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英小说网 > 诸天如画 > 第十一章 无题
    “主要是高点不同,你去了洞玄境界会好点。”本来是不愿意多说什么的,可仍由这么一个小姑娘背着自己哭,叶启怎么都觉得有些别扭,语气安慰说道。

    叶红鱼再次抹了抹眼泪,看向叶启的眼睛里还有水润,她问道:“真的?”

    叶启说道:“我从不骗人。”

    ……

    安慰是要付出代价的,叶红鱼在第二次落败后,没有再去天谕院,而是留在观里,每日等着叶启看完天书,又练完剑,就会拿着道剑去与其比试,尽管结果想同,但她似乎乐此不疲。

    叶启自然知道她为的什么,她这是想要在比试中印证她道法的缺陷,换句话说,自己成了她的陪练,且还是那种收不到任何好处的。

    当然,此番是可以拒绝的,问题在每次拒绝时,小姑娘总要说上一句难道你怕了,叶启当然不怕,那就只能继续去当陪练。

    秋末之后,知守观上下绿意还在旺盛,天空却飘下了不少的白雪,除了没有将观后的那座青山染白,将观里上下都裹成了雪白一片。

    陈皮皮长高了几分,不过更加胖了,穿着缝了棉花的道袍,显得更胖,走在树下的雪地里,总是要让人担心树上面的积雪会不会被震下来。

    西陵神国在南,又有不远处宋国海面时时送来的暖流,在唐国冬时也会温暖如春,事实上,在下雪之前,观里还没有一点寒意,一夜之后,观里被雪覆盖,气候变得极冷,两只野鸭哪里经过这样的天气,晚上冻死一只,早上又冻死了一只。

    陈皮皮忘记了这点,然后当他早上来到湖畔为两只野鸭修的窝棚前,看着两只没了温暖的鸭子尸体,他哭的稀里哗啦,拿着两只鸭子的尸体,跑出观外,寻了一个能风景好的地方,用胖乎乎的小手刨开开冰雪与泥土,给那两只鸭子入土为安。

    ……

    叶启不喜欢脑海中的系统,但他又需要系统,能够穿越到另一个世界,那到了后面,是否可以理解为还能穿越回曾经的时空?还有,在自己来到这个时空的第一年,系统到底发生了什么,到现在都毫无动静?小家伙为什么能与自己一同穿越?

    所以,在每日闲暇时间,他都会呼唤系统,然而还是以往,只能感觉到系统的存在,脑海中全息影像形成的卷轴依旧没有显现。

    又一次呼唤系统失败后,叶启从放有落字卷天书的草屋中走出,刚一出来,就听见了叶红鱼嘲讽陈皮皮的声音。

    “你又不是刚来观里,每年观里在这个时候都要下雪,那两只鸭子明显就不耐寒,死了的原因就在你身上,现在像个女人一样哭,就不觉得羞耻?”

    陈皮皮因为鸭子的死,心中还在悲伤,听着叶红鱼嘲讽,悲伤化作了怒意,哪里还会想到疯婆娘的恐怖,指着对方说道:“叶红鱼,别以为本天才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说,那两只鸭子不就是吃了你在湖里养的鱼吗,按照你的说法,师叔没有强调湖里不能养什么,那就随时可能会有人养什么,那些鱼也有可能随时都会被当成食物,你既然养了它们,为什么不告诉它们会有东西以它们为食?”

    叶红鱼捏着拳头,咬牙说道:“我看你是在讨打!”

    陈皮皮一阵寒意陡生,怒意全无,然而恰是在此时,他眼角余光忽地瞥到从草屋中走出的叶启,故壮着胆子说道:“别以为本天才就怕了你!”

    叶红鱼早已不想忍耐,出拳就要打在小胖子的身上。

    只见小胖子高喊道:“师兄,救命!”喊罢,小胖子肥胖的身体变得灵活了起来,竟是躲过了叶红鱼的一拳,唰地一声跑在了叶启身后。

    叶红鱼本要追着非要揍之一顿,末了,见到叶启,将手收在身后,她也知自己打人有失体统,更因为在这些日子整日与叶启比试,而叶启又毫不隐瞒的指出她的缺点,这让她想到了还在人间行走的兄长,偶而不自觉就将叶启当成了自己的兄长。

    此时她更像是做错事情的寻常人家的小姑娘,脸上闪过了一丝不自然的红后,狠狠瞪向了陈皮皮。

    “师兄,你看她。”陈皮皮自知现在的叶红鱼并不敢在叶启面前作怪,便是有些告状一样的说道。

    叶启揉了揉脑袋,心道,难道这就是青衣道人让自己来观里的目的?

    “湖泊里只有小虾小虫,然后有了鱼,那些小虾小虫死了很多,两只鸭子来到湖里后,湖里的鱼死了不少,然而鸭子耐不住寒,死了,此间又无外力,乃是自然,你们都是道门天骄,因为年龄小去悲去怒可以,哪里能到当下这种地步?”

    陈皮皮与叶红鱼被说的低下了头,然而他们并没有发现,叶启悄然松了一口气。

    ……

    叶启走在湖边,飞雪在落到他头上一尺之后,就像遇到了什么阻力一般,向着两侧飘去,今日观的是落字卷,他感触很多,体内的境界也松动了几分。

    他解下木剑,感受着体内两种不同的洞玄巅峰境界,没再理会正在反思的两小,自己练起了剑。

    剑法不是道剑,不是四顾剑,也不是太极剑、独孤九剑,更不是他自己的剑,他只是应着境界松动而生的感知,顺着飞雪,起剑而行。

    于是,整座知守观里的飞雪都来到了他的剑下,飞雪如海,将一身灰色道袍的他淹没。

    不知多久后,陈皮皮张大了嘴巴,指着那里嘴中磕磕绊绊了好久,才看向叶红鱼说道:“这是要知天命?最多八岁的知命?”

    叶红鱼默然不语,实则内心也是波涛汹涌,他认为最天才的兄长,成就知命也到了少年之末,而今,这……

    然而就在两人即将要见证这修行界有史以来最不可思议的奇迹时,那些如海般的飞雪骤然散开,复归了天地,叶启早已将木剑背在身后,身上不沾半片冰雪。

    陈皮皮小心翼翼问道:“师兄,刚刚?”

    叶启知道他想问什么,先是点头,而后又摇头说道:“差着些东西。”

    差着些东西,但他并不知道差着什么,只是在看到那个门槛后,他心中感觉有缺,便停下了迈过那道门槛的脚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