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英小说网 > 诸天如画 > 第十四章 魔宗余孽
    叶启起身,低矮道人那一掌虽然不俗,但其走的仓促,并未用处全力,而叶启自修行开始,体内的神辉一直在改造着血肉,受那一掌之后并未受到多重伤势。

    他走进木屋,少女衣衫褴褛无神地看着自木屋顶上照来的光明,就算她是西陵神殿的道痴,她的哥哥是道门行走叶苏,她来自不可知之地的知守观,在经历刚刚的屈辱,也不由得在思考着一件事情,要不要去死?

    叶启脱下自己的道袍,盖在少女的身上,说道:“将来,你杀了他,或者是我替你杀了他,现在先回观里。”

    听完叶启的话,叶红鱼双眼依旧看着屋顶的光明,不过眼中的神采没有像先前空洞,轻轻嗯了一声,叶启蹲在床前,她撑着身体爬到叶启的背上。

    两人无话,走在观门前,七进十三出,进入观里,观里无人,就是平时在观里的杂役弟子,都去参加了神国大会。

    “以后不管要经历什么事情,第一个念头,永远不要想着以死了之,活着,永远是人的第一目标。”

    叶红鱼又嗯了一声,许是在叶启的背上,她感觉到了从来没有感觉到的安全感,又许是先前被折磨之后生出的无数种感觉还在摧残着她年弱的心灵,让她沉沉地睡了过去。

    叶启将叶红鱼放在她居住的屋内,给她盖上被子后,走在观里的湖畔,看着宁静的小湖陷入沉思。

    在破开樊笼之后,他没有必要再以魔、道手段相合去逼迫低矮老道,因为樊笼一但破开,老道自然不可能还敢在知守观前行肮脏之事,他用出魔道手段,为的就是要让老道知晓,他需要一个合适的去书院的理由。

    在清楚了几年前在孤岛上神辉洗礼时那个存在的目的,他没有破境知命,因为昊天俯视人间的目光有限,成就知命,也就必须活在昊天的注视下,尤其是充满“光明”的西陵神国中,他不敢保证成就知命后会发生什么,就像他与叶红鱼说的,人的第一目标永远是活着。

    就算那个老道是西陵掌教,观主不在西陵,他就是道门明面上的领袖,但他依旧会畏惧观主,因为观主,就算自己入魔,他还是不敢将自己如何,而在西陵,除了观里这座大阵,又有哪里能够困住自己?

    至于观主,叶启看着湖泊平静的水面,露出了一丝歉意。

    ……

    人若天真,在某种角度上可以称之为强大,道法万千,修至最末,还是要求个天真烂漫,归于本心。

    就像熊初默,他对于年幼的叶红鱼有旖念,便就去做了,他从入道开始选择去信奉昊天,后来不管经历了什么,对昊天的敬仰未曾变过。

    当年柯浩然与夫子或斩或残了无数的道门天骄,道门依旧有如卫光明、颜瑟等人,但掌教的位置还是落在了他的头上,而于事实来言,他成就了那一代道门中的第一位天启之人。

    神国大庆前,掌教宣布心中感知昊天有命,闭关去了,故没有参加神国的庆典。

    而在掌教闭关的大殿之中,响起了无数声事物碎裂的声音,暗金材质的地面上,有着许多世间无价的珍物摔成了碎片,有拳头般大小的夜明珠,有唐国出产的紫金琉璃瓶,有南晋的上好雕纹白玉狮……

    这些东西,放在世间,所价值的财富就是让那些修行者都要眼红,而地上的残片碎渣,已经不下十数件。

    熊初默在神国的形象永远都是光明神辉浸身,所以他的身形显得异常高大,此刻他还在拿着神殿里摆设的物件摔着,直至殿里再也没有能够摔到的东西。

    “就算你的资质比叶苏还要好,就算你是观主的弟子,但入魔终究是入魔了,道门不允许藏污纳垢。”

    ……

    神殿正殿,因为掌教的闭关,便由当代天谕大神官主持神国大庆的一切事宜,除却唐国、左帐王庭、月轮、金帐王庭几国,世间各国君主都亲身赶赴神国参加神国的大庆。

    大庆已近尾声,西陵神殿深处,昊天神辉自天穹如雨而落,正当所有人疑惑不解时,西陵掌教的声音浩荡传在了每人耳中。

    “本尊闭关,在朦胧之际,昊天降下旨意,知守观内藏有魔宗余孽,此事甚重,故大会暂停。”

    话音刚落,正殿中一片哗然,虽然世间昊天信徒只知神殿,而不知知守观,但今日参加大会之人,谁人不晓知守观在道门的地位,掌教既然说到昊天降下旨意,那便不可能骗人,神国的不可知之地中竟然藏着魔宗余孽。

    紧接着,场间之人无不想到当年魔宗鼎盛时期的恐怖,无数魔宗弟子渗透世间各大势力之中,甚至在西陵有数位神官也都是魔宗之人,而对于殿内那些神殿的大神官,掌教的话让他们想到了上一代的裁决大神官莲生,那样光明的人都会是魔宗安插在神殿的奸细,知守观里出现魔宗余孽,那也非不可能出现的事情,魔宗果然无孔不入。

    身在神殿帷幔之后的中年道人神情一肃,他未多想,第一时间便通过感应道器去联系身在南海的观主,然而却没有得到观主的丝毫回应。

    ……

    ……

    很快,观外来了四人,中年道人、天谕、裁决两大神官,以及出关行昊天旨意的西陵掌教。

    中年道人的神色依旧肃然,他知晓掌教已经越过五境上应昊天,得到的昊天旨意约莫是做不得假的,而且他既然敢当着各国来使说出知守观中藏有魔宗余孽,那也就意味着,观里确实藏着魔宗之人。

    可他经营知守观无数年,一直战战兢兢,从未发现过有魔宗余孽藏身,他会是谁,又藏在哪里?

    知守观不是谁人都可以进的,就是掌教要来,也须得有师兄授意,如若还联系不到师兄,那似乎就只能迫于大势带着神殿来人去观里一寻了。

    看着中年道人犹豫不决,裁决大神官冷冷微嘲说道:“魔宗隐匿行踪的能力我想您并不是不知,难道,您现在还要碍于观内规矩,不让我等入观去寻?”

    中年道人听到此话,心中多少生出不快,先是掌教在神殿将此事说于诸国来使听,现在又闻裁决大神官这等冷嘲之言,若师兄还在,就算真的有魔宗余孽藏于观内,他们安敢以大势所压?

    “裁决大神官,莫要得势不饶人,知守观,不是什么人都可以进的,你还没有这样质问的资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