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英小说网 > 诸天如画 > 第十三章 破局
    昊天神辉并不浩荡,在叶启举剑劈下的刹那,神辉就全数凝结在了木剑剑锋之下,它们如同一道笔直的线条随着木剑落在木屋之上。

    “丁玲!”

    一声并不清亮的碎裂声响起,木屋在一瞬间吸纳了叶启剑下的昊天神辉,然后木屋前的空间开始扭曲,生出了一道裂缝。

    便是在裂缝刚刚生出的瞬间,在裂缝中就传来了一阵阵无助的少女呼喊声,尽管已有三年不在观里,那些声音刚入耳中,叶启还是听出了那就是叶红鱼的声音。

    他没有多想,双手按在裂缝之上,如同撕扯一张幕布,将裂缝撕扯更大,进入了裂缝之中。

    ……

    就在叶启走在西陵神国的深山时,叶红鱼刚刚自天谕院回到观前。

    在她正要准备进入观里的时候,忽然出现一个身形低矮的老道,她没有任何反抗之力地被老道捏住喉咙,带去了崖坪上的那个木屋之中。

    她被老道像是宠物一般放在木屋里的破床上,然后老道将自己衣服脱掉,开始撕扯她的衣服。

    她由本来的冷静而变得慌乱,因为她感觉到自己的修为被莫名力量封锁,再也感知不到与身体勾连的天地元气。

    去年她破境入洞玄,比那个小胖子要更快一步,尽管与在世间行书的那人来说依旧差了很远,但也被天谕院传颂为道门最快洞玄的修行者,而后她开始在天谕院修行更深奥的道术,选择了那门神殿在世间最为知名的樊笼。

    樊笼道术,号称可囚禁世间万物,据说正关押光明大神官的幽阁就是一道可怕的樊笼,她修行一年樊笼,自然看清了自己正是处在樊笼之中。

    她清楚,因为神国大庆,师叔代表知守观正在神国之内接受各国君主朝贡,观里无人,而在观外,那些个对观里不敬的死人就算能够看破樊笼,也不会出手来救自己。

    而她更清楚,面前这个老道是自己无法撼动的存在。

    因为清楚,所以无助,她不是日后的叶红鱼,面对这样的境况,她也只能无助的哭喊。

    ……

    看着面前这个被道门誉为道痴的女娃,她在自己的撕扯之下,逐渐露出了如莲藕一般的雪白双腿与手臂,熊初默嘴上的笑容变得比在感应昊天时还要更加地圣洁,听着那无助的呼喊声,他觉得自己的小腹里生出了道道暖流,当年远走荒原时留下的伤似乎已经好转。

    然而在他低头看去,发现自己的如旧,还是无数年来的松软,他脸上圣洁的笑容变得阴霾,他伸出手指,摸着少女的脚缓缓滑至少女脸上。

    “啪”的一声,少女脸上多出了一道清晰可见的五指印痕。

    “就算你喊上无数遍哥哥,叶苏也不可能从人世间回到观里来救你,在他那样的人眼中,道是最重要的,没有到了生死玄关之前,怎么可能舍得回来,而到了生死玄关那一步的修行者,哪一个不是须发半白?”

    似乎熊初默的话语刺激到了叶红鱼,叶红鱼的无助呼喊声停止,看着赤果的熊初默露出了哀求的姿态。

    熊初默轻轻揉着少女脸上的巴掌印痕,语气像是那些流连唐国花坊的分流君子温柔说道:“你不知道,当你第一次出现在天谕院的时候,我就注意到了你,每每想到你,想到你身上的每一个地方,总是让我难以入眠,我是多么想将你搂在怀里每日的把玩,但问题这不可能,你的哥哥是叶苏,你是观里的人!”

    说到后面,他语气从温柔变成了惋惜,惋惜又变成了愤怒。

    他将少女如同芦柴棒一般瘦弱的双腿分开,那张邪恶与圣洁并存的脸凑在少女脸上,伸出了自己的手指。

    “找死!”

    熊初默停下动作,转身看去,看到了凝练在神辉中的一柄木剑与木剑后的少年道人,想到了几年前在神殿外看到的写尽桃山桃花的道童。

    他有些诧异,对方不入知命,竟然能够破开自己的樊笼,同时也生出了淡淡悔意,自己以樊笼锁住此地,却也锁住了自己对外界的感知,因为魂牵梦绕无数次的念想化作现实,他也没有分心去察觉樊笼的变化。

    ……

    昊天神辉无疑是世间最为强大的力量,在叶启木剑每过一寸,剑下的草地石块,甚至是更深积累在崖坪上的泥土,都被昊天神辉净化成了不着痕迹的颗粒。

    而在那剑尖之前,虚空就如跌在石块上的镜子,一片一片的碎裂,掉落,然后又重组。

    能够刺破空间的剑,速度与威力无疑都是当世最为顶尖的存在,当低矮老道转身,木剑就已经刺在了老道身上。

    然而就是这样一剑,并没有如摧毁空间一样将老道刺穿撕碎,剑尖只是触及在老道衣衫之上,剑上的神辉就被无形的力量吹走,只剩下了一柄土黄色的木剑。

    “与卫光明身上一样纯净的昊天神辉,不怪你能够从樊笼外进入,来到本尊身前……不对,你这是魔宗手段!”

    老道境界不知比叶启高深了多少倍,许已经破掉五境壁垒成就了天启,刚开始还在差异叶启剑上的昊天神辉,刹那后就已经察觉出叶启用出的手段。

    只是此时,他已经注意到木屋外正在慢慢开裂的樊笼,如果樊笼散去,自己今日之行就要暴露,虽然观主的师弟不在观里,但若被那些青山里的人看见,也当要引起麻烦。

    他挥手,浩瀚的元气在手下刹那间形成一只巨手,巨手拍向叶启,叶启便像一只断线的风筝倒飞出去。

    他扭头看了几眼在木床上失神的少女,也不留恋先前那等旖旎感觉,拿起地上自己的道袍,消失在了木屋之前。

    (感谢雨落长安忆的100币打赏。这样写,虽然我最爱的叶红鱼还是受到了一些凌辱,但最根本的没有出事,日后这样演变,除了依旧是处子外,也还是最爱的叶红鱼模样,呜呜,自嗨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