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英小说网 > 诸天如画 > 第十五章 幽阁
    裁决大神官面色一顿,眼中闪过怒意但又很快被他压下,中年道人说的无错,无论从辈份还是道门的地位来说,自己确实没有资格。

    熊初默冷哼一声,看向中年道人问道:“那本尊是否有资格?”

    中年道人默然,随后还自与观主建立着联系,嘴上却是说道:“掌教自然有资格,只是不得观主授意,知守观确然不能随便出进。”

    从神殿正殿走出后就一直未曾开口的天谕大神官插言,说道:“观里只能从观门出入,我等守在在此处也不怕魔宗余孽察觉逃掉,此事不可急,都是道门中人,切莫因此伤了和气。”

    有着天谕大神官的调解,观外的气氛终究不再剑拔弩张,几人安心等待,等着南海那边传来消息。

    某时,观门被人打开,叶启背着木剑从观里走出,并不疑惑此时四人出现在观外,他淡然看向熊初默那在昊天神辉映衬下显得高大的身影。

    在叶启现身的时候,熊初默就看向了观门,昊天神辉之内,他紧咬着牙齿,满是恨意地看着叶启,如果不是因为他,自己今日就能得偿所愿,而在往后,神国下一次大庆还有数十载,少女有了戒心也会慢慢强大,哪还会有今日这等绝妙时机。

    “魔宗余孽,没想到你自己出来了。”

    听着掌教的话,裁决、天谕两大神官看向叶启的神色惊诧不已,几年前,他们都在神殿外见过这个执笔写尽桃山的观主弟子,没想到,魔宗的余孽会是他。

    中年道人悄然站在了叶启身前,此时还是联系不到师兄,但他相信师兄的眼光,也从心里不愿相信叶启是魔宗余孽。

    叶启向着中年道人行了一礼,看向熊初默说道:“有些事情必须要说清楚,对于魔宗余孽这四个字,我不接受。”

    熊初默说道:“也就是说,你承认自己入魔?”

    叶启未语,眼中坦然,算是默认。

    裁决大神官向来看不惯观里对神殿事务指手画脚,刚刚被中年道人言语羞辱早是不满,此时看着叶启默认,伸手指去说道:“都已经入魔,不是魔宗余孽是什么?”

    叶启冷冷看向裁决大神官,问道:“你是什么东西?敢在知守观门前乱吠?”

    “好猖狂的魔宗余孽!”

    裁决大神官执掌神殿最阴暗的事务多年,性格早就不复当初入道时光明,听着叶启这个只有十岁出头的知守观弟子侮辱,哪里能忍,便是要运起道术当场杀掉这个对自己出言不敬的毛头小子。

    而就在他道术凝于袖中掌间,却被熊初默拦了下来,熊初默走在中年道人身前,说道:“刚刚的事情你也听到看到了,知守观是我道门领袖,既然他已经入魔,观里不可能藏污纳垢吧?”

    中年道人此时复杂万分,师兄收的弟子会入魔道,而自己对此却没有察觉,不过……

    他转身看向叶启,语气复杂说道:“入魔对于道门是绝不容许的,惩罚也是最严苛的。”

    叶启听明白了中年道人的言外之意,此时自己若出言否认,他还可以凭着知守观来庇佑自己,如果真的承认,那就该要受到严惩。

    叶启悄然对着中年道人摇头,然后直视熊初默,似乎看透了他体外的神辉,说道:“道门,确实不藏污纳垢。”

    熊初默先前还咄咄逼人的态势骤变,他像是被叶启言语刺到痛点,越过五境的浩荡气息直冲天穹,然后又自作罢,挥手转身命令裁决大神官说道:“打入幽阁,等观主什么时候回到观里再做定夺。”

    ……

    桃山前山朝阳,故有盛开万株粉桃,而山的另一面则是一面陡峭崖壁,没有任何裂缝土壤,故此处没有生机,因为背着太阳,就更显得阴霾。

    顺着桃山后麓那座石壁环绕的石径而下,走去一段时日,会遇雾海阻人视线,再行半个时辰,就能够看到在雾海中的一扇门。

    门后是一片阴森的世界,淡淡的血腥味回荡在山体腹地开凿出的甬道之中,洞壁上刻着繁复而华美的符文线条,然而门后的世界毕竟身在桃山腹地,即使洞里有无数盏灯火亮着,还是显得有些阴暗,那些符文线条除却华美又多出几分诡异沉重的意味。

    幽阁是神殿裁决司负责关押犯人的地方,身在桃山后麓的地底深处,终日不见阳光,千余年来,不知有多少魔宗强者,违背昊天教义的逆乱贼子被关押在此处,下场不是被处死就是关死。而道门在桃山立殿,距今不知过去多少岁月,在漫长的时光中,但凡被关进幽阁的人,从来没有人能够逃出来。

    西陵神国治下疆域宏大,不敬昊天的污秽之人不少,幽阁每一年都会人满为患,当再来新的一批魔宗余孽或是贼子,方法便是杀一批人,烧一批人,然后将烧后的尸体埋进桃山,滋润满山桃花。

    幽阁里刚刚杀了一批人,甬道里的血腥味有些刺鼻,叶启身背木剑在前,裁决大神官在后,身后还跟着裁决司数位司座,一行人对于血腥空气与那阴暗的环境置若罔闻,平静地在甬道中走着。

    “你既然是观主的弟子,那就应该知道观主在南海不回观里的原因,幽阁的牢房里不会有任何的天地元气,就算你入魔,体内的元气也无法支撑你境界不受元气滋润而退步,到时候,便会像那些被关进幽阁里的魔宗余孽,整日面对着阴暗,然后惆怅无耐的老死。”忽然,裁决大神官看向叶启说道。

    叶启停步看着他,语气平淡说道:“因为你畏惧掌教,更畏惧观主,所以你不敢打我,也不敢杀我,只能期盼用言语让我畏惧,小孩子的把戏,真是无趣,也不知道你是如何成为裁决大神官的。”

    裁决大神官强压着愤怒,确实如叶启所言,他畏惧掌教与观主,更因为来幽阁前,他曾听到掌教传音,不得伤叶启分毫。

    “等你彻底进入幽阁,我想我会听到你无助求饶的呼喊声。”