部败尽,陈萍萍有些心疼地一一将那些枯萎的黄花剪掉。

    “有些麻烦,五大人不知身在何处,而范闲这几日正在东海飘着。”费介悄无声息地走在屋里,等着陈萍萍将最后一朵黄花剪掉,才是开口说道。

    陈萍萍拿着一块布子擦了擦剪刀,说道:“范闲这孩子,虽然与他的母亲不怎么像,但在某些方面,与他的母亲一样执拗。”

    “他没有决定了的事情,即便他很想看到事情发生,但可能会因为一些原因,不愿让那件事情发生,而我们的陛下就是看到了这一点,才又将他调出京城,将地点定在儋州。”

    “确实麻烦,不过你还记得我说过的那句话吗?我现在还是如那时的感觉,似乎只要那个孩子出手,这件事我们只要看着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