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英小说网 > 诸天如画 > 第九章 天下溪神指
    叶红鱼看着那道屏障怔怔出神,她清楚自己败了,还是在对方用出了与自己想通同境界的力量之下败的,而她,在同龄的修行者中,从来没有败过。

    没有败过,败了,总是会失落。

    她低着头,眼中隐隐有泪光闪烁,只是此时夜色很浓,在淡淡夜色的遮掩下,没有人看到那抹泪光。

    叶启挥手散掉屏障,看了一眼叶红鱼与在一旁幸灾乐祸的陈皮皮,没有说什么,离开了草屋外。

    陈皮皮看着他的背影,揉了揉额头上还在的包后,又去看低着头的叶红鱼,心中大为不解,为什么?

    ……

    ……

    知守观里没有太多人烟,所以时间过的很快,一月时间转眼过去,叶启也将当下的日字卷看完。

    由于他大部分时间都待在草屋内,也有可能那日的出手确实解决了在观中可能有的麻烦,倒没怎么再见过陈皮皮与叶红鱼二人。

    这日,他来到了第三间草屋的篱门前,这间草屋中放着的正是天书其三,沙字卷。

    在月前与叶红鱼的打架中,他意识到了自己对道术的掌握不足,而道门无数年搜集的功法都记录在沙字卷中,有精妙不可说的,有山野宗派之法,有昊天道门的无上神术,有佛宗的严妙诸法,甚至还有魔宗神秘的邪恶功法。

    沙字卷几乎记载了世间所有的修行法门,无论从数量还是质量来说,只有书院后山的藏书可与其相比,便如那词,繁若河沙。

    正要推篱门而入,叶启扭头,见中年道人不知何时来到了自己身后。

    “沙字卷之内容,不可强观,当年叶苏在看此卷时,都要自刺一剑,柳白亦如是,你且需做好准备。”

    沙字卷上尽写天下大道,而向道之人尤其是境界高深之人必然要饱受大道之法的诱惑,如若沉在浩瀚不计的功法中,谁知世上会过多少年,等是醒来,说不得就要化作枯骨。

    更为重要的一点,沙字卷本身承着那些大道,大道高深,孕在神秘无比的天书上多年,早是生出了诸多玄妙的变化,一眼看去,无尽大道化成道剑撕扯你的神海,那时剧痛绝非是常人可忍。

    叶启自然知晓观看沙字卷会引发什么,向着中年道人行了一礼,说道:“感谢您提醒。”

    说完,叶启推开篱门走了进去。

    中年道人摇头,既然师兄的交待是让他来观中观览天书而无其它,那自己的劝说,该是多虑了。

    ……

    ……

    第三间草屋的布置与第一间相差不多,甚至是沙字卷的封皮也都与日字卷不差多少,叶启将沙字卷翻开,几缕阳光照在了书页之上,将那些用浓墨绘成的人形照耀的极是清楚,有无数道线条在人形之间来回流动,而在人形书面下方,则是几行文字,记录着功法的修行要旨以及注意事项。

    叶启看到的第一门功法叫做天下溪神指。

    知其,守其,为天下溪,故一指出,天下皆宁。

    随着入神看去,叶启的脸色变得苍白,因为忍着识海中某种无法严明的痛楚,他脸上不断生出汗珠滚落在地下,眼神变得涣散,显得异常虚弱。

    但他的眉头没有皱起,双眼无神,可依旧犹如利剑般锋锐。

    ……

    三日后,知守观下起了朦胧细雨,白日的观里终于出现了云雾,因为常时不见有云,故在雨时,白云笼罩整座观里,比任何一地风景都要如画。

    一道剑意顺着第三间草屋刺出,几缕金色的茅草在剑意下折断,摔在雨里失去了颜色,随后,叶启推门而出,摇摇晃晃地走在草屋前的石墩上坐下,仍由雨水将自己身上的灰色道袍淋湿。

    等着脑海中不再是密密麻麻的文字与那些人形画像,他看向了此时雾蒙蒙的湖泊,感觉到湖上的阵法有异,他看向了那棵在雨中飘摇的桃树。

    然后看向桃树上空,厚重的阴云被里面的雷光渲染成了极浓郁的紫色,里面正在孕育着一道极恐怖的雷霆。

    “雷是昊天刑罚的力量。”中年道人出现在叶启身后说道。

    叶启指着那棵桃树,看向中年道人问道:“所以,这棵树将会是我的道剑?”

    中年到人点头,说道:“这棵树,被观里的天地之息蕴养了多年,再有雷霆降下,便是最好的道剑。”

    正在他说完,雷音自天上响彻,阴云弥补的天空骤然被撕开一道裂缝,观里的雾纱也被撕开一道裂缝,紫色的雷霆顺着裂缝如长河而下,落在了那颗桃树上。

    桃树在一瞬间燃起了大火,似乎雷霆将它多年积累的天地之息都点燃起来,火势直冲天穹,同一时间,因为桃树燃烧的火势极大,在它周边落下、积累的雨水化成了水雾,让那火光变的扭曲起来。

    火势大,故没有持续多长时间,十几个呼吸之内,火势戛然而止,等着那里的水雾散去后,原先高大的桃树早已不见,只剩下了一块半人高的焦黑木桩。

    “过去看看。”中年道人说道。

    两人走了过去,中年道人掐诀,一缕聚集而来的天地元气如若化刀,向着木桩削去,木桩外的焦黑表层以着肉眼可见的速度化作了黑色木屑,片刻,成了人小臂粗的木条。

    中年道人将木条拿起,递给叶启说道:“道剑还需持剑者亲自雕琢打磨,此时当中雷罚之力与桃树本身的天地之息交融,尽快。”

    叶启拿过木条,说道:“多谢。”

    说完,他伸出二指,向着木条抚去,便是一股玄奥却自坚固的气息从他指间而出,拂过木条每处,有木片纷纷自木条上脱落,直至形成一柄古朴狭长的木剑。

    中年道人看之,负在身后的双手一握,然后不敢置信地看向叶启,这是天下溪神指,他怎么可能会天下溪神指?

    他的不敢置信并非是叶启学了知守观绝学,既然其是师兄收的弟子,去看沙字卷时自然能够看到天下溪神指,而是,其先前明明不会任何道法,凭什么在三日之内就能学会天下溪神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